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回 两军决战(二)
    上万支箭矢,射向空中,密如雨点,然后又从空中落下来,砸向冲过来的大晋国人马。乌桓国的士兵,有的用的是箭,一弓一箭,有的用的是弩,弩上10箭或20箭。士兵根本不用瞄准,射中射不中,全凭运气。

    无数的晋国骑兵中了箭矢,从马上跌落下来,被后面的马蹄一踏而过。无数的马中了箭,受伤倒地,后面的马躲避不及,一下子撞到它身上,随即歪倒。还有更多的马匹中招,接二连三地倒了下来。

    但个别人马的倒毙,根本阻止不了整个方队滚滚向前。

    终于两军相遇,快速奔跑的马队和列阵防御的骑兵撞在了一起。马刀闪起,人头落地,有的被砍下半个膀子,人还立在马身上。而前面的一刀没有砍上,后边更多的马队撞了过来,把自己的人撞飞,又向敌骑撞了过去。

    重力加速度,既然不被砍死,也被快速冲击的马队撞飞。

    骑兵一旦落下马来,不是被冲击而来的马队践踏,就是被到处乱飞的乱刀砍死。

    血肉在横飞,马匹在解体,轰隆隆的马蹄奔跑声,刀与刀的撞击声,人倒地的噗嗤声,死前的哀嚎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可怕的场面,冲天的尘土飞起,尘土中混杂着斑斑的血雨。

    任何个体的力量都显得相当渺小,只有两个团体的力量摩擦着,狰狞着,撕咬着,在较量着最后的胜负。

    在两军远处观战的叶枫被震撼了,王甲是个军人,恨不能催动战马,冲上前去,帮着晋军斩杀一番。叶枫拦住了他,这个时候几个人的力量,无异于几粒砂子,在和整个沙漠叫劲,根本不管用的。

    大晋国的精锐骑兵和砂立士的撒哈啦骑兵精锐,在展开你死我活的厮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死尸枕藉,血流成河。

    砂立士的左右军骑兵方队开始出动了,他们并不上去直接参战,而是左方队向左,右方队向右,沿着司马大军的部队,迂回包围。两个骑兵方队,将近两万人马,乘着遮天蔽日的尘土,展开明晃晃的刀林,向着司马相的左右展开下去。

    司马相的中军,正在观察着前方的拼死搏杀,官兵时而仰天大叫,时而唉声叹息,恨不能立刻冲上前去,助一臂之力。但是司马相知道,步兵上去帮着骑兵,不但帮不上忙,反而碍手碍脚,阻挡骑兵冲杀,所以也只能耐住性子,静观两军的胜负。

    司马相和钱迷蚩都幼稚地想到,要是我方骑兵胜了,上去捡洋捞,要是前面败了,中军和左右军也好掩护骑兵撤退。可是万万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敌人又有两支大军,向着自己的部队迂回过来。

    司马相只能大喊道:“布阵,布阵,防备敌人进攻。”

    步兵的左右方队迅速布阵,前面的步兵用盾牌组成了防御阵形,士兵把盾牌顶

    在了前面,身体蜷缩在盾牌下,只露出一双双眼睛和手握的刀枪。在盾牌阵的掩护下,后面的弓箭手准备好了弓弩,就等着长官的一声令下。

    砂立士的左右骑兵方队,并不急于进攻,他们离着司马相的步兵远远的,只是向后方快速迂回,很快切断了司马相军队的退路。

    司马相的大部队,离着龙虎关有10里之遥,本来路上还有少数的部队,在往来运送着粮草、伤病员和传递书信,顷刻之间被扫荡干净,一个人也不剩了。

    砂立士骑兵左右方队的出动,迅速给战场上的士兵带来奇妙的心理变化。

    乌桓国的军队一见,主力部队包围了大晋国的军队,并截断了晋国大军的退路,一时军心大振,嗷嗷大叫:“晋**队完了,被我们包围了。杀啊——冲啊——”“加把劲啊——”“快胜利了——”

    而晋**队一见主力被围,后路被断,个个心慌意乱,无心再战。也有小胆的想跑,但见后路被断,想跑也跑不了,只能到处乱蹿。

    个别士兵的不守纪律,给整个军队带来了混乱。

    前面浴血奋战的骑兵精锐,也受连累不小,本来一万对一万,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只能凭着血气之勇,奋力冲杀,忽见被敌人抄了后路,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气就泄了一半。

    气一泄,力就弱,一下子倒下一大片。

    撒哈啦本来就是个数一数二的勇士,力量过人,武艺超群,他更是冲锋在前,挥舞着他的砍刀纵横驰聘,把敌人杀得纷纷倒地,溅起的鲜血早把他的战袍染得通红。有时刀砍钝了,随便一扔,接到后面卫士递过来的刀随手再砍。

    他又精通韬略,看到左右骑兵方队已经出动,感到机会来了,于是大吼一声:“卫队,随我来。”看准了晋国骑兵方队的长官,朝着他就杀来了。

    晋国骑兵方队队长吕策,早就看到了撒哈啦,见他来势汹汹,势不可挡,顿时感到压力不小。旁边卫队长张三挡在前面,对吕策说道:“吕将军,让我来挡这一阵。”

    吕策摇了摇头。

    吕策深深知道,将领的重要性,身为领军之将,绝不能被对方骑兵首领的嚣张气焰所吓倒,只有斩杀了对方将领,这个仗才能胜利,他才能赢得所有将士的依赖。于是他抖擞精神,提刀来战。

    两匹奔腾的战马“刷”地一下,擦身飞过,几滴血迹溅起。

    两个人飞驰过七八十米,才重新圈住马,转过马头,准备第二个回合。

    吕策这才觉得右臂有些不得劲,扭头一看,披膊的铠甲上,牛皮绳已被砍断,从里面渗出来斑斑血迹,手往上提了提,刀有些沉重,几乎是提不动了。“不好,右臂已经伤了,偏偏是挥刀的这只手。”

    刀挥不起来,还怎么搏杀?卫队长张三看到了主将负伤,把马一圈挡在了

    前面,他要硬着头皮,和撒哈啦血战一场。

    撒哈啦把缰绳往上一带,两腿一夹马肚,又把缰绳一松,战马深知主人的用意,向着吕策再次冲击过来。奔腾的战马,高高挥起的战刀,撒哈啦向着挡在前面的张三用力一挥。重力加速度,两刀相格,“咣啷”一声,张三的力量不足,连刀带臂膀被撒哈啦砍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