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回 拜见杨皇后(一)
    几个人在路上听说,从荆州调来一个官为散骑常侍,叫石崇。石崇到了洛阳,一听说王恺的豪富很出名,有心跟他比一比。他听说王恺家里刷锅用糖水,就命令他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火烧。这件事一传开,人家都说石崇家比王恺家阔气。

    王恺也不服气,我贵为外戚,竟然还不如你。为了炫耀自己的富有,在他家门前的大路两旁,夹道十里,道路旁边用丝杆编成屏障。谁要上王恺家,都要经过这十里竹杆屏障。这个奢华的装饰,把洛阳城都轰动了。

    石崇用比竹杆更为贵重的彩缎,铺设了十五里屏障,比王恺的屏障更长,更豪华。

    王恺又输了一着。但是他还不甘心,向他的外甥晋武帝司马炎请求帮忙。晋武帝觉得这样的比赛挺有趣,就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玉雕珊瑚树赐给王恺,好让王恺在众人面前炫耀一番。

    有了皇帝帮忙,王恺比阔气的劲头更大了。他特地请石崇和一批官员上他家吃饭。

    司马相这些人,进了王府,献上了厚礼,入席就坐。当时由于来得人太多,大席都在院子里开,来的全都是一些达官贵人,足有五六百。

    司马相的这些人,不过只是王恺家的一般小客人,连坐头席的资格都没有。

    宴席上,王恺得意地对大家说:“我家有一件罕见的玉雕珊瑚,请大家观赏一番怎么样?”

    一听说主人亮出了看家的宝贝,大家当然都想看一看。王恺命令侍女把珊瑚树捧了出来。那株珊瑚有两尺来高,长得枝繁叶茂,红果形如珊瑚、绚丽可爱,和真珊瑚树并无什么两样。特别是这颜色,一个颜色的玉好找,然而这么丰富的颜色,又巧夺天工的混杂在一起,还被艺人雕刻成了珊瑚树,确实是稀世之宝。

    大家看了赞不绝口,都说真是一件罕见的宝贝,价值连城。

    只有石崇在一边暗暗冷笑。他看到案头正好有一支铁如意,顺手抓起,朝着大珊瑚树正中,轻轻一砸。只听到“哐啷”一声,一株价值连天的宝贝瞬间被砸得粉碎。

    周围的官员们都大惊失色。主人王恺更是满脸通红,气急败坏地责问石崇:“你……你这是干什么!”

    石崇嬉皮笑脸地说:“您不用生气,赔您就是了。”

    王恺又是痛心,又是生气,连声说:“好,好,你赔我。”

    石崇立刻叫他的随从回家去,把他家的珊瑚树统统搬来让王恺挑选。

    不一会儿,一群随从回来,搬来了七八株珊瑚树。这些珊瑚中,三四尺高的就有二三株,其余的也有二尺来高。株株条干挺秀,光彩夺目,最让人称奇的是,也有玉的,也有真的珊瑚树,真是真假难辨,巧夺天工。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王恺这才知道石崇家的财富,比他家不知多出多少倍,也只好认输。

    如此的夸

    富,连叶枫看得都有些傻了,只能向别人打听:“这个石崇原来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有钱?”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石崇当过几年荆州刺史,在这期间,他除了加紧搜刮民脂民膏之外,还干过肮脏的抢劫勾当。有些外国的使臣或商人经过荆州地面,石崇就派部下敲榨勒索,甚至像江洋大盗一样,公开杀人劫货。

    这样,他就掠夺了无数的钱财、珠宝,成了当时最大的富豪。

    钟馗看得瞠目结舌,王甲有点儿犯傻,呆呆的眼睛看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铁刚不傻呀,小声地骂道:“原来我还以为光我们的社会有贪污**现象,没想到,大晋王朝还没有天下一统,竟然就这样**。要是如此发展的话,恐怕没有几天的撑达头了。”

    叶枫点了点头:“现在这样比阔气,比奢侈,不但不被责罚,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这样下去怎么了得。大晋王朝注定寿命不会太长!”

    酒筵过后,旅馆休息一晚,第二天沐浴更衣,司马相领着叶枫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杨皇后。

    不见皇帝述职,先见皇帝的夫人,那时候的司马相就知道走后门,跑官,他早就找好了自己的靠山,没有这个靠山,他也当不了长城大将军。

    杨皇后可不是一般人,她是皇帝司马炎的正宫夫人,如今太子司马衷的母亲,这是个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这么尊贵的夫人,可惜啊,也正被一个个的烦恼缠扰着。

    通告了门人,经过几道关卡后,叶枫跟在司马相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进了杨皇后的深宫。这里虽然不是绫罗绸缎挂墙,黄金银饰铺地,但也是雍容华贵,绝不能和一般乡村小户相比。司马相见了杨皇后,唯唯诺诺,赶紧跪下,小心说道:“长城大将军司马相,拜见杨夫人——”

    说罢一挥手,让手下人献上厚礼。

    杨夫人轻轻说了句:“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

    原来叶枫跟在司马相的身后,他跪下,自己也跪下,只道是例行公事,没想到,杨夫人的一句话,把自己吓了一跳,咦,怎么声音这么耳熟啊,禁不住偷偷地抬头瞥了一眼,这一瞥不禁又吓了一跳,这不是老妈吗?

    只见杨夫人长得白白净净,五官端正,一脸慈祥,身材匀称,穿着得体,又不失尊贵身份,在哪个朝代也算是大美人,简直就和老妈年轻时一个模子扣的。

    叶枫抬头一瞥,正好和杨夫人四目相对,也把杨夫人吓了一跳,这孩子怎么觉得有些渊源呢,像是谁呢?像是我的大儿子呀!只可惜,大儿子早早死了,所以才立司马衷为太子。

    刚见面,杨夫人就对叶枫喜欢上了,恨不能立刻拉着手问长问短。

    毕竟杨夫人是一国之后,总得有些节制,对司马相带来的礼物看也不看,对着身后的叶枫问道:

    “这个小伙子是谁?”

    司马相只好答道:“别看年轻,他就是龙虎关的大将军叶枫呀。”说着,就把叶枫的功绩夸奖了一番。

    杨皇后越听越高兴,想不道这个十七八的小伙子,竟然有这般能耐,这还了得,要是能辅佐儿子司马衷当上皇帝,则大事成矣。想到这,杨夫人不动声色,和颜悦色地问了叶枫几个问题:“叶将军啊,我问问你,一国之君,贤者好?愚者好?”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