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回 两军决战(三)
    张三带着不甘,闭了闭眼睛,跌落马下,战场上马蹄匆匆,顷刻之间又挨了几个乌桓小兵几刀,尸体被断成几截。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战友惨死沙场,痛得吕策心里哆嗦着,但严峻的形势,只能把眼泪咽进肚子里。他大吼一声:“晋国的骑兵没有孬种,随我杀——”于是一马当先,率领着最精锐的卫队,朝着撒哈啦杀了过去。

    撒哈啦没有后退,反而也大声吼道:“乌桓国的卫队听着,只有前进才能胜利。杀——”

    两队精锐的骑兵,面对面冲杀过来,一阵刀对刀的格斗声,两队战马撞在一起,无数的骑兵从战马上跌落,剩下的骑兵,好半天才圈住了马。

    吕策这才觉得右胳膊不得劲,好像少了什么,低头一看,右臂已经没了,露着白森森的骨头,往外奔流着鲜红的热血。多少熟悉的战友,一番冲杀,已经剩下的不多了。他再次用左手调转回了战马,大声地吼道:“晋国的骑兵,随我冲杀——”

    剩下的战马,又驮着英勇的士兵,向着乌桓国的骑兵冲杀过去。

    这回吕策没有幸运,倒在了进攻的道路上。

    撒哈啦把吕策的头砍下来,挂在了刀尖上,大声地呼喊着:“晋国的骑兵完了,晋国的骑兵完了——”

    尽管乌桓国的前军骑兵也剩下不多了,他们还是举着马刀高呼:“晋国完了,我们胜利了——”

    前军的惨败,叫司马相心惊胆战,情绪失落到极点。失去了骑步,也就失去了进攻的矛头,这个仗还怎么打?

    钱迷蚩乘机进言:“司马将军啊,再打不去不行了。我看还是赶紧撤退吧?”

    司马相怎么不想着撤退,但是后路被截断,没法退呀。他只能把失败的原因推给了钱迷蚩:“你身为第一军师,快给想想办法呀,怎么个退法?都怨你,光给出骚主意,尽些事后诸葛亮。”

    钱迷蚩虽然是个军师,出孬点子害人行,真要在军事上献个高明计策,也真难为他了。战斗打到如此程度,他哪有什么好主意呀!一时支支吾吾,再也想不出办法。

    晋国的主帅和最高智囊没了办法,而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乌桓国的骑兵左右方队开始进攻了。

    刚才他们为什么不进攻,是在等待着机会,扰乱着对方的军心。在战术学上讲,那就是集中兵力,攻其一点,这下子晋国的精锐骑兵完了,乌桓国的骑兵前军腾出了手,左右方队再一进攻,三面夹击,晋国的军队还能招架吗?

    由于乌桓国的前军损失惨重,所以不再担任主攻,只是虚张声势,吸引晋国中军的注意力。而左右两个骑兵方队呢,是生力军,编制完整,正好充当进攻的主要力量。

    乌桓国的骑兵左方队,正是大喇子队长,他把刀一举,在头上转了转。全方队以他马首是瞻,整个方队立

    刻跟他转了回来,集结在乌桓前军方阵的左边,重新站好了队。大喇子在空中划了个一字,那就是一字长蛇阵。

    一字长蛇阵,就是把队伍排成最宽二十来人的长河,也就是说,每个士兵都有马刀粘血的机会。

    大喇子一马当先,率先领队进攻,整个队伍沿着晋国右步兵方阵的边缘切边。

    骑兵都挂上马刀,而把重重的梭镖抓在手里。

    整个队伍的战马,由小跑转入了快速奔跑,然后像一把锋利的卷刀,向着晋军右面的步兵方队切了过去。

    大喇子一边纵马驰骋着,一边悄悄地向晋国的步兵方队斜着靠近。300米,200米,150米,这是一个危险的距离,晋国步兵方队的箭矢已经能射到乌桓国的骑兵了。

    “刷刷刷……”无数的箭矢从空中飞来,有的已射中了乌桓国的骑兵。往左边靠一靠,就能射过这些箭矢,往右靠一靠,正中了晋军的箭矢阵。然而,大喇子的长刀用力一挥。

    无数乌桓国的勇士开始向箭矢接近,看看到了适合投掷的距离,把一支支梭镖投向了晋军的盾牌,投掷完了梭镖,然后迅速向左靠,好避过晋军弓弩的射箭范围。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中,不少乌桓国骑士中箭倒下,再也没有爬起来,不一会儿,身上密密麻麻地落满了箭矢,就和个刺猬一样。

    飞驰的战马,强劲的臂力,梭镖能飞出去老远。有的梭镖上还裹上布,蘸上麻油,点上火。

    晋军的步兵方队中,如果是箭矢飞来,盾牌完全可以遮挡住,但要是4斤重的梭镖飞来,那就不好说了,在重力加速度下,有的盾牌免不了要往下坠一下,就在这一忽闪的工夫,可能另一支梭镖就插了进来。

    梭镖插进空隙,后面的士兵不是死就是重伤,这就会忽闪出更大的空间,可能会有更多的梭镖飞进来。

    特别是那些带火的梭镖,带油的布匹燃着了木制的盾牌,造成了小小的混乱。混乱一加剧,更加扩大了没有盾牌的空间,造成更大的恶果。

    盾牌阵开始混乱了,出现了一个个的漏洞,漏洞的迅速扩大,又造成了更加严重的后果。

    骑兵逐渐显示出优势,飞快的战马,从步边方阵的边上卷过,往右一点,能投掷梭镖,然后向左迅速离去。一字长蛇阵就如一个转动的轮盘一样,一点点地蚕食着晋国的步兵方阵。

    司马相也不是吃素的,不断地呼喊着:“恢复盾牌阵,不要让乌桓鬼钻了空子。弓弩手,压住阵脚。”

    晋国士兵在各级官僚的怒斥下,手忙脚乱地前仆后继,拼命地填补着盾牌阵上的漏洞。空中一排排的箭矢朝着乌桓骑兵射去,在阻挡着他们冲击的道路。

    但是战争的主动权,从来都在主动进攻的一方。

    晋国步兵方阵的边缘,越来显得越混乱,有的士兵被梭镖射死,有的被火烧死,不断的士兵往里填,不断的士兵阵亡、负伤。

    战争胜负的天平,终于向着乌桓国的方向倾斜。大喇子看到机会来了,用刀尖指着敌人,再次用力一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