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回 血战龙虎关(四)
    见砂立士不杀他,撒哈啦感激涕零,接着话巴说:“是呀,龙虎关的李玉我较量过,武功也甚平常,而眼前的这位将军,虽然身架不大,可武功盖世,且有一股子神力,连我都望尘莫及。有了如此的猛将守城,恐怕……”

    撒哈啦没有说破,恐怕就是天下无敌了。

    再说龙虎关那边,首战胜利,官兵们欢呼雀跃,自然是精神亢奋到极点。

    李玉看着叶枫的身上鲜血染红了战袍,既有自己人的血,也有敌人的血,可见战斗是多么激烈,功绩是多么卓著,有些感动地说:

    “要不是三弟力挽危局,我龙虎关危矣!我早就说过,打完这一仗,有了军功,委任你为龙虎关第一副将。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功绩就在战袍上写着,底下还有不服气的么?”

    在这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叶枫的战功卓著,能力超群,官兵们已是有目共睹,哪个还能不服气。要是不服气的话,你来比比。

    龙虎关的所有官兵,刀枪一举,齐声高呼:“服气!服气!愿意跟随李玉将军,叶枫副将冲锋陷阵,誓死杀敌。”

    尤其是大哥钟馗、四弟王甲,五弟李铁刚叫得最响。苗家庄的壮丁更是个个高兴,喊破喉咙,就连冥兵们也相当兴奋,叶枫就是它们的恩人,恩人当了副将,它们还能吃亏么!

    此事定下,李玉和叶枫两人共同参与指挥,安排官兵整理城防,统筹地雷、手榴弹的储备,官兵休息、吃饭,伤兵的包扎,尸体的掩埋,为下一轮的苦战积极准备。

    弟兄五人,此时已成为龙虎关的核心领导力量。

    叶枫看到冥兵营的官兵,刚才还在徒手和敌人搏斗,虽然是冷兵器时代,也是有些不妥,对钟馗说道:“钟大哥呀,是不是冥兵营需要装备一下。”

    钟馗笑了笑:“冥兵指望什么,就是指甲和牙齿,这是他们最有利的武器,要是拿着刀枪,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李铁刚脑子好使呀,却不是这样的看法:“指甲和牙齿再厉害,总不至于一刀毙命,而大刀和长矛就不一样了,一下子就能杀死敌人或者使其失去战斗力。人为什么能呀,就是善于使用工具。”

    王甲虽然脑子不行了,这个事看得还是挺清的:“要是没有刀枪,这个仗没法打了。”

    而钟馗是另一个时代的人,脑子有些僵化,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家有千口,总得有人一锤定音,叶枫对钟馗说:“大哥呀,我看使用兵器比不使用要好,要不这样,先把冥兵营装备起来。如果觉得不行,以后还可以再改吗!”

    “冥兵都是直肠子,谁会使用兵器,没人教我们啊!”钟馗觉得使用了兵器,还是有许多不方便之处。

    “这个好说,”叶枫对李铁刚和王甲安排道,“甭管一排也好,二排也好,教练就是你们的事了。

    ”

    虽然钟馗心里不痛快,但既然是叶枫说的,也只能坚决执行,他的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事情说办就办,钟馗的冥兵营立刻从兵器库里领了大刀、长矛,由李铁刚和王甲负责训练。

    冥兵营的官兵们,大都是一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投机到人间的冥鬼。它们为什么和人类搏击能占优势,是因为生来具有的优势和一种求生的本能。叫它们的脑子拐拐弯,学会如何使用兵器,就有点难为它们了。

    副营长摩利牙,拿着一把才领到的短刀,在手里掂了掂,摇了摇头:“这个玩艺,咋使呀!怪麻烦的,真不如我的指甲好使!还有牙齿,张嘴就咬,咬着顺嘴。”

    它的那些冥兵连长,也是个个牢骚满腹,“我最怕动脑子了,怪累心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越少越好。”“我没有上过学,一考就考零蛋呀!”

    李铁刚听不懂它们的话,钟馗翻译后,李铁刚不禁感到好笑,真是冥兵不可教也。他拿着自己的长刀,到了摩利牙的跟前,挑动着说:

    “摩利牙营长,你看看,我的指甲不如你的好,牙齿也不如你锐利,但是为什么能战胜你,就是因为我有兵器。服气不服气呀,不服气就再来比试一下。”

    摩利牙原来和李铁刚交过手,那是在苗家庄驱鬼的时候,别看这个人类只是个小孩,一交手,摩利牙还是败了。

    别看李铁刚没当过兵,也没有受过正规的武术训练,但他是体育学院的高才生啊,底子好,心眼灵,悟性高。现在经过了几番冷兵器的战斗,跟叶枫、王甲又学了点,使用起长刀来,更加融会贯通,得心应手。

    摩利牙自知打不过李铁刚,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李铁刚这样教育它:“我们这是军队,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把敌人杀死。你这又是用指甲抓,又是用牙咬,多慢呀,远不如一刀下去痛快。”

    钟馗翻译后,摩利牙还是听懂了,只好点了点头说:“那好,我们就试试吧!至于能不能学好这么复杂的刀术,就全靠你的教诲了。”

    既然摩利牙认了,别的小头目也只好服从。于是,冥兵营在李铁刚和王甲的训练下,开始学习使用人间兵器。

    远处看热闹的叶枫,笑了笑对李玉说:“这个李铁刚呀,越来越学会当官了。”

    叶枫和李玉,又在城墙上转了一圈,查看各处的防御。只见将士和壮丁们往来巡逻,士气高昂,不当差的士兵有的在磨刀枪,有的闭上眼睛休息,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夕阳西下,余晖把大地、天空染得一片通红,就像鲜血涂满了天地。看了看城下,死尸枕藉,死马也东一匹,西一匹,经过一天的暴晒,有的已经开始腐烂,发出了阵阵薰人的恶臭气味。

    再看不远处的乌桓大营,死气沉沉,偶尔传来了一阵

    哭泣声,不是哥哥哭兄弟,就是儿子哭老爹,再也没有了原来的嚣张气焰。

    看到此处,李玉突然灵机一动,对叶枫说:“三弟呀,我看乌桓国新败,士气低落,不如再加一把火,晚上我亲自带领一支奇兵,再打他个稀里哗啦,加快乌桓国的崩溃。”

    叶枫想了想,问:“李将军啊,你说说,今天为什么我们能胜利?”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