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回 太子的包办婚姻
    这句话很重要,司马昭明白地告诉儿子,你能得到这个王位都是贾充为你说了好话。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王位的司马炎听了这些话,自然会深切地感谢这位支持者。当上晋王后,他任命贾充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

    曹奂退位,坐上皇帝位的司马炎犒赏有功人员,拜贾充为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

    而拿到出征鲜卑圣旨的贾充却只有郁闷的份了:北方战事打了好几年,没有一次胜仗,自己就一定打赢吗。即使打得赢,放着京师的好日子不过,谁愿意去受苦呢?可是又没有办法,只好领旨谢恩。

    贾充硬来不行,只能先拖延不办,转眼贾充出征的日子近了,更是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卧不宁。荀勖跟贾充的关系不错,给贾充出主意说:“你是一国的重臣,而为圣旨所烦恼,真是可怜啊。只有和太子联姻,皇上才能留住你。”

    贾充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是没有联姻的机会,荀勖二话没说,揽下了这个活。

    不久宫中举行宴会,荀勖趁机提出太子的婚事,对晋武帝说:“贾充的女儿又有才气又贤惠,可以配为储宫。”

    司马炎并不傻,他对儿子的婚事早已有了主意,心里看中的却是卫瓘的女儿,并说:“卫瓘的女儿有五可,贾充的女儿有五不可。卫瓘的家族贤惠多子是为一可,皮肤白皙为二可,漂亮动人是三可,知书达礼为四可,勤劳做事为五可。贾充的女儿有五不可,一是家族不旺为一不可,皮肤黑为二不可,样貌丑为三不可,好嫉妒为四不可,好吃懒作为五不可。”

    司马炎作为一个男人,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仔细分析了这门亲事,无论从遗传基因还是从外貌品性上讲,都没有选择贾充女儿的道理。

    这也说明了司马炎对贾充的家族还是相当了解的。

    贾充虽然在朝堂上挺得起腰杆,但惧内却是出了名的。贾充的原配李氏出身名门,容貌也姣好,为贾充生了两个女儿,贾荃,贾濬,从遗传的角度上讲,这两个女儿的容貌也不会太差,其中贾荃还嫁给了齐王司马攸。

    但是好景不长,李氏受父亲的牵连被流放,贾充又娶了郭氏为妻。这个郭氏和李氏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是一个妒妇。因为妒忌,先后打死了两个儿子的乳母,这两个儿子因为没有乳母,也先后夭折。

    等到司马炎称帝,李氏遇赦而回,郭氏甚至不让李氏进门。贾充不得已,只能另给李氏买了一套宅子,可他连私下看李氏的胆子都没有。

    郭氏品质太坏,生出的孩子相貌也不佳,一个个又矮又黑。贾南风更是奇丑无比,这样的家族背景,明眼人都不会选择如此亲家,更何况晋武帝司马炎了。

    只是荀勖一个人说好话,说

    服力肯定不大。这时候,杨皇后站出来,也说了一番贾充女儿的好话。她想到自己的儿子傻,须找到一个厉害的媳妇管着他,自己总不能跟着儿子一辈子。

    叶枫身为太师太傅,既然受自己敬仰的干妈都这样说了,自己也不好反对。

    朝内文武百官一看太子的母亲,都认定了贾充的女儿,没有人愿意为傻太子司马衷而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司马炎也是一个惧内的人,只有默许的份儿。

    泰始八年(272年)春天,洛阳下了场大雪,预备向北方出动的军事计划因为这场大雪搁浅。荀勖送佛送到西,借机向司马炎说:“现仲春二月,天降瑞雪,实是吉兆,皇太子即择良日成婚。”

    晋武帝司马炎应允,下旨成婚,并令贾充官居原职,荀勖一手策划的整盘棋以完胜告终。

    原来选定的是贾充的小女儿贾午。可是贾午太不争气了,个子太小,连结婚礼服都撑不起来。众人灵机一动,哪个女儿不是嫁,贾午的姐姐贾南风比贾午的个子还高一点儿,虽然比司马衷大两岁,但年龄不是问题,于是,最丑的女儿贾南风成了西晋王朝的太子妃。

    母亲郭氏的遗传基因,一点不落地全被这个贾南风遗传了,成了西晋王朝的祸根。贾南风结婚的第二天,就惹了一场祸,差点儿没把叶枫气晕过去。

    这天,叶枫正在辅导司马衷学习,当然学习的内容不是四书五经那一套,而是颇有点儿现代味的语文、数学、物理。

    要不说,叶枫当这个太师并不容易,这个司马衷是个傻子,教了这一课,忘了那一课,学习了那一课,别的功课几乎忘光了,叶枫不得不付出比一般老师多的多的精力,来培养这个傻瓜太子。

    正在这时,新媳妇贾南风闯了进来。叶枫心里不高兴,这是学堂,你进来就是个学生,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叶枫训斥她说:“以后甭管谁进来,都得喊声报告。”

    贾南风鼻子一哼:“我是太子妃,你见了我,怎么不给我请安。”

    叶枫听了,心里更生气:“师徒如父子,我也算个长辈,怎么这样没大没小的。”

    贾南风哈哈一笑:“你才比我大几岁啊,最多大个三两岁,怎么成了师徒如父子了,最多叫你个小哥哥。你又不教我,凭什么认你师傅呀!”

    贾南风的这些话,真是哪句不受听她说哪句。

    叶枫也不想和她一般见识,毕竟是新娶的媳妇,日子长了,可能脾气就改了。叶枫不理她,贾南风可拿着书房不当生地方,随便翻起了司马衷的书,一看这些书,和自己学的不一样,顿时来了兴趣。

    特别是看到物理书,更是一门崭新的学问,立刻上了瘾,拿着课本,用课本碰了一下叶枫:

    “外,教书的。你说说,发动机的四行程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

    话,叶枫岂能容她。“我又不是你师傅,凭什么教你?”

    贾南风脾气也挺大:“我是太子妃,你不过是我的一个佣人,我叫你教就得教,不叫你教就得滚蛋!”

    “哈哈哈……”叶枫一阵狂笑,“想我叶枫,是吃粮食长大的,不是吓大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