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回 草原之王(二)
    最西边的两条大狼在狼王牧利的率领下,闪电般地冲向靠近羊群的一个突出山包,显然这是三面包围线的最后一个缺口。抢占了这个山包,包围圈就成形了。

    这一组狼的突然行动,就像发出三枚全线出击的信号弹。憋足劲的狼群从草丛中一跃而起,从东、南、西三面向羊群猛冲。

    叶枫四人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如此恐怖的战争进攻。人的军队在冲锋的时候,会齐声狂呼冲啊杀啊;狗群在冲锋的时候,也会狂吠乱吼,以壮声威,以吓敌胆,但这是胆虚或不自信的表现。

    而狼群冲锋却悄然无声,没有一声呐喊,没有一声狼嗥。可是在天地之间,人与动物眼里、心里和胆里却都充满了世上最原始、最残忍、最负盛名的恐怖:狼来了!

    在高草中嗖嗖飞奔的狼群,像几百枚破浪高速潜行的鱼雷,运载着最锋利、最刺心刺胆的狼牙和狼的目光,向羊群冲去。

    撑得已跑不动的羊群,惊吓得东倒西歪。速度是羊群抗击狼群的主要武器,一旦丧失了速度,羊群几乎就是一堆羊肉。此时的羊见到狼群,大部分吓得早已灵魂出窍,魂飞腾格里了。

    许多小羊竟然站在原地发抖,有的羊居然双膝一跪栽倒在地上,急慌慌地伸吐舌头,抖晃短尾。

    叶枫真真领教了草原狼卓越的智慧、耐性、组织性和纪律性。狼群如此艰苦卓绝地按捺住暂时的饥饿和贪欲,耐心地等待着多日不遇的最佳战机,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除了羊的武装。

    羊群终于勉强启动。只有那些久经沙场考验的老羊和头羊,能够经得住秋季绿草美味不可抗拒的诱惑,把肚皮容量控制在不牺牲速度的范围之内,本能地转身向没有狼的山梁跑去,并裹胁着大部分的羊一同逃命。

    挺着大肚子,又是爬坡,又是逃命,羊群真是惨到了极点。这是一场真正的屠杀,也是智慧对愚蠢和大意的惩罚。

    在智慧老人看来,狼群这是在替天行道,为草原行善。要是不断繁衍的羊群吃光了牧草,草原完了,苍天也将塌陷。

    狼群对几只跑得撑破肚皮,不咬自伤的倒地母羊,连看也不看,而是直接冲向扎堆的羊群。大狼扑倒几只大羊,咬断咽喉,几股红色焰火状的血液喷泉,射向空中,洒向草地。

    秋天的大地顿时充满羊血的浓膻腥气。视觉嗅觉极其灵敏的羊群,被这杀鸡训猴式的手段吓得拼命往山梁上跑。几只大公羊带领的几个家族群一股恼冲上坡顶,立即收停脚步,急得团团转。

    谁也不敢往下冲。显然,头羊们发现了高高断崖下的危险,同样熟悉草原的老羊立即识破了狼群的诡计。

    突然,坡顶上密集的羊群,像山崩泥石流一般往反方向崩塌倾泻。十几只大公羊仿佛集体权衡了两面的危险,决

    定还是返身向危险更小一些的狼群包围线突围。

    公羊们发了狠,玩了命,拼死一搏。它们三五成群,肩并肩,肚碰肚,低下头把坚韧锐利的尖角长矛扎枪,对准狼群突刺过去。还能奔跑的其它羊族紧随其后。

    草原人深知羊角的厉害,在草原,羊角是牧民做皮活,扎皮眼的锥子,连厚韧的牛皮都能扎透,扎破狼皮更不在话下。

    羊群这一凶猛锐利的羊角攻势立即奏效。狼群的包围线被撕开一个缺口,白色洪峰决堤而出。

    叶枫紧张担心,生怕狼群功亏一篑。可他很快发现那条狼王就在缺口旁边站着,它那姿态异常沉稳,好像是一个闸工,在故意开闸放水,放掉一些大坝盛不下的洪峰峰头水量。

    叶枫同时也发现了,这只狼王有着人一样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它和人有近亲。

    羊群中那些还保存了速度和锐角的羊刚刚冲出闸口,狼王立即率狼重又封住缺口。此刻包围圈里的全是些没速度,没武器,没脑子的傻羊。狼群一个冲杀,失去头羊公羊的乌合之群,吓得重又蜂拥爬上山梁,并呼噜呼噜地冲下断崖。

    叶枫完全可以想像那些尖蹄细腿,大腹便便的羊群从高高的断崖上跌下会有什么结果。

    羊群和狼群很快都消失了。

    千羊奔腾,血液喷涌的围猎场突然静了下来。草坡上只留下几十具羊尸,还有几只伤羊在无力地挣扎。这场围歼战,从总攻开始到结束不到十分钟。

    叶枫看得半天喘不过气来,心脏狂跳得已经心律不齐。他对李铁刚说:“五弟啊,看到了吗,刚才的狼王有着像人一样的脑袋。可怕呀!”

    李铁刚也有些不理解:“看到了。这个狼王真要是有狼的体质,人的头脑,那就非惹大事不行。”

    叶枫点了点头:“我们就跟在狼群的后边,看看它们还能惹出什么乱子。”

    钟馗却不是这样的想法:“羊吃草,狼吃羊,这是天道。天道的事,我们不要管,管闲事落不是。”

    叶枫却不是这样的思维:“如果狼王没有人一样的脑袋,我们不要管。但是它有人一样的脑袋,就成妖了,不管真的不行。”

    天黑了,一只只侦察狼仰头对着月亮“嗷鸣——嗷呜——”地大叫,几百只狼叫声一片,形成一片阴森、恐怖的气氛。

    不多时,上千只狼集合在一起,几乎是一支庞大的军队。

    牧利又率领着它的军队出动了,这会儿,它们要搞一次大行动。军师雅辛用狼语劝它:“王啊,我最后地劝你一句,我们主要吃的是羊,对于人类的事情,我们不要管,他们比我们聪明、强大得多。”

    牧利却不是这样的看法:“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我们狼受人类的欺负,不知多少年了,如果我们不努力,永远改变不了这种局面。”

    狼国在它的领导下,以每个部落为一个群体,然后向着人类居住的帐篷、村庄展开了进攻。

    它们也是三面包围,给人族留出逃跑的空间,然后对着帐篷和村庄“嗷呜——”“嗷呜——”地嗥叫。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