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回 拜见杨皇后(二)
    叶枫熟读史书,怎么能不知道,以后的晋惠帝司马衷是个傻子,但有些问题,不好直说,只能说:“贤者能治国,愚者也能治国?”

    “这话怎讲?”杨夫人有些听不明白了。

    “是这样的,”叶枫给她一一讲来,“秦王嬴政,自小磨难,熟悉政治谋略,军事韬略,终于统一六国,建立了大秦朝。这是贤者治国。

    “老子治国,讲究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也就是说:‘无为而治’并不是什么也不做,而是不过多的干预、充分发挥万民的创造力,做到自我实现,走向崇高与辉煌。这是典型的愚者治国。”

    这么深奥的道理,杨夫人理解错了,以为愚者治国,就是傻子也能治国,顿时心里高兴了,更认为这个叶枫句句说到自己的心坎里,深得自己的欢心。

    杨夫人又问道:“请问叶将军,你是什么文化水平?”

    要说文化,叶枫更能吹嘘一番了,论学历,在后代不过是个本科水平,可是由于多年实践,农业机械、铁路机械、平衡机械、雕刻机械都干过,它们的原理、构造、维修、设计无不精通,还有一点是,熟悉历史,精通军事,还是个兵器迷。

    后代的技术与学术水平,拿到这个时代,哪一项也是专家水平。来一个小小的成果,就能暴发得全国震动。

    但这些知识,给杨夫人说,她也不懂,只能问道:“杨夫人需要我什么知识?”

    那时候的文化,只是局限于吟诗作赋、粗懂历史,大都是一些毫无实用价值的封建文化。杨夫人问道:“你能不能做一首诗给我听听?”

    不是说叶枫不会作诗,只是作诗只是一些死学问,叶枫不爱好这个,但是逼到这个份上,只能偷了,顺口把李白的《蜀道难》念了出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待叶枫抑扬顿挫地把唐朝李白的诗完整地念了出来,不但杨夫人吓着了,连司马相也吓着了,我那个妈呀,这是个什么人呀,简直是文学奇才呀!

    叶枫还有些不好意思,要是李白在世,非告我个侵犯知识产权不行。李大人呀,实在没有办法,是他们逼我盗版的呀!

    杨夫人听到这首诗,再也坐不住了,浑身火烧火燎的,这是个什么人呀,懂政治、会打仗,还是个文学奇才,我怎么就没有这么一个儿呀!随机静下心来一想,如果把这个叶枫收为干儿子,再把他拜为我儿子的老师,为我所用,岂不是一箭三雕。

    想到这,杨夫人对叶枫愈是笑容可掬,亲切地问道:“如果我把你认为干儿子,是否愿意?”

    要是别人,恨不能早就跪下,接着叫一声:“妈——”可是叶枫不行,他早知道西晋王朝的结局,只能推辞道:“这么大的事,需要我和弟兄几人

    商量一下。再说,我们还要面见皇上述职,待述职完了,能不能再做决定?”

    旁边的司马相忍不住了,瞪了叶枫一眼,又用手拉了他一下,意思是说,你这个傻瓜呀,简直不知天高地厚,我想做杨皇后的干儿子,可是人家不稀罕我呀!我带你来干什么的,是来拉关系的。碰到这种好事,你居然……呜呀呀呀,气死我呀!

    拜见完了杨皇后,叶枫只好随着司马相到了旅馆里。原来的旅馆冷冷清清,自从叶枫见了杨夫人,旅馆可乱了套啦!

    首先是司马相坐不住了,原来带着叶枫,只想着他是个陪衬,借着他来抬高自己。谁想到,现在自己倒成了陪衬了,以后叶枫要是发达了,能忘了自己这个梯子吗?

    所以这事,根本就不和钱迷蚩商量了,给叶枫四人调了房间,还提高了伙食费。那真是好肉尽吃,好酒尽喝,还有零花钱,京城好玩的地方,随便逛随便玩,自有司马相报销。

    再就是,杨夫人坐不住了,这么好的干儿子,要是丢了,上哪里找去。但是有些话不便直说,不能丢了架子,只能做做样子给叶枫示好,就看这个孩子懂事不懂事啦,叫下人给叶枫送来了一个大食盒。

    过去都是臣子想方设法巴结皇帝、夫人,哪有皇后给臣子送礼的道理。这下子旅馆受不了啦,这个叶枫是个什么人啊,有通天的本事啊!旅馆老板更是涎着脸上来说尽好话,精心伺候着,万一要是叶枫以后发达了,也好忘不了自己的小店。

    更坐不住的是弟兄四人,叶枫把白天的事儿给这几个人一说,大家就嚷嚷开了,议论个不停。

    钟馗对人间的事儿还是有些不理解,搔着头皮说:“这个事呀,就奇怪了?杨皇后给你送礼,还要拜你为太子的老师。啥意思呀?”

    苗春花也说:“我看啊,准是杨皇后嫌你礼轻,一下子给退了回来。大晋国这么些人才,为什么偏偏拜你为师?”

    李铁刚嘿嘿地笑,对叶枫说:“三哥呀,我看以后你要发达了。到时候,要饭要到你门上,可别忘了施舍一口呀!”

    王甲脑子还是有些问题,别人讨论大事,他却在旁边啃着一根猪肘子,弄得满嘴是油。

    叶枫对大家说:“这个太子司马衷是个傻子,当傻子的老师,不好干呀!再说,司马衷以后的老婆贾南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和他们这些傻的傻,疯的疯待在一起,弄不好也把我折磨毁了,实在是没法共事呀!看着是个香油饼,其实是个大陷阱。”

    李铁刚想了想,又说:“三哥呀,你说说我们能怎么办呢?也只有你才能改变这个现状,要是连你也改变不了,我们更白瞎了。你常给我们说,甭管成也好,不成也好,总得试一试,这是你说的,现在撂到你身上,反倒犹豫起来了。”

    别看

    李铁刚年轻,说话倒是挺有远见的,李铁刚的这番话,坚定了叶枫的想法,心里拿定了主意。

    叶枫问王甲:“四弟呀,我们谈了这么多,你到是发表一下意见啊!”

    王甲傻乎乎地说:“你们说得什么呀,我怎么一句话也没听懂!”

    看到王甲这个傻样子,叶枫有些自责,对着大家说道:“王甲现在这样,我是有责任的,原来总以为来到这里,病会不治而愈。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还没好,不能再拖了,要抓紧时间治好他的病。弄不好,他还有大用场哩!”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