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回 进军路上
    春天,祁连山中的雪还没化尽,河西走廊的这条道上,在一些沟沟坎坎坑坑洼洼的低凹处,经过风的雕饰雪早已积成了一方方雪块。倘若,气温回升得快,这些冰雪便会在几日内化尽。

    行走在寂静的山谷中,听着冰雪坍塌发出的訇然声响,一声挨着一声,转瞬间几公里的冰层便会坍塌殆尽,溅起已渗了水的雪块镶在河边的石崖上,惊起山中的鸟兽四处逃窜,让人看了心生怜惜。

    河西走廊北边还有三座山,分别是龙首山、合黎山、马鬃山,它这是嫌这个走廊太寂寞了,给它添一些险峻。

    河西走廊,一块狭长的开阔地,一直延伸到玉门关一带。在这两边高山中夹着这块狭长的天然平原,水草丰美,土地肥沃,自古以来便是西部的农业发达区域,为西北地区提供后勤物资保障的中枢地域。

    再往北看,就是著名的巴丹吉林沙漠。

    沙漠中虽然有绿州,但是更多的是沙漠。

    叶枫能感觉到,流沙如同一幅幅锦缎垂挂在沙坡上,鸣声四起,如丝竹,如钟馨,更如千万匹战马嘶鸣。其实,这声音又何尝不是古道上遗落的历史跫音?顺着风的方向张望沙漠深处,分明听到了那些隐匿其中的哭号与刀剑的金属撞击声,看到了负重穿越黄泉的无数前辈被黄沙搁伤的脚趾和对劲风吹疼的不屑。

    叶枫幼稚地认为,把荒芜的沙漠改造成绿州不是更好吗?再也不用那么不受人欢迎,让孤立的苍狼,在烈日或雪夜下仰天长啸;让高天飞鹰,掠过神的眼神和身影,图腾成一种精神和力量;留下一块烽台上的残砖断墙,一串响起的驼铃串串,足以把披着铁甲的英雄悲歌唱尽……

    有一瞬,叶枫忽而想起了班超,张骞,李广和苏武,想到了秦皇汉武,想起了煮酒的诗人,白色的,清冽的酒,黑色的长夜,忽闪的油灯,将军的马鞍,骑士的刀锋,坚城的城堞与残风中的鼓楼。对,似乎只有它们,才构成了大漠上本来应该有的血液和骨髓。

    又有一刻,叶枫仿佛听到了匆匆的脚步声,悠悠的战鼓号角声,幽怨的羌笛声依然飘飞回旋。好像看见,飞天飘舞的仙女,反弹一张琵琶,在历史的大漠上潇洒演绎一曲绚烂的浪漫。一串胡笳,一支长箫,拂动着古人沧桑的胡须,穿越时空,呼啸抖动至今。

    叶枫又仿佛看到了胡杨。

    胡杨树以各种不同的姿势和叶子,在与狂魔沙石的搏斗中,发出顽强的抗争。站立时如挺直的哨兵,倒下时如匍匐的英雄,裸露时如虬曲的利爪,枯死时如冲天的刀剑,夏天苍翠葱茏,秋天金黄耀眼,凄凉中含着悲壮,孤寂中写满感慨。

    在每一处寂寞冷落的沙丘上,在每一个忧伤的白骨中,呼啸与激荡着的,是渴望一个个生命的轮回。而原先肆

    虐的飞舞狂叫,则是向人类发出的抱怨,发泄的怒气,实施的惩罚。生就有死,死里孕育着生,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和鲜卑兵作战,一个是本身生存的问题,那就是在漫漫西片路上,不断地受到鲜卑兵的袭扰。在白天行军中,几十马战马奔驰而来,靠近二百来米远的地方,突然放箭,然后退走。过去大晋兵是没有办法,只有被动挨打。

    现在叶枫早就有了对付他们的良策,有兵车护道,敌人的箭矢飞来,早有兵车接着。从兵车里飞出来一串串密集的子弹,把倒霉的鲜卑兵射倒几个。鲜卑兵退走了,也退不素净,还要遭到迫击炮弹的追击。

    鲜卑兵搞了几次突袭,没有占到便宜,也就不再玩了。

    还有晚上宿营,对着铁桶一般围成一个圈的兵车,鲜卑兵搞夜袭也不大好使,待骑兵冲到了能射箭的距离,大晋官兵的子弹也就到了。箭射到了兵车上,什么作用也不起,反而被对方的子弹射到了不少。

    这样赔本的游戏也没法玩了。

    再就是粮草运输问题,叶枫也是派了精干的军队,往来运输粮草、物资,本身也配备了步枪和一定数量的迫击炮。哪个敢找死的敌人敢来抢劫粮草,同样是有来无回。

    下了乌鞘岭后,往西北走91公里,就到了武威。

    从情报来说,秃发树机能的老窝就在建在武威,可是现在看来,武威已经成了一座空城,不但一个人也看不到,整座城被一把大火烧成了空壳,好像一具僵尸体,在向苍天述说着自己的无奈。

    司马亮见了哈哈大笑:“这个秃发树机能啊,把老家都烧了,我们还指望在这里和他苦战一场呢!这个秃发树机能……无能啊!无能啊!我们大功告成,就可以得胜回朝了。”

    叶枫却不是这么认为:“这个秃发树机能没有找到,主力部队没灭,族人没见到,我们退兵?他们休养够了,重新犯我边关,我们还是被动挨打。吃饭吃饱,做事做了,只有灭了秃发树机能和他的军队,重新建立了我大晋政权,才算有个了结。如果这时候回朝,那算什么胜仗,事还没办完呢!”

    司马亮看着叶枫默然不语,好半天才说:“叶将军想要怎样?”

    叶枫回答:“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司马亮亏着只是个监军,指挥大权全在叶枫手里。他要是真是军事大权在握,这场战争的结局恐怕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从武威再走170公里就到了硖口关。

    硖口关坐落于山丹县城南35公里,位于两山之间,峡谷中乱石遍地,高低曲折,车马难行。峡口建有城堡,地势险要,扼东西交通。从汉代开始,历代王朝在此屯兵设防,军事地位十分显要,有“锁金川大地,扼甘凉咽喉”之称。

    过去这里曾负有军粮供给,军信传递,通邮通商的职能,军需和商贸往来十分繁华。因此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也是古时中原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更是汉长城的重要城障。

    硖口关塞满了鲜卑兵,看来鲜卑兵真要和叶枫在这里决一死战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