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回 高平之战(四)
    秃发树机能仔细一想,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叶枫,好难对付啊!他想得这些招数,招招要我的命啊。事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

    车骨路略微想了想,说道:“如果大晋兵把我们长期困在高平,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要想主动的话,还得趁我们现在实力还行,略微休整一下,就出兵反击,杀出城去。只有出了城,才是我们骑兵的天下。还有,抓紧联系四外的军队,叫他们来救我们,里外夹击,才能破了大晋军队。”

    当晚鲜卑派了不少能战之士,想偷偷溜出城去,哪知大晋的兵马,早把高平城围紧了,见从里面出来人,开枪就打。只有几个幸运的,避开了西晋的哨兵,钻出重围,到外围去寻求援兵。

    经过白天的苦战,鲜卑兵个个累得像一摊泥一样,哪能夜晚出兵再战。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天明睁眼一看,了不得了,一晚上的工夫,大晋兵在城外已挖了一条深深的壕沟,宽有四米,深有三米,直上直下的,正好阻碍着骑兵的运动。

    事情已经这样了,鲜卑的战马是没法跃过了,干脆歇一天吧!又耽误了一天工夫,第三天早上起来一看,更不得了,壕沟已宽到了六米,深有四米,骑兵更是没法冲杀了。

    再耽误下去,怕是更加不利,秃发树机能只能硬着头皮,大干一场,冒死也要冲出重围,免得以后更加不利。

    叶枫早就给步兵布置好了各自的防区,王甲则率领着2万骑兵,算作机动部队,紧急救援。

    高平城南门大开,约有一万多骑兵,依次在南门外排开阵势。再有3000步兵,个个抱着一个大布包,包里像是土,似乎有填沟之意。

    叶枫微微一笑,对司马亮说:“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怎么这个秃发树机能还不改啊,这么些兵马凑在一起,不是等着挨炸吗!”于是对李铁刚说:“炮弹伺候。”

    李铁刚机警地答应一声,大声地发出命令:“炮团听令,每炮10发,放——”

    “哐哐哐哐……”243门迫击炮发出了炮弹出膛的声音,黑黑的炮弹一群群飞向了高平城下密集的骑兵、步兵队伍,白光闪闪,硝烟弥漫,钢铁的片片在撕咬着马与人的**,血肉与弹片横飞,哭声和叫声夹杂,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鲜卑兵经历着魔鬼般的考验。

    无数的士兵倒下了,再也见不着他们的爹娘,伤着的尖声嚎叫,刺激着活着士兵的灵魂。还有吓傻的,来回乱蹿,给混乱的战场造成更大的混乱,有的士兵来回寻找着,寻觅刚刚失去的胳膊。

    还有的耳朵给震聋了,大声地呼喊着:“怎么这么静啊,怎么这么静啊——”

    有些步兵终于冲到了壕沟跟前,把随身带着的黄土丢了下去,不多一会儿,迅速地填平了一些地方

    。鲜卑军官挥舞着战刀,大吼一声,带头冲了下去。后面又跟随了一些勇敢的士兵,只要是哪个士兵敢往后退,后面督战队上去就是一刀。

    步枪子弹和手榴弹一个劲地往下招呼,无数的鲜卑官兵又倒在了壕沟之内。

    鲜卑官兵要想爬上壕沟也不容易,直上直下的壕沟根本爬不上去,有的只能搭起了人墙,刚爬到上面,又被晋朝的大刀砍掉了脑袋,有的好不容易爬了上去,被乱枪打成了筛子。

    叶枫看着前面的激战,心里还有些纳闷,按说鲜卑兵突围,必须全力以赴,怎么只有一万多人呢!其他人哪里去了?

    正在犹疑之间,忽然哨兵来报,鲜卑兵的大队人马,正从北门冲出来,大有从那里突围的意思。叶枫一听,对司马亮和李铁刚说道:“我说呢,南门的人数不够呀,原来是声南击北之计,恐怕那里才是突围的主要方向。李铁刚你带领部分步兵好好在这里守着,我带迫击炮团和骑兵前去救急。”

    命令一下,王甲率领着骑兵在前,叶枫随后带领着迫击炮团紧紧跟随,绕着城墙,从西面向城北运动。

    王甲带领着骑兵像一阵风似地卷了过去,远远看到,不好,部分鲜卑步兵已填好了壕沟,有的鲜卑骑兵已冲过了西晋步兵的阻挡,从那里越过了壕沟。

    王甲大吼一声:“冲上去,绝不能放掉一个鲜卑兵。杀呀——”

    西晋骑兵人多势众,一下子就卷了过去,一层层的马墙阻塞住了少数鲜卑骑兵的道路。但是鲜卑骑兵个个英勇善战,宁死不退,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继续往上冲。

    双方的马队绞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拼命地厮杀着。

    迫击炮团虽然肩扛着迫击炮,慢是慢了点,但是也没慢多少。叶枫骑在马上,一边催促着炮团的官兵,大声呼喊着:“快,再快点,不能让鲜卑兵跑了。”一边悄悄地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

    他看到,北门外的鲜卑兵是越聚越多,其中有一队人,旗帜特别鲜亮,上百的精锐卫士,保护着几个贵族,紧紧地跟在前面冲杀的骑兵后面。不用说,这准是鲜卑族的头面人物,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看看距离差不多了,已有四五百米,已在迫击炮的火力杀伤范围之内。叶枫喊了一声:“停下,支炮,向着前面的鲜卑骑兵。射击——”

    迫击炮团训练有素,跑着的官兵把迫击炮底板往地上一放,炮筒子按上,炮手接着就瞄准,预测着方向、角度,一门门的迫击炮,炮口朝天,对着那些正在疾驰的鲜卑族骑兵。

    叶枫大喊一声:“每炮10发,放——”

    一片片的黑色炮弹瞬时飞上天空,就如排着队飞舞着的黑色老鸹,这一拨还在天上,另一拨又飞了上去。黑炮弹成群地落在了鲜卑骑兵群里,“轰轰轰轰……”白光闪闪,弹片飞舞,爆炸声连成一片,不多时,一簇簇的黑烟集合成一片强大的烟雾,向天空中快速升腾而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