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回 草原之王(一)
    如今的叶枫啊,有些霸气,他决定的事儿,八匹马也拉不回来。李玉就是再反对,也当不了叶枫的家,只好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为好。

    叶枫带着三个人,要闯荡一番乌桓国。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钟馗、王甲、李铁刚,非三人莫属了。

    临走时,苗春花非要跟着。叶枫冷笑一声,对她说:“这么大了,怎么老好跟脚啊!”

    苗春花守着这么些人,不好对叶枫过分亲昵,只能说着半官半私的话:“你是龙虎关的大帅,吃得喝的,哪个不是我照顾,你这一走,我哪能放心!”

    叶枫劝着她:“你如今是龙虎关的总后勤了,一切得从大局着想。我们只是四个人,而龙虎关的这么些兵马吃喝,才是你的大事。”

    在叶枫劝苗春花的时候,李铁刚嘻嘻笑着对王甲说:“苗春花还没有嫁给叶枫呢,我看怎么和个媳妇似的,什么事都要管。”

    王甲的脑子受过伤,还停留在过去的思维:“这可不行,我得好好劝劝他,家里还有老婆呢。再说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龄了。”

    李铁刚对着王甲嘿嘿一笑:“你说得他那个老婆,恐怕再也见不到面了。还有你看看三哥,再看看你,也就是十七八的小伙子,再看看苗春花,也就是十六七的大姑娘,郎才女貌,正般配哪。”

    听李铁刚的一席话,王甲这才想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和自己的相貌,笑了:“这些我倒忘了,再看看你,分明也就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恐怕小于子见了你,也认不出来了。”

    在叶枫的努力劝说下,苗春花才没有跟着叶枫出发。

    乌桓国除了大片肥沃的土地用以农耕之外,还有沃野千里的草原,以壮牛羊。

    秋天的草原,变成了金色的海洋,一眼望不到边的草籽熟了,沉甸甸的穗头把草杆都压弯了,优良的牧草成了牛羊的乐园。风吹草低之处,羊族们优雅地大口大口地啃食着青黄色的牧草,把它们的身子养肥了,养壮了。

    事件万物,相生相克,有羊了,就有狼,这些狼族以牛羊为食,噬血的特性,在壮大着它们的家庭。

    狼又是有灵性的动物,它们家族内等级森严,狼王牧利管理着这个既是血脉相连又是军事组织的团体。

    羊儿们嘴馋,秋天的牧草撑得它们跑不动了,狼的机会来了。

    狼王牧利长着一颗类似人的脑袋,而身子却和狼一样,四条细腿,善于奔跑,爪子尖利而富有战斗力。

    狼王国师雅辛和狼王牧利长得差不多,也是人的头,狼的身子,只不过是一条母狼。

    传说,狼王的祖父曾偷了人类的孩子,它们没有把他吃掉,而是像小狼一样养了起来,使这个人类的孩子也学会了吃生肉,四条腿在地上爬着,而不会站起来走路。

    这个人类的孩子长大后,就和狼

    王的父亲交媾,生下了既像狼又像人的怪物,也就是现在的狼王牧利。又生了一个怪物,就是现在的国师雅辛。

    小牧利渐渐长大,在恶劣的环境中,跟已是狼王的父亲学习各种生存的技能,战斗本领,只不过是,牧利有一颗人类似的脑袋,人类的牙齿,不如一般的狼锐利,这是它的天生缺陷。

    但是小牧利有着人的聪明,狼的残忍与坚韧,它每天都在磨牙,要把牙磨成狼群中最锐利的,也在磨爪,要把爪子修成最坚硬的,除此之外,它还练习爬树、掏洞,制造简单的弓箭,磨制石刀。

    小牧利长大了,按照传统的习俗,从所有的母狼面前昂首走过,并且向着它的父亲嚎叫,这是向自己的父亲,老狼王挑战。

    狼族中的约定俗成,比亲缘关系还要重要。挑战是公平的,所有的公狼都可以向狼王挑战,一对一的战斗中,其他狼观战,任何不公平的行为,母狼都会一齐制止。

    战斗是残酷的,牧利开始和父亲进行撕咬,牧利由于有一颗人类似的脑袋,牙齿短而小,显然占不到便宜,它很快放弃了这种方式,接着又用爪子互相抓,和父亲相比,也没有太多的优势。

    牧利开始逃跑了,父亲在后面追,到了一个大石头后面,牧利突然抬起前腿,两个前爪抱起了一把石刀,一下子朝父亲刺去。

    父亲躲避不及,一下子被刺倒了,牧利毫不客气地扑上前去,一口咬断了父亲的喉咙,狼血四溅。

    老狼王临死前,一双眼睛死不瞑目地看着新的狼王诞生,既有些感叹,又有些不甘,教会了儿子如此多的本领,要是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根本就不应该教给它。

    新的狼王诞生了,牧利从当狼王开始,就在努力地改变着它的这个团体,要把它变成一个类似人的国家和军队。它叫同样聪明的妹妹雅辛做为国师,领导着最聪明的几个健壮的狼组成了“政府机关。”

    叶枫和钟馗、王甲、李铁刚正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乌桓国的大草原上。

    蓝蓝的天空下,金色的草原,白白的羊群,灰色的狼。贪嘴的羊只顾吞食着无边无际的黄草,滋养羊的草种,撑得它们快走不动了。远处的几只狼,伸着舌头,瞪着贪婪的眼睛,镇静地注视着这一切,这是牧利王国的几只侦察兵。

    叶枫对他们三人说:“有好戏可瞧了,马上就要进行一场狼与羊的战争。”

    狼群已经开始悄悄收紧半月形的包围圈,羊群的东、南、西三面是狼,而北面则是一道大山梁。钟馗猜测可能有一部分狼已经绕到山梁后面,一旦总攻开始,羊群则被狼赶过山梁,山后的狼群就该以逸待劳迎头捕杀散羊,并与其它三面的狼群共同围歼羊群。

    他问道:“三弟呀,绕到山后面的狼有多少,要是少了,恐

    怕也围不了多少羊?”

    叶枫诡谲地一笑:“我研究过狼的战术,山梁后面没有狼,狼王不会派一条狼去那儿的。”

    钟馗满眼疑惑:“那还怎么打围?”

    叶枫小声笑道:“在这个时令,这块地界,三面打围要比四面打围好得多。”

    钟馗皱起了眉头:“我还是不明白,狼又在耍什么花招?”

    聪明的李铁刚说道:“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山梁后面一定是处断崖。”

    突然,狼群开始进攻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