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回 两军决战(四)
    士兵们都放下梭镖,把挂久了的马刀执在手中,要随着大喇子,做一次兵刃见血的冲杀。后面战鼓一阵紧似一阵,激奋人心,大喇子手舞战刀,战马逐渐加速,向着大晋国的边上卷去。

    箭矢纷纷射来,在阻挡着乌桓骑士的前进道路。大喇子眯起眼睛仔细一瞧,看到有一段晋国士兵的盾牌阵,似乎特别混乱,他把左边缰绳一松,右边缰绳一紧,向着晋国盾牌阵的混乱处奔驰而去。

    后面的马队紧紧地跟随着他,扬起了一片刀林。

    空中箭矢如雨,不少的士兵中箭坠马,不一会儿,身上成了刺猬。

    就连大喇子的战马,也中了一矢,大喇子的头上,挨了一箭,幸亏被铜铁的兜鍪挡住,要不,直接就要坠马。

    百十来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大喇子的战马,无处可去,只能高高地扬起前蹄,直接踏上了盾牌阵,直接把盾牌下的士兵砸成重伤。后面无数的骑兵踏了上去,对方无数的刀剑、长矛捅了过来。

    每一刀下去,都血花点点,对面的长矛刺过来,也能把战马捅伤。

    几乎是人罗着人,士兵在血海里挣扎,搏斗,垂死挥舞着手中的武器。

    双方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搅在一起,士兵的心里,只有战斗,为了自己活命,来杀死要自己命的敌人……

    大喇子拼杀了一阵,觉得晋国的官兵也没有这么好欺负,最后的胜负好像还不到火候,于是马头一圈,又退出阵来,整个骑兵方队也随着他脱离了战阵,迅速地撤到了箭矢的射程之外。

    此时天已黑了下来,夕阳西下,整个大地充满了悲壮、凄凉的色彩。战场上,到处躺满了人和马的尸体,经过白天太阳的毒热,尸体发涨,好像大了许多。有的涨满了,在淌着水,水一淌完,尸体在迅速小了下去。

    还有残缺的尸块,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和土坷垃混杂在一起,无人理睬。有的马匹,烦了都要上去踏上一脚。

    死就死了,没有了痛苦,还有重伤的士兵,有一声无一声悲惨地呻吟着,不一会儿,便没了声息。轻伤员,在默默地包扎着伤口,看到遍地的死尸、感到自己是庆幸的,倒是无语了。

    晋国剩下的一万多残兵败将被困在了这个地方,粮草暂时还能解决,只是附近没有水源,所有的井都被乌桓国填死了。人困马乏,将士苦战一天,连口水都喝不上,只觉得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哪还有精神再战。

    无数的伤员,嘴上起了燎泡,迷迷糊糊地喊着:“水,水……”

    战马渴极了,伸下嘴到处舔着,希望能从踏平的草地上寻找到哪怕一滴脏水。

    就在不远处观战的叶枫五人,各有各的心态。叶枫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冲上前去,帮着大晋**队斩杀一番。但想了想,自己这五个人算什么呀,只能算是

    大海中的一滴水,什么作用也不起,只能白白填上去,成了五具死尸。

    王甲是个军人,见不得血腥场面,要上去帮助刚刚离开的晋**队消灭敌人。但被叶枫死死地拉住。

    最幸灾乐祸的算是李铁刚,他嘲笑着司马相:“要不是我们,龙虎关能守得住。你司马相不是能吗?老天最能说公道话,3万人马,居然被乌桓兵打得大败,还逞什么能呀。活该!”

    钟馗来到人间是来捉鬼的,至于哪一国胜哪一国败,他才不管呢,是最不上心的一个。

    苗春花可是牵挂着苗家庄的壮丁,她一会儿瞧瞧,一会儿看看。晋国胜了,她高声大叫,晋国败了,她垂头丧气。

    看着天色已黑,两军暂且休兵,一堆堆的篝火烧了起来,既是照明,也是烘烤着食物和驱散着身边的邪气。

    双方的阵形渐渐显露了出来,晋国的官兵被困在了中央,而旁边都是乌桓国的军队,密不透风地围绕着晋国的方寸之地,就像似一团团的鬼火,要把晋国的军队吞噬。

    叶枫对众人说:“大家都休息够了,起来吧!准备救出这些晋**队。要是等到明天,这些晋**队恐怕要全军覆没。”

    李铁刚还在发着牢骚:“他们都不要我们了,还管他们干什么。再说,就我们5人5骑怎么救,弄不好把我们也陷进去。”

    叶枫熊他说:“不是晋**队不要我们,而是司马相不要我们。我们是去救晋**队,,而不是去救司马相。”

    李铁刚牢骚归牢骚,但既然叶枫下了命令,他还是要听的。

    叶枫领着五人在战场边上转悠,看看能不能找到破敌之策。

    踏着遍地的死尸,在昏黄的月光下,五匹战马时快时慢,在慢慢地溜达着。叶枫的眼睛好使呀,鬼气都能看到,更别说人气了,他的眼睛能看到好远。

    就在不远处,好像也有一些黑影,在搜寻着死尸。它们见到了尸体,上去就啃,而且就和逮到了美味一样,吃得特别香,特别带劲,有的连骨头也嚼巴嚼巴吞了下去。

    叶枫把手一挥,压低声音喊:“准备战斗,好像是冥鬼。”

    众人纷纷把战刀执在手中,钟馗不用刀,但是捉鬼是他的拿手好戏。他豹头一摇,呼呼作响,环眼一张,就和个大鸡蛋似的,虬髯扎煞着,就和一根根钢针一般。

    叶枫领着他们,慢慢地接近了这些冥鬼,叶枫突然长刀一举,大吼一声:“冥鬼们,哪里逃——”

    就在这些人要奋力冲杀的时候,冥鬼的眼睛也相当敏锐,突然一个冥鬼用“鸟”语叫了起来:“老大,是我们呀——”

    叶枫听到这熟悉的叫声,心里一惊,仔细一看,这不是别鬼,正是冥兵营的副营长摩利牙,顿时一口气松了下来。叶枫把刀往鞘里一插,低声地问道:“摩利牙,你怎么在这里?”

    “老大呀,可见到你了。”摩利牙鼻头一酸,恨不能落下泪来。“别人不待见啊,见了我们,就和见了魔鬼一样。再说,你还教我们一句话,那就是杀人尝命。好歹在冥兵营一场,总得遵守你的命令不是。饿得我们啊,肠子都薄了,没有办法,只到这儿来寻摸点儿吃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