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回 苗春花替父戍边
    既然四人意见统一了,又一块儿找到了苗员外,把这个事儿一说。

    苗员外大喜,紧紧地抓着叶枫的手:“你们这四位大英雄,早就是我们苗家庄的救命恩人了!我听春花说,多次梦见了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你早就是她的贵人呀。

    “原来我还琢磨着,苗家庄这些人到长城,凶多吉少,可是如果有你们四位英雄帮助,那就不一样了,苗家庄有救了啊!这是苗家庄求之不得的事呀,哪能不欢迎呢!不过,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你尽管说?”叶枫问。

    苗员外跪下,要施重礼,叶枫赶紧扶起了他。

    苗员外恳切说道:“我已老朽无用,手无缚鸡之力,脑无救民之策,实在无力承担村长之职。我看你胸有韬略,且又有爱民之心,还又武功高强,这个村长之职,非你莫属,恕老嘴一张,贵人能不能替我承担村长之职?”

    话说到这份上,叶枫要想推托,就成了逃避责任了,可话又不能直说,一时没有说话。

    李铁刚沉不住气了,替叶枫圆场道:“如此的重担,我看二哥就应下吧!这副担子不轻,也只有二哥才能应付了这么复杂的局面,救村民于水火。”

    没等叶枫说话,旁边一直偷听的苗春花又发言了:“爹呀,你这个决策是对的,自己不行,有能力者为之。这四位大英雄要文有文,要武有武,除了他四位,谁人能破解苗家庄目前所遇到的大灾大难?!”

    苗春花又朝着旁边的村民一使眼色,别看苗春花年纪不大,除了他爹以外,就是她的威信高了。众村民对叶枫四人的本事早就见识到了,所以纷纷拥到了叶枫跟前,七嘴八舌地请求:

    “英雄啊,苗员外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只能叶英雄当村长了。”

    “我们服气,绝对服气!”

    “跟着你们干,我们就成了一群狼,如果跟着绵羊干,我们也成了绵羊了。”

    既然大家都这样了,叶枫也只好说:“恭敬不如从命,我暂且代替一下苗员外当这个村长。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心往一块儿想,劲往一块儿使,才能死里求生。至于从长城戍边回来,还是请苗员外接回重任。”

    大家齐声高喊:“叶村长——”

    这事刚定下,苗春花又对叶枫说:“叶庄主,我还有一事相求?”

    “说。”

    苗春花说:“我爹年纪大了,正好50岁,就让我代替他戍边,请叶村长批准。”

    叶枫心想,刚当上村长,就给出难题,苗春花替父戍边,比那花木兰还要早。要是写上一个辞,就不是《木兰辞》,而成了《春花辞》了。玩笑归玩笑,叶枫不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抱在手里,而是扔给了苗员外。“苗员外啊,你看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苗员外听了十分生气,熊女儿说:“

    怎么净说些混帐话,骒马上不了阵,女人当丁,会给战场带来阴气,不吉利的。再说要是这事张扬出去,苗家庄要背官司的。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虽然我老了,但是要说上阵杀敌,还能凑合一气。”

    苗员外说了几句话,咳嗽几声,身子颤抖一阵。

    苗春花继续向爹叫板:“爹啊,你真是不行了,老了。要是真不服老的话,咱俩比赛跑两圈如何,你要是跑过我,我就服你,再也不提替你上阵的事了。”

    苗员外鼻子一哼:“你嫩胳膊嫩腿的,当然跑不过你。我们守长城,又不是比赛谁跑得快,那是要比赛武功,两个人的搏杀,看谁杀过谁。正好叶村长也在,给评评理,要是俺闺女能抵挡住我,就让她替我,要是连我也打不过,那就一边去吧,到了战场上也是送死!”

    叶枫四人也要看一看女儿和老爹的武功到底谁强,冷兵器作战,讲究实力,谁也不喜欢“绣花枕头”,实力差的就是个死尸呀。

    就连一个村的村民,也要争着看个热闹,纷纷七嘴八舌地插嘴。“苗员外威风,他闺女哪能比得上他呀!就是不知道现在怎样?”

    “这也说不定,这小妞子偷偷练了不少时候呢!”

    “看看吧,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父女俩比武,苗员外用大枪,苗春花用短刀,虽然用的都是真刀真枪,但为了怕误伤,还是在枪头子上包上一块白布,在大刀的刃上也裹上一层布。苗春花站稳,先作了一个势,把短刀斜着竖在面前,左腿在前,右腿在后,虚立而守,只等着老爹前来进攻。

    苗员外把大枪一抖,红缨子散成一团,如一朵红花,甚是扎眼。枪法主要为扎、搕、挑、崩、滚、砸、抖、缠、架、挫、挡等,耍大枪要有雄厚的臂力、腰力、腿力和良好的身法与灵敏的步法,还得讲究顶平、肩平、脚平、枪平。

    苗员外稳了稳精神,来了一招蛟龙出海,那大枪就像一条线一样,朝着苗春花就刺了过来。苗春花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看到枪到跟前,虚刀变实刀,把送过来的长枪用短刀一格,那大枪枪头立刻就偏出了身子以外。

    刀术讲究劈、抹、撩、斩、刺、压、挂、格等功夫,有“单刀看手,双刀看走”的说法。尽管各种刀术源远流长,但是说白了,还得看对刀术的理解和融会贯通。苗春花避过了这一枪,接着一个近身,上前一步,一刀就朝着老爹“砍”了下去。

    苗员外也防着这一手呢,看刀来得快,赶紧后通一步,再用长枪一别,就把这一刀破解了。然后顺势一摆,再攻苗春花,父子俩你来我往,杀了起来。

    两人拼搏,除了技巧之外,还得看两人的力气和耐力。战了十多个回合,苗员外已有些气力不佳,气喘吁吁,而苗春花则越战越勇,步法身手敏捷不减。又战了三四回合,苗员外几乎要累瘫了,苗春花看到他步子慢了,找了个破绽,格开了他的长枪,然后“刷”地一下,短刀就撂在他的脖子上。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