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回 进攻狼的巢穴(一)
    李玉一想也是,莽撞去救,不但救不了人,还坏了叶枫的大事,所以只得忍下这口气,让钟馗只带着冥兵营走。

    别看冥兵们一个个瘦骨嶙岣,但体力尚好,跟在钟馗的马后面,也没有落后,很快就来到了叶枫身边。

    有了冥兵营在身,叶枫的心里宽松了不少,而撒哈啦看到叶枫身边又增添了新的力量,也是加倍小心,更多地增加了明哨、暗哨,稍有风吹草动,就要举行大规模的斩杀行动。

    正在这时,砂立士的哨兵来报,大营外发现了不少冥鬼,一个个凶猛无比。乌桓国的士兵上去和他们作战,反而被冥鬼杀死不少。砂立士立刻叫来了叶枫,问道:“你的冥兵营不来,外面的冥鬼不来,你的冥兵营来了,它们也来了。说说吧,怎么办?”

    叶枫想了想,说:“怎么办?我来办。”

    叶枫四人出得了大营,看到了远处的几十个冥鬼,正在张牙舞爪地向乌桓兵挑衅。

    乌桓国的战马见到这些怪物,个个吓得浑身哆嗦,停止不前,哪里还有进攻的心思。这些冥鬼们反而得势不饶人,一齐上前,逮住了几个乌桓兵马,一阵撕扯,把他们拉下马来,一顿撕咬,一会儿就只剩下骨头了。

    见识了冥兵的厉害,乌桓兵更是个个心惊胆战,无心再战。

    叶枫对冥兵营副营长摩利牙说:“你的机会来了,还是那句话,消灭敌人有功。”

    摩利牙用鸟语说了一声:“遵命!”立刻挑选了十余名冥兵,亲自带领去和它们交战。

    如今的摩利牙和那些冥鬼可不一样,它是见过大世面的,居然还学会了使用兵器,手执一柄大刀,横儿吧唧地走在最前面,后面的冥兵也一个个手执兵器,耀武扬威地紧紧跟随。

    那些冥鬼一看,怎么这些冥鬼和它们的模样差不多呀,也是洋鬼子看戏傻了眼,一时不知道怎么是好!摩利牙二话不说,上去就砍,一刀砍翻了一个,又上来第二个不怕死的,摩利牙又砍翻了一个,一连砍翻了三个。

    那些冥鬼一看不好办了,要论胆子,这些冥兵比它们胆子还大,要论身手,绝对在它们之上,而且,还会使用人间兵器,简直一个个就是冥鬼无敌……

    它们一看打不过了,一齐跪下,一个带头的哀求道:“我们都是同类,相煎何太急啊!你那边好混,我们就跟着你混算了……”

    摩利牙鼻子一哼:“这可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得问问我们的头儿。”

    它上来,对钟馗和叶枫把这个事儿一说。钟馗把脸朝天一仰,眼睛一翻,鼻子一哼:“有你们,我就够了,哪能再管着它们。我看,不如……”

    他的下半句没有说,但是谁都明白。

    叶枫想了想,说:“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兵哪有怕多的道理。我看这样吧,这些冥鬼就交给摩利牙管理,

    好好地训练一下。”

    这些冥鬼一听说不杀它们,还能跟着同类混,一个个感激涕零,对叶枫用鸟语说着百般感谢的话。

    叶枫问它们:“你们久在此地,是不是知道狼群的一些习性。”

    一个冥鬼头想着刚来,正要立个大功显摆显摆,为以后赢得一个立身的资格,急忙说:“何止是知道,我们知道狼的习性,知道它们的巢穴在哪里,并且还不止打过一次仗。上一次狼王牧利围攻马群,还叫我们攻击了一下,差点儿就把它们打败了。”

    钟馗翻译后,叶枫一听大喜,真是要什么来什么,赶紧问道:“你叫什么?”

    它用鸟语说了一遍。叶枫听钟馗用人话翻译完了,问道:“张山你好,既然你和它们交过手,敢不敢带领我们灭了它们的巢穴。”

    一听这话,张山的脸上变了颜色,无肉的头简直凹下去一块,心惊胆战地说:“我也只是看过一眼,要说上它们的巢穴,确实没有那个本事。头啊,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叶枫下了狠心,对自己的弟兄和冥兵营说:“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闯一闯狼王牧利的老窝,只要把它们的老窝灭了,才能进行下一步更大的行动。”

    说干就干,第二天正是一个好天,叶枫弟兄四人,率领着冥兵营在前,后边是紧紧押着他们的撒哈啦将士,一队人马向着狼王牧利的巢穴逶迤而行。

    叶枫四人换了新马,行动是相当的快捷,冥兵们虽然不骑马,但是天生有奔跑的本事,也没有落后,撒哈啦是骑兵,早就习惯于草原驰骋,更是不甘示弱,所以不到一日,便在张山的带领下,来到了狼王牧利的巢穴。

    叶枫抬头一看,不禁心里有些发凉,心想这个牧利,简直成了精啦,它有着人一样的智慧,才把狼巢建在了这个地方,如果不把它灭了,对人造成的伤害,将贻患无穷啊!

    这是一个断壁山,何谓断壁山,就是土石山直上直下的,一般人根本攀登不上去。山下有一条河,河里水流湍急,一般的船也很难渡过。就是攻到了山上还有什么蹊跷玩艺,那就更不知道了。

    原来叶枫和撒哈啦是你死我活的敌人,现在倒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在商量着破敌之策。就连砂立士,也在旁边耐心地听着,时不时地插上一句话。

    叶枫挑着大拇指夸奖说:“首先这个狼王牧利,了不得,怨不得长着人一样的头颅。依山傍水建营,这属于兵法上的,怎么它也知道。”

    “不要长它人威风,灭自己人志气!”撒哈啦拍着胸脯说,“不就是一条河吗,船过不去,我们用能泅水之人,带着绳子,先潜到对岸,然后一个个的再抓着绳子过河,不就完了。”

    “般过不去,恐怕人也很难泅水过去。你先看看,如果派人泅水渡河,能过去吧?”叶

    枫指着对岸说。

    撒哈啦往河对岸仔细一看,可了不得,一丛丛杂草之间,蹲着一匹匹的狼,它们耷拉着舌头,瞪着一双双犀利的眼睛,正在监视着河里的汹涌奔腾的浊水。

    等泅水的人渡过河,还没等站稳,恐怕就被这些狼吃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