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回 叶枫上任
    叶枫跪下,磕了个头:“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后,又提出一个小小的意见:“长城附近,有一个造地雷和手榴弹的兵工厂,是否可以迁到洛阳附近,扩大规模,也可以供应全国的军队。”

    百官们齐声赞成,于国运有益于自己无害的事,怎么能不支持呢!再说太师太傅头一次奏本,如果自己反对,那以后还不给自己小鞋穿。

    司马炎一听,这是个好事啊,当即准奏,并叫叶枫兼着总管。那时的总管,也就是现在的厂长职位。可是叶枫没有太多的时间,只能再给李铁刚加担子,叫他时常关注着兵工厂的生产。

    自此,叶枫和王甲、李铁刚暂时分开,为着大晋国的国事操劳。但是隔三岔五,弟兄们总要凑在一起,交流一番。至于钟馗和苗春花呢,当然还是跟着叶枫。

    叶枫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到宫内去上任。杨皇后早就听说了朝廷上的事,知道叶枫不但当上了太师太傅,而且自己的兄弟王甲还当上了新型骑兵部队的总队长,另一位兄弟还当上了新型大学的校长,这两项重任都牵涉到大晋国的国运,心里岂能不高兴。

    再见酷似大儿子的叶枫穿着一身新衣,那真是人在衣服马在鞍,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勃勃英气,举手投足更显得精明过人。杨皇后顿时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兴许,自己也好,大晋国也好,都得托这个叶枫的福啊!

    叶枫对着杨皇后深深一拜,杨皇后乐得脸上都开了花,亲自上前扶起了叶枫:“太师啊,快快请起,以后你我不必客气。我说得那个事,不知道考虑得怎么样了?”

    叶枫一听就是认干妈的事,经过这一番折腾,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松口,那真是不识时务了。叶枫再跪下,喊了一声:“如杨皇后不嫌弃,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妈。妈——”

    一声“妈”,喊得杨皇后的心里软软的酥酥的,赶紧应了一声:“哎——好儿子。”再上前,扶起叶枫,这时候,两人的身份又变了。

    叶枫紧紧地抓住了杨皇后的手,真像儿子紧紧地抓住了母亲,一生的庇佑全在母亲身上了。心里激动得怦怦乱跳,眼睛里几乎含着泪花。

    儿时母亲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拉扯大,自己笑了,母亲乐了,自己哭了,母亲悲了,母亲拉着自己的小手,把自己送上了社会。如今冥鬼入侵,母亲返回人间,又是在她的帮助下,自己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就连八百里地黄泉路遇险,都是母亲在帮着自己。

    原以为母亲的重任已经完成,没想到母亲的前世就在这里呀!

    叶枫真把杨皇后看作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杨皇后又把13岁的太子司马衷叫到了跟前,对他说:“这就是你的老师,太师太傅。”

    司马衷瞪着闪烁不定的眼睛,口齿不清傻乎乎地叫

    了声:“大师大负——”

    甭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弟弟,叶枫一步上前,紧紧地抓住了司马衷的手,对杨皇后说:“杨皇后,他就是我的亲弟弟,我一定拿他当亲弟弟一样爱护,当亲弟弟一样,教他学问。”

    “那好,你就快快搬进宫里住吧!”

    叶枫有些犹豫,对杨皇后说:“搬进宫来,有些困难,实不瞒杨皇后,我还有一个大哥,一个妹妹,时时都得我照顾,他们离了我不行。”

    “噢,还有这样的事,那你就把他们叫来,我看一看。”

    叶枫只得遵旨,把钟馗和苗春花带来后宫,面见杨皇后。杨皇后一见钟馗的样子,乐了,说道:“我看你这孩子,怎么和年画上打鬼的那个钟馗差不多啊?”

    有些事啊,叶枫也不好对杨皇后说得太明白了,只得说:“我这个大哥,就是天生这副样子,没有办法,都是爹妈给的吗。”

    “这有何难?”杨皇后说,“我封他一个官,就叫做看门官,专门在我后宫看门。还有一个好处,他这个样子,一般的邪祟不敢进来。”

    杨皇后这是开玩笑的话,她并不知道钟馗有什么打鬼的本事。

    叶枫赶紧摇着头说:“不可,后宫三千佳丽,我在这里住,算是你的儿子,要是他在这里住,进来一个外人,算是怎么回事呢?不就破坏了后宫的规矩吗?”

    杨皇后笑了:“后宫谁当家,我当家,这点儿小事,武帝不会过问的。还有,后宫里深宅大院,冤死鬼不少,正好缺个面貌凶点的,也好震住那些邪祟,要不,真让它们反了天啦!”

    既然杨皇后点了头,叶枫也不好再说什么。

    杨皇后又看了一眼苗春花,对叶枫说:“我看这闺女慈眉善目的,模样也俊俏,正要招人伺候太师呢,就叫她当你的贴身管家算啦!”

    杨皇后也真会安排,一下子说到叶枫的心坎里了,叶枫点了点头说:“恭敬不如从命,全凭干妈安排。”

    自此,叶枫三人搬进后宫,一心一意地辅导太子司马衷,希望能改变历史,让他做一个于国家于人民有用的人。

    很快,太子的婚事又排在了议事日程,太子找个什么老婆,这牵扯到大晋国的国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不能不使太多的大臣和皇亲国戚操心,各自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由于司马炎对鲜卑族的战争中,屡战屡败,有人就提出了叫贾充带兵去打一仗,他去了,准能胜。晋武帝司马炎在圣旨中对贾充说:“使权统方任,绥静西夏,则吾无西顾之念。而远近获安矣。”

    司马炎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贾充身上。

    贾充也是司马炎的恩人,他的顺利当上皇帝,也和贾充有关。

    司马炎的父亲司马昭在立谁为太子的事上一直很纠结,感悟上更倾向于小儿子司马攸,但是礼法上又应该立

    长子司马炎。病中的司马昭把司马攸的老丈人贾充叫来问这个事,看看贾充怎么说?

    但是贾充并没有偏袒自己的女婿,而是对司马昭说:“武帝宽厚仁爱,且又是长子,有君主之德,宜掌握社稷国家。”

    司马昭临死前,将晋王的位子传给司马炎,他拉着大儿子的手说:“知你者贾公闾也。”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