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回 两军决战(一)
    跟着叶枫走得还有苗春花,因为他曾掌管着苗家庄的钱财和后勤,直接带着五匹战马和一部分银两,跟随在叶枫的身边。

    叶枫劝她说:“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着我们不方便,还是跟着苗家庄的壮丁队伍好。”

    苗春花嘻嘻一笑:“你是我的贵人,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跟着你跟着谁?难道跟着司马相那个王八蛋。再说吃的喝的用的,哪个离了我能行!你让我管后勤,看来管对了。”

    “你走了,苗家庄的壮丁怎么吃饭?”

    苗春花嘻嘻一笑:“没了我,苗家庄的人照样饿不死。再说,我这也是受全体壮丁之托,报答你对我全庄人的恩情。”

    到了此时,叶枫也没了话说,龙困沙滩被虾戏,虎落平原遭犬欺,几个人总不能不吃饭吧!再说,也深深地感谢苗家庄的乡亲们,投桃报李,滴水之恩,涌泉以报,在苗家庄里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

    在向何处去的问题上,叶枫征求大家的意见:“大哥和各位兄弟,我们上哪里去好啊?”

    王铁刚嘿嘿一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晋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凭着我们的知识和技能,哪里不能混口饭吃。离了司马相,活得更好。”

    王甲嘴里含糊地说道:“反正三哥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钟馗更是一根筋:“我的任务是打鬼,跟着三弟,只管打鬼,别的事情莫要问我。”

    叶枫想了想说:“好吧,我们就到北方去,到乌桓国去看个究竟?”

    李铁刚不明白了:“三哥呀,那是敌国呀,上那里去干啥呀?”

    叶枫只能这样给他解释:“大晋和乌桓国交战,我们还要看个明白,到底谁胜谁负。二是乌桓国过去和大晋一直关系不错,这会儿为什么冒险进兵,实在叫人纳闷。三是乌桓国土地肥沃,民风彪悍,也要考察一番。以后要在大晋国立足,了解北方邻国的风俗人情也是必不可少的。”

    李铁刚叹了一口气:“还有这么些道道啊!”

    既然李铁刚不再提反对意见,别人也没了话说。

    五人五骑游走在龙虎关北边二十多里的广袤土地上,并没走多远,在悄悄观察着战场的形势。此时正是夏天,乌桓国全是一些青山黑土地,山上郁郁葱葱,全是高大松树、水曲柳、核桃楸、黄檗,大晋国长不起来的好树,都在这里长了。

    这里的土质也好,全是一些腐殖质很高的黑土地,种什么长什么。由于乌桓国进行战争,征调全国之兵,所以一些稀稀拉拉的村庄里,多是一些老弱残疾。五个人换了一身乌桓装束,老百姓也不问什么,拿着银两就能进村买饭吃。

    大晋国和乌桓国的决战,很快就到来了。

    司马相集中起晋国所有的精锐部队,约3万多人,饱餐一顿,黎明时分,城门大开,先是骑兵在前

    ,接是步兵在后,威武雄壮地开到了龙虎关的前面。

    乌桓国的撒哈啦一看,迅速地让前军撤退,让开了好大一片地方。不但前军撤退,后面的中军、左右军,后军都在撤退。

    在大晋国骑兵的中央,骑在一匹高大战马上的司马相嘿嘿一笑:“乌桓国是怯战呀,耗了这两个来月,早把士气耗尽了。传令下去,骑兵开始进攻。”

    军师钱迷蚩也不是吃素的,喊了一声:“慢着,”悄悄到了司马相跟前劝道:“司马大将军啊,我看乌桓国虽然撤退,但是旗帜未倒,阵法没乱,说明他们这是有计划地后退。是不是咱们先不忙着进攻,依靠在坚城之下,看看动静再说,万一有个不利情况,也好退回城内。”

    然而司马相却想着,天上能掉下馅饼,砸到自己头上。他对钱迷蚩说道:“龙虎关上就三四千人马,都能支撑两个月之久,看来乌桓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三万大军,比他们多10倍,且一个个养精蓄锐,勇不可挡,我就不信不如龙虎关上的3000兵。”

    于是,他不听钱迷蚩的阻拦,继续号令三军,向前进攻。

    乌桓国的后卫骑兵,不慌不忙地向后退着,也就是时速30里地的样子。看到大晋国的骑兵近了,乌桓国里不时地飞出箭矢,在阻挡着晋国骑兵的迫近。

    司马相的骑兵不能靠得再近,中间总隔着200来米的距离。这个距离,箭矢飞不到,正好是一个安全位置。

    乌桓国往后退了10里,不再往后退了,而是转回了头,后军变前军,压住阵脚。前军的弓箭手挽弓搭箭,准备出手。

    司马相大将军率军追到这里,终于看到乌桓国停止不前了,正好可以放开胆子尽力拼杀一番。他长刀一挥,大声地发出命令:“骑兵准备,前军进攻——”

    司马相的大军也分成了前军、中军、左右军,前军约有一万多人,全是骑兵,也是最精锐的部队。左右军各有7000多人,为策应的步兵,自己的中军是指挥机关加后勤,也就有6000多人。

    骑兵方队队长吕策得到命令,立刻长刀一挥,大声吼道:“前军听令,排好战斗队形,前进——”

    为了保持战阵有足够的宽度,好造成对敌方包围的态势,吕策早就叫200匹战马排成一排,后面将近是50行。一万人的骑兵部队,组成了一个扁扁的阵形,朝着对方裹了过去。

    战马先是小跑,接着是迅速奔跑,然后整个方队的战阵犹如一个飞快转动的石碾,滚滚向前压去。

    路上遇到几具尸体,辨不清是哪方的,这匹马躲闪不开,踏过去,那匹马也躲闪不开踏过去,很快地,被踏成肉泥。

    有一个骑手不小心从马上坠落下来,很快的,被快速奔跑的马队踏过去,马队过后,只剩下了一块块布条和点点的血渍。

    整个骑兵方队,就是一架杀人机器,个别人要是碰到它,不被乱刀砍死,也要被马蹄踏碎。

    当大晋国的骑兵方阵,离着乌桓国只有百十来米的时候,撒哈啦大吼一声:“放——”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