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回 坐收渔利
    叶枫耐心给他们解释:“想当年,诸葛亮六出祁山,路遇晋国的开国皇帝司马懿坚守高城不战,诸葛亮没办法,又是装女人,又是用马放南山,士兵席地而坐的计策引诱司马懿,而司马将军始终没上当,从而抵御了诸葛亮的入侵。”

    这几员副将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前辈司马懿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啊!都怨自己文化浅,啥也不知道啊!

    这几员副将只能恭敬退出,再也不提出战的事。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两个来月,这时天已炎热,乌桓国的5万兵马就窝在这里,前进进不得,后退不甘心,粮草也成了大问题。时间长了,官兵还真有点儿懈怠。

    正在这个时候,龙虎关南面来了一支大军,只见旌旗招展,尘土蔽日,骑兵威武,步兵雄壮。

    来的这支军队正是长城大将军司马相的军队。

    原来他想到,乌桓国势大,肯定龙虎关凶多吉少,先叫龙虎关的军队支撑一阵,待打到快不行时,自己再率大军,出兵救援。没想到,龙虎关还真能打,一直打了两个月,乌桓国居然没有攻破城池。

    军师钱迷蚩趁机进言道:“看来乌桓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李玉的几千兵马就把他们挡住了,双方已经打了60多天,估计乌桓国也没后劲了。龙虎关的情况我早已派人侦知,此时实际上是那个叫叶枫的小子当家,李玉受伤,早已经打不动了。”

    司马相这才知道,龙虎关现在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和自己讨论兵韬战略的叶枫当家,鼻子哼了一声:“怨不得龙虎关这么能打啊,原来换了大将。就是那个挺能造神器的浑小子啊!我以为他死了呢,没想到还活着。”

    钱迷蚩赶紧说:“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总不能叫叶枫把功劳都抢了去。”

    司马相一听,此话有理,立刻率领3万大军,前来抢夺胜利果实。

    大军来到了龙虎关后面城墙下,司马相领着一大帮副将、军师,直接上了城楼。

    叶枫早就看到司马相率大军前来,只是苦于自己的身份,迎接还是不迎接实在为难。迎接的话,名不正,言不顺,不迎接的话,对上不恭。而此时的李玉,还在担架上躺着,根本下不来。

    李铁刚发开了牢骚:“早干什么去了,怎么这时候才来?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抢功来了。”

    王甲也接开了话巴:“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来了。”

    钟馗对人间复杂的官场还不了解,笑着说:“总算把援军盼来了,两下合兵一处,正好可以一举击败乌桓军队。”

    叶枫正左右为难间,司马相大将军,在一群人的前后簇拥下,如众星捧月一般来到了长城上。

    叶枫只好领着钟馗、王甲、李铁刚和一帮副将,头一低,拱手相迎:“未将叶枫,特率龙虎关全体将士,前来迎接司马

    大将军。军务在身,没有下城迎接,还望司马大将军见谅!”

    司马相手都没抬,眼皮朝上翻,看都没看叶枫一眼,看着旁边,阴阳怪气地问:“李玉将军呢?”

    叶枫一挥手,旁边士兵迅速把李玉抬了过来。此时的李玉,身上还缠着绷带,伤口还在发炎,人都到伤到了这种程度,还在城墙上苦苦坚持,可见此人的忠君爱国之心。

    李玉咬着牙,抬起了半边身子,在担架上向司马相拱了拱手:“司马大将军在上,在下身上有伤,实在起不来,还望大将军见谅!”

    司马相闭了闭眼,又睁开,哼了一声:“李玉将军,你的帅印呢?”

    李玉心里也是有气,你一不问军情,二不问我的伤势,偏偏问那个黄铜疙瘩干啥,要是龙虎关丢了,那个铜疙瘩又有何用。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也只好说道:“暂且由叶将军保管着。”

    司马相一听,眉头一皱,挖苦话就来了:“我说李玉将军啊,帅印本是朝廷印证,身份的象征,你怎么交给叶枫保管。啥意思啊,是不是嫌我给你的官小了,随便送人啊?”

    这句话叫李玉确实不好回答,实话实说,怕是司马相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追究起来,自己责任不小。只好半真半假地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已身负重伤,实在没法上马作战,只好暂时由叶将军保管帅印,代我指挥。”

    一听这话,司马相更急了:“好你个李玉,就是当时不给我通报,如此重大的事情,以后也得给我透个信不是,叫我完全蒙在鼓里。拿着本帅也忒不当了,说白了吧,你这是滥用职权之罪,而叶枫呢?就是篡权之罪。”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当时情况那样紧急,我有权处置。怎么都成了我的错呢?”李玉一边争辩着,一边心里气得鼓鼓的。

    而叶枫呢,头蒙蒙的,更是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个司马相,算是个什么人啊?龙虎关的几千人马,抵御着乌桓国5万大军的进攻,死伤将近一半,才守住了大晋国的北大门。而你一个手握大军的长城大将军,原来是坐山观虎斗,瞧龙虎关的热闹,现在胜负已定,你又领军来争夺胜利果实。不安抚一下有功官兵不说,反而说三道四,横挑鼻子竖挑眼,要是知道为这样的人当人肉盾牌,恐怕将士们早就甩手不干了。

    但是话不说不明,总要把道理说清楚,不能任其胡说八道。

    叶枫镇静地说道:“司马大将军有所不知,当时李玉将军身负重伤,还要上阵杀敌,在将士的劝说下,才把帅印让与我,让我抵挡一阵。我也是看到不能辱没了晋国的声威,才贸然接下这帅印。错在我,而不在李将军。”

    李玉看到,三弟居然把错误全揽在他身上,于心不忍,争道:“错在我,于叶将军无关。

    ”

    司马相想到,本来想开帽子工厂,让李玉和叶枫打起来,没想到,他俩倒更团结了,只好鼻子一哼,继续冷嘲热讽:

    “哟哟!有错误不承认,想当好汉是不是。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互相包庇,攻守同盟。李玉将军啊,守城有功,将功折罪。叶枫啊,你就不好说了,对我大晋国极不恭敬,擅夺帅印,分明就是想篡权啊,来人,给我拿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