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回 杨皇后的功与过
    贾南风的所作所为,杨皇后怎能不知道,想了想,说道:“她才是一个孩子,不是教育不过来。我掌管后宫以来,也算比较安定,太子妃才娶过来不久,休了她,怕是外人说闲话。”

    听着杨皇后反对,司马炎就有点儿生气,加重了语气说:“上房揭瓦也就忍了,可是她杀害了太子妾李氏,而且是一尸两命,总不能不管吧!”

    杨皇后还是宠着贾南风:“贾公闾有功于社稷,我们应当几辈子尊敬他。太子妃是他的女儿,有点儿忌妒心理是正常的,不能因为这些错误就得罪了贾家。”

    要说司马炎虽为万人之上的皇帝,但确实耳朵根子软,心里一直比较敬畏的杨皇后,既然这样说了,也就饶了贾南风这一次。

    司马炎经多识广,善动权谋,想到了司马衷9岁就立为太子,那时候,他的傻样子还没有充分暴露出来,随着年龄已大,越来越觉得司马衷不靠谱。

    有些大臣想劝武帝另立太子,但是不敢明说。有一天,在晋武帝举行宴会的时候,大臣卫瓘假装酒醉,倒在晋武帝的御座面前,用手抚摸着座位,嘴里含含糊糊地说:

    “这个座位太可惜了!”

    晋武帝马上懂得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假装听不懂,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准是喝醉了吧。”接着,吩咐侍从把卫瓘扶起来送走。

    司马炎就有废掉太子的想法,他于是找到皇后杨艳,商量这个事,并说出了想换司马衷的弟弟司马柬为太子。

    杨皇后的情伤很高,一般的母亲听见皇帝要废掉自己儿子的太子之位,不是动之以情,就是一个劲地夸奖自己的儿子有多么好。在司马炎这里,这两条都不好使,动之以情,司马炎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夸奖自己的儿子吧,这个孩子确实也没有出众的地方。

    皇后好半天才说:“太子之位,惯例是嫡长子继承。”

    这么一说,就彻底地把司马炎的嘴封住了。

    司马炎想到,自己的皇位也来之不易,要不是长子的话,比自己更为优秀的弟弟齐王司马攸可能就君临天下了。内心有过创伤的司马炎听见老婆的这句话,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要说杨艳聪明智慧的地方,还有不少。

    一统天下的司马炎觉得自己应该过好日子了,于是下令“博选良家以充后宫”,旨意下达的地方,各地官员都争先恐后地想送进宫一大批美貌的良家女子。但是司马炎也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选美比赛虽然是自己发起的,但是总评委和裁判是杨皇后。

    杨艳虽然嫉妒,不希望选美,但说了不算,也不好阻拦,所以巧妙地利用手中的权利,挑选的都是一般人,那些很漂亮的,根本留不下。

    司马炎就在杨艳的旁边,越看越不对劲,不对呀,怎么自己对上眼的

    ,一个也留不下。看中了一个卞藩的女子,长得太漂亮了,恨不能立刻就行宫中之事,但碍于皇帝的架子,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只好用扇子盖住脸,喊了一声:“这个卞氏女子太美了。”

    哪知杨皇后连看也不看卞氏一眼,而是提醒司马炎说:“这个姓卞的家里世世代代都不是贵族,这样的人配不上皇帝。”

    一句话,噎得司马炎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任由杨艳挑选了。

    杨皇后虽然聪明美丽,也有谋略保卫自己和儿子的地位,可叹自古帝王皆多情,不可能只钟爱她一个,能在人满为患的后宫中不被嫌弃,已经不错了。武帝沉迷于享乐,本来在全国范围内选美是为了享受,后来因为人数过多,直接成了负担,每天去谁的寝宫成了一件让司马炎很头疼的事情。

    杨皇后也很纠结,天天跟这么多女人分享一个丈夫,而自己跟儿子的地位也可能朝不保夕,天天这样忧愁哪能不得病,杨皇后到底病倒了,而且病得越来越重。

    杨皇后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皇后的位置,而是自己那并不聪慧的儿子。司马炎的儿子中,不是没有贤能的人,谁也不能确定司马炎还会不会有废掉太子的念头。谁来保护司马衷呢?母亲的天性让她必须在临死前为自己的儿子安排一座新的靠山。

    油尽灯枯的杨皇后盼来了与丈夫的最后告别,这时候,杨皇后不再是一个处处讲究礼法的皇后,而是像一个少女一样,躺在司马炎的身旁,无限不舍地看着这个男人,默默地流着泪,缓缓说出了自己的心愿:

    “我死后,陛下可以喜欢别人。叔叔杨骏家的女儿姿色、品性都很好,我把她推荐给陛下,以后让她代替我伺候您。”

    这些话,没有对夫妻往日的追忆,没有哭哭啼啼的哀求武帝保护司马衷的地位,却比任何话都有杀伤力。

    当初那个不允许卞氏进宫的小心眼的皇后,竟然说出这番话,绝对在司马炎意料之外。陪伴自己多年的枕边人,最后的心愿竟然处处为自己着想,武帝真是又愧疚又不舍,只是流泪,哭着暗暗点头。

    杨皇后还把太师太傅叫到了跟前,对叶枫说:“你是我的儿子,太子也是我的儿子,我死后,太子就托付给你了。”

    此话真是叫叶枫心里好不难受,按说司马衷的能力,以后不能做皇帝,他的能力绝不能治理分崩离析的大晋王朝。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杨皇后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她的话岂能不听。于是叶枫只能流着泪说:“皇后的话,我记下了,有我在,就一定保护着太子的地位。”

    杨艳死后,武帝真的立了杨艳的堂妹杨芷为皇后,虽然司马炎还是在宫中不断地寻欢作乐,可能碍于杨艳死前的托付,也可能因为这时候的杨芷只有18岁,正是美丽动人的

    年纪,武帝对她真是百般宠爱。

    事实证明杨艳没有选错人,她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自己的堂妹,毕竟两个杨皇后是一家人,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提供给儿子一个可靠的避风港。但是杨艳一生看走眼的次数可能只有一次,而这一次带来的恶果是她从来不曾想到的,这个错误就是为她心爱的儿子司马衷找了贾南风这个老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