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回 进攻狼的巢穴(三)
    爬到了不远处的狼洞,冥兵还有小兵啊,这些小冥兵钻进洞去,掏出狼崽,大口咬断喉咙,吞噬着狼肉。有的吃饱了,把小狼扔到山下,瞬间,小狼也成了一堆狼肉。

    一股子狼的血腥味,弥漫在断壁山上。

    母狼是伟大的母亲,看到子女被害,它们急了,扑上来撕咬冥兵。冥兵晃动着刀枪,和它们搏斗。母狼到底打不过会使用刀枪的冥兵,有的被杀死了,滚下山来,有的被戳瞎了眼睛,嗷嗷地叫着,向后面退去,一不小心,也从山上跌落下来。

    再往上攀爬,箭矢射不到了,冥兵们只好孤军奋战。摩利牙爬在最前面,攀到一个地方,就把身上带着的绳子系到一棵杂树上,好让不大会攀爬的冥兵,顺着这根绳子往上爬。

    牧利就在摩利牙的头顶上,看到了形势的极度危急,也看到了战术上的一些窍门,搬起了狼洞旁边的一块石头,朝着摩利牙就砸了下来。

    摩利牙虽然在努力攀爬,但是眼睛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突然听到头上响声不对,抬头一望,不好,山上一块大石头滚了下来,头往旁边一闪,这块石头贴着它的头落了下去,把下面的一个冥兵砸得脑袋开花,滚下山崖。

    顺带着,还砸下去两个冥兵,不用说,坠到了山下,早已粉身碎骨了。

    气得摩利牙牙根痒痒,骂了一句:“tmd,这些狼还成精了不是,还会使用石头,下一步,就会使用刀枪了。”但还是对着下面的冥兵喊了一声:“小心,不要被石头砸着。”

    上面的牧利也对着狼群大声地呼喊:“孩子们,用石头砸,不信砸不死它们。”

    于是,纷纷扬扬的石头从上面落下来,重力加速度也了不得,不时有冥兵被砸得头破血流,瞬间滚下断壁,成了尸体中的一员。

    摩利牙在尽力躲避着头上的石头,躲过了这块躲不过那块,不一会儿,头上被砸中了,瞬间起了一个大包,不一会儿肩头上落下一块,半个膀子都疼痛起来,恨不能从山下坠落下去。

    好在摩利牙有着一般冥兵所不具备的精神和体质,坚持着才没有落下去。

    山上还在往下落着大石块,小石块,石块没了,还有土坷垃,就是土坷垃也挺吓人的,砸到身上,冥兵也受不了。有的冥兵浑身是伤,有的被砸下断壁,又成了死尸一个。

    再打下去,摩利牙知道,冥兵就要全部阵亡,只好忍痛喊了一声:“撤——”

    冥兵们听到撤退,个个慌忙往下出溜,跑不迭的,又被山上石头砸着,滚下山去。

    这一仗冥兵败得非常惨,一个冥兵营,损失过半,只回来一百多。摩利牙给叶枫跪下,凄惨地说道:“叶大帅呀,对不起了,没有完成你的任务,请求叶帅处罚!”

    叶枫赶紧扶起了它,安抚道:“不怨你,不怨你,我

    在山下看到了,没想到狼兵也会使用石头,真是成了精了。越是这样,越要消灭它们,不消灭这些智慧的狼群,就会对我们人类贻害无穷啊!”

    叶枫马上和弟兄几个商量再次进攻的办法:“看来,指望冥兵硬攻不行,大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的计策?”

    钟馗发牢骚:“我只会捉鬼,对待这些狼群,它们不怕我,我哪有什么好办法。”

    王甲脑子受过伤,也只是默然地仰望着暂时得势的狼群,指望他出主意也是白搭。

    李铁刚的脑子转了转,说道:“我倒是有个好办法,就是毒了点儿。”

    “总得说说看看呀?就别卖关子了。”叶枫催促道。

    李铁刚这才说:“火攻呀,下面的烧死了,上面的光烟薰,也够它们受的。”

    叶枫想了想,也对,非常之时,必用非常之法,不把断壁山的狼群灭了,下一步方略没法进行。于是和撒哈啦商量,借助他的力量,火烧断壁山。撒哈啦立刻答应,叫乌桓兵运来柴草,成半圆形顺着风围起了断壁山,一把火,通天的火焰烧起,几乎烧红了半座山。

    热气往上走,烧不到的地方,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不一会儿,只见烧焦的狼尸纷纷往下滚,就是滚不下来的,估计也闷死在山洞里了。

    大火足足烧了一天多,乌桓国的兵马和叶枫这些人,也在山下死死围着,阻止着断壁山的狼群下山。

    火将要熄灭,撒哈啦对叶枫说:“我看呀,狼也差不多烧死了,我们是不是该撤兵了。”

    叶枫摇了摇头:“狡兔还有三窟,何况这么聪明的狼。等火灭了,我再派兵上去看看,务必瞧个仔细,能逮着狼王牧利最好,就是逮不着它,看到它的尸体也行。”

    撒哈啦有些挑衅地说:“没有烧山的时候,山上还有杂树棵子,人还能往上爬。可是现在,别说杂树了,连一棵草也烧没了,人还怎么能爬上去。你的冥兵营长摩利牙也受了伤,更是没有指望了。”

    狡猾的砂立士也添油加醋地说:“这么着吧,你要是能爬上断壁山,我立刻还你们的自由身!”

    钟馗一听不乐意了:“不是原来说好的吗,等灭了狼患,就还我们自由身,这不是临时加码吗?冥兵营都爬不上去,我们人类怎么能爬上去?”

    聪明的砂立士巧辨说:“我这不是临时加码,这是提前还你们自由身。当然,前题是务必叶枫亲自爬上断壁山。”

    叶枫心里如万千羊驼奔腾而过,这是砂立士给自己出了难题。如果不亲自爬上断壁山,就是丢了晋国的人,也没法查看狼国最后的结局到底怎样?如果自己爬上断壁山……能爬上去吗,烧山前都爬不上去,烧山后,山上毫无依附,怎么能爬上去?

    李铁刚暗暗地给叶枫使眼色,意思是说:“千万别答应这事啊!说了做

    不成,死到是小事,丢人可丢不起啊!”

    但是,能让他们打死,也不能让他们吓死,叶枫果断地说:“我一定爬上断壁山,不入狼穴,难捉狼王牧利,也没法进行下一步的灭狼战略啊!”

    砂立士大腿一拍:“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撒哈啦却摇了摇头:“我看啊,叶帅不过是,嘴上抹石灰——白说。”

    话一出口,叶枫也是有些后悔,但是后悔也没有办法,这就叫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逼到这份上,没办法的事儿。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