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回 驱除孟婆汤
    钟馗说道:“是呀,这是晋朝首都,这么些大医馆,不信就治不好王甲的病。”

    苗春花也接着话巴说:“你们说哪个医馆好,我去请大夫。甭管花多少钱,自有那个司马相买单。”

    叶枫想道,王甲的病,可不是一般的医馆能治得了的,他这是喝了孟婆汤,只有非常之医才能治得了非常之病。

    议论完事后,叶枫把大家撵出屋去,单独把王甲叫到了一个屋里,插上了门,让他好好地躺着。自己盘腿而坐,两手合十,默默地念叨着:“师傅呀,王甲误喝孟婆汤,至今病还没有好,请师傅想想办法,一定要治好他的病。”

    不一会儿,脑袋嗡嗡作响,似乎师傅从远处而来,胳膊上也有些隐隐作痛,又过了一会儿,《大佛藏经》猛一下子从胳膊上蹦了出来,在叶枫的面前展开。第九重破孟婆汤开始显字了,汉字密码一个个地显示出来,叶枫在飞快地背诵着,熟悉着,演练着……

    他的手抚摸着叶枫的颈椎部分,开始清除他身上的毒气,只觉得一缕缕的真气从自己的丹田之处沁出,然后通过胳膊和手,云蒸霞蔚一般,进入了王甲的颈椎部位,又从颈椎迅速地向经络扩散。

    王甲开始不安了,浑身哆嗦着,身上开始泌出黄色的液体。

    叶枫继续给他施加真气,变换了位置,再从头部清理。疼得王甲的头一个劲地晃动着,但是叶枫死死地抱着他的头,往他的头里灌输着真气。

    痛得王甲大叫一声:“啊——”昏死了过去。

    他身上还是泌出黄色的液体。

    看他昏了过去,叶枫对他还是毫不手软,顺着头往下捋顺着,进入了他的脊椎,又从脊椎进入了他的尾骨。

    王甲“噗噜噜”放了一串臭屁,屁股眼里蹿出了一泡稀屎,顿时奇臭无比,薰得人几乎受不了。

    但是叶枫忍着恶臭,屏住呼吸,把手法挪到了前面,又在王甲的肠胃灌输着真气。

    王甲的肚子一阵咕噜噜乱响,似乎无数小虫在肠胃中蠕动,王甲的前面又尿了,一股子骚味薰得人相当不好受。

    叶枫浑身出了一身大汗,虚脱得不行,再加上混合上王甲的屎臭,尿骚,一阵阵恶心,顿时肠胃翻动,把握不住,头一低,肚中所有的食物呕吐出来,亮开了菜谱。叶枫只能挣扎着下床,开了屋门,对大家说:“进来吧!”

    大家哪里能走远,一个个正在门口等着哩,看到门开了,一拥而进。苗春花一边捂着鼻子,一边用胳膊架起叶枫:“叶大哥啊,这么臭,我扶你沐浴去。”

    叶枫有气无力地哼哼:“我不要紧,快去看看王甲。”

    大家再看王甲,只见他在屎尿中泡着,把众弟兄们薰得,也是一个个快要晕倒。大家顾不得这些,只好憋住气,紧急施救,掐人中的,捏合谷的,好一会儿,王甲才

    吁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王甲醒来,瞧着一屋子的人问:“这是在哪里?”

    李铁刚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是谁?”

    王甲眨了眨眼睛说:“你是小李子李铁刚呀,扒了皮也认得你的骨头。”

    苗春花也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是谁?”

    王甲摇了摇头:“不认得。”

    钟馗也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是谁?”

    王甲想了一会儿:“不认得,又像是认得,好像有个打鬼的,叫钟馗,和你模样差不多。”

    叶枫叹了一口气:“这就对了。大家领着王甲洗洗澡,换身衣服。至于怎么回事,就劳烦小李子了,好好给他讲讲。”

    小李子答应一声:“好来三哥,你赶紧洗澡换衣裳去吧,这里有我了。”

    安排完了这些事,叶枫只觉得身心疲惫,一点儿精神也没有,赶紧办自己的私事去了。

    第二天,叶枫早早醒来,没想到,王甲早就等在身边了。叶枫看到他眼睛明亮,炯炯有神,一身干净衣服,分外利索,早已不是先前那种昏昏沉沉、半疯不傻的模样。叶枫就要考考他,问道:“你叫什么,从哪里来?”

    王甲流利地说出了:“报告三哥,我叫王甲,冥鬼到我人间作乱,我跟着你叶枫闯荡冥界,跟冥王打官司,没想到,误喝了孟婆汤。多谢三哥,使用功力救我于昏傻之中,逼出了孟婆汤。五弟早已给我什么都说了……”

    叶枫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说:“不用谢我,你得多谢谢小李子,是他拉着你一路走来,没有他,也就没有你的今天。”

    “你们都是我的好哥好弟,要不怎么说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呢,不是亲兄弟,胜是亲兄弟,哪个对我也有再生之恩。”

    弟兄几个闯进屋来,正要给才恢复过来的王甲叙叙家常,不料司马相闯进屋来,喊着大家赶快走,因为早朝的时候要到了。

    众人也顾不得唠家常了,赶紧跟着司马相、钱迷蚩进宫去晋见武王司马炎。

    皇宫甚是气魄,高大巍峨,气势宏伟,不过说白了,也是青砖为壁,上面再配上木制房顶,那时候的木制结构,不过是檐牙高啄,勾心斗角,四面房檐上再配上各种奇鸟怪兽罢了。

    进了大殿,大殿为坐北朝南,按文在西,武在东,两边站满了文武百官,正中大殿龙椅上,坐着气宇轩昂的晋武帝司马炎。

    司马相和在朝的百官相比,连站的资格都没有呀。叶枫呢,更不用说了,就是小民一个。

    有小官报上述职官员所为何事:“有长城大将军司马相和龙虎关将军叶枫前来汇报怎样战胜乌桓国一事。”

    司马炎虽是大晋国的皇帝,但是长长的北方边境,引起了他大大的烦恼。东边是乌桓,再往西是鲜卑,鲜卑西边是匈奴,特别是大晋国和鲜卑作战,几乎是打一仗败一仗。而在与鲜卑东边的乌桓战争中,大晋国却胜了,这不能不吊起他大大的胃口,倒要听听仗是怎么打胜的。

    “司马相你说说,怎么打赢的?”司马炎不怒自威,要司马炎说个明白。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