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回 刀下救人
    旁边还有一队监督执行的官兵,足有几百人,个个刀枪在手,威风凛凛,正在木偶似地维护着刑场秩序。谁要胆敢反抗,立刻上去镇压。

    一个军官大手一挥,吼叫一声:“执行——”

    刽子手大刀一挥,立刻几十颗人头落地,有的头颅在地上翻滚,有的被砍下半个脑袋,上面的飞了,脑浆崩裂,下半截还支撑在脖子上,好半天身子才慢慢倒下。

    有的“囚犯”直接吓晕了过去,瘫在地上,人事不醒。

    这一场景叫叶枫是可忍,孰不可忍,本来戍边是为了保护边民的安全,如今的官军这是怎么了,不杀敌人,倒屠杀起自己的老百姓来了,甚至比那敌人还要凶残。

    叶枫大刀一挥,怒吼一声:“住手!刀下留人——”

    执行的军官听到大喊,反过身来一看,这才发现后面还有这样一支鸦雀无声,秩序井然的壮丁队伍,立刻对他的队伍大喊一声:“全体注意,转过身子,防备后面有人劫法场。”

    立刻,这些官兵转过身子,刀枪对着叶枫的这支队伍。叶枫的队伍早已排好了进攻队形,按照一排、二排、三排、冥兵营的阵形,和这队官兵对开了阵,只等着叶枫一声令下,立刻上去拼杀。

    叶枫对着前面的长官厉声喝道:“请问这位长官,你们是不是晋朝的军队,为什么不去对付敌人,倒杀起了老百姓?”

    这个军官大吼道:“是什么人敢口出狂言,阻止我们行刑。这些人违背了晋朝的法律,延误了戍边的时间,按照大晋法律,就当处斩!”

    对于大晋朝还有这么严厉的法律,叶枫并不知情,只能对这名军官说:“请你刀下留人,我去对主将说说,看看能不能对这些老百姓免于一死!”

    这个军官鼻子一哼:“大晋的法律,就凭你一张嘴,说改就改了。好吧,我们的刀也砍钝了,暂且等你一会儿,你去说情吧!恐怕说不了情,连你的这支队伍也要被处斩,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叶枫的心里悲愤难平,这算什么军队,这算什么法律,对敌人狠不狠不知道,怎么对老百姓这么苛刻,长此以往,不逼着老百姓造反才怪哩。但形势危急,叶枫顾不得那么多了,安排了一下,叫钟馗和苗春花管理着苗庄队伍,自己立刻和王甲、李铁刚二人直闯长城大营。

    按照士兵的指引,前面有一座大营,大营里军旗猎猎,旗边上红穗飘飘,大大的白旗上书写着一个黑黑的篆字“晋”。大营周围扎着一圈木栅栏,那栅栏有胳膊粗细,尖锐的头上朝天竖着。兵营里官兵铠甲明亮,刀枪闪闪

    门口有两排士兵站岗,个个威风凛凛,刀枪闪耀,如临大敌一般。

    叶枫禀告了自己是哪里的队伍,所为何事,一个士兵进去报告。不一会儿,报告的士兵回来说:“进去吧,

    司马大人正在那里等着你们哩!”

    叶枫在前,斜背大刀,左边是李铁刚,右边是王甲,俩人也都腰挎长刀。走到大帐前,卫兵叫缴上武器,三人互相看了看,也只好把兵器交上。进了大帐,见大帐里站着四五个将军,个个手握兵器,身穿重甲,两眼瞪着这三个人。还有几个军师,身装布衣,鬼头蛤蟆眼,也在偷偷地打量着叶枫。

    叶枫心想,我是你们的人,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对自己人这样心虚,简直没有一点儿自信。

    大帐的正中,放着一张小桌,小桌的后边坐着一个人。看那人三十多岁,八字胡,白面孔,比一般的士兵模样没有什么突出的,身体也强壮不了多少,而铠甲却是最好的,从身上的亮度和厚度就可以看出来。

    且他的神气,目无一切,高高在上,傲慢地瞪着叶枫。

    他是主帅,自己只是个小兵,两人的身份不知道差着多少级。叶枫只好塌下身子,对他深施一礼:“苗家庄的叶枫,领着苗家庄的壮丁,前来向大帅报到。”

    司马相眼皮微微一抬:“原来是苗家庄的,苗员外怎么没来?”

    叶枫只好说道:“他年纪大了,已经过了戍边的年龄,所以由我来代替。我先向大帅禀告一个事情,后面的士兵正在屠杀一群老百姓,两军未战,先杀士卒,实在于我军不利。作为一个戍边的带队,能上能向大帅进上一言,请你手下留情,放了他们,留着他们上阵杀敌!”

    司马相的眼睛眨了两下,冷冷地说:“我虽然和苗员外认识,但凭你,一个小小的苗庄领队,就想破坏大晋的法律,你就不怕连你也一块杀了吗?”

    叶枫心里骂道:“真是个糊涂官,放着敌人不杀,却滥杀无辜,口吐狂言,怎么让这样的人当主帅。”心是这样想的,但嘴上却不能这样说,稍微停了一会,说道:“我看长城形势危急,如果放了他们,我可以说出守城的良策。”

    司马相正为守城愁得了不得,苦思冥想没有什么好办法,旁边的军师倒是不少,哪一条意见自己也相不中。这下叶枫竟然点中了自己的心病,这就在他那空虚的心里好像生出了一根救命稻草,突然看到了希望一样。

    表面上,他还是凶巴巴地说:“这么些大将、军师,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凭你一个小小的苗庄领队,就有好的计策,谁信啊?但你既然这么说了,不妨说一下我听听,真有好的计策,我就放了那些犯法的百姓。”

    叶枫也得拿一把,要不说了计策他不放人呢,话里也有些要挟的意思:“那边命悬一线,等着杀头,只有放了他们,我才好给您慢慢说来。”

    司马相想了想,说:“也罢,他们的人头暂且寄下。如果叶领队没有好的计策,不但他们还得斩,连叶领队也得跟着他们一块去!你这是冒功乱说,欺骗本官之罪。”

    说完,司马相安排副官去刑场传令,暂且留下那些人头,缓一阵子再砍。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