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回 再破硖口关(二)
    叶枫心里对司马亮的话却不以为然,司马亮不是后时代的人,不知道人命的可贵,能用火力解决的,为什么非要豁着人命上呢?可是话到嘴边,只能这样说了:“这是李将军爱兵如子呀,珍惜每一个士兵的生命。”

    司马亮也只好点着头说:“甭管怎么说,硖口是攻进去了。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见了秃发树机能,再和他算总帐!”

    关里面的枪声一阵紧,一阵松,喊杀声阵阵传来。枪声紧时,叶枫和司马亮都紧张到了极点,枪声松时,两人心里都暗暗高兴。

    正在这时候,一个传令兵来报:“李将军叫我来请叶帅过去?”

    听到这话,叶枫心里犹疑,问道:“莫不是关里面战事又不顺?”

    小兵回答道:“叶将军只叫我来请你,有些事他处理不了。”

    甭管怎么说,叶枫正要冲进去一看究竟,随即一声大喊:“随我来!”骑着马,率领着贴身卫队冲进关去。司马亮好歹也是个将军,也不能落个怕死鬼的名声,所以也是紧紧地跟随在叶枫后面,毫不犹豫地跟着冲去。

    关内的零星枪声到处响起,还有小股的敌人和我们的搜索部队撞在一起,不断的厮杀。快到了关外,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通往西北的关外,两山之间,大约有二十来万人,大部分是一些老百姓,被鲜卑兵裹挟在里面。

    李铁刚正率领着主力部队和这些人僵持在一起,是战,是退,连李铁刚也拿不定主意了,只好请叶帅过来商量。

    不用李铁刚汇报,叶枫早明白了他的意思,打吧,伤及老百姓,不打吧,秃发树机能则继续挟裹着老百姓往西北逃窜,后患无穷啊!

    怨不得他的老窝武威城没有一人啊,原来都被裹挟到这里来了。这里面,可能既有鲜卑人,也有汉人。

    叶枫清了清嗓子,朝对方喊道:“哪位是秃发树机能,我是叶枫,请站出来和我说话?”

    不一会儿,在众侍卫的保护之下,也从对面出来一位骑马大将。叶枫看他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魁梧,相貌奇特,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他大吼一声,声若洪钟:“来人是哪个,莫不是叶枫?”

    叶枫在马上朝他拱了拱手,和气地说道:“在下叶枫,早就佩服将军的威名。你我都是军人,应该刀枪相格,方显英雄本色,何必把一些老百姓也牵连在里面。这本身就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秃发树机能见了叶枫哈哈大笑:“还说是军人,既然是军人,就应该马上或地上刀枪相见,可你尽弄一此旁门左道干什么!不用刀枪,却使用了这些火器,我不用这些人墙挡着,怎么能抵挡住你的这些火器。”

    叶枫心中暗笑,不说你毫无科技知识,却用这些邪门歪理来掩饰你的无能。但话到嘴边,只能这样说了:“你我哪个也不是石

    头缝里蹦出来的,都是父母生父母养的,这些老百姓是你的衣食父母,难道说,你就用他们当你的人肉盾牌?炮火无情啊,一旦开炮,玉石俱焚!”

    话说到这里,鲜卑阵里被挟裹的老百姓发出一片哭声:“我们冤枉啊,大王手下留情啊!”“我们可都是你的顺民啊,没做过对不起大王的事啊!”“该交的牛羊我们都交了啊!”“放过我的孩子啊,他还小啊!”

    就连鲜卑兵心里也有怨气,这些老百姓里头,说不定就有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兄弟姐妹,不应该把他们也牵连上。牢骚声一时四起:“当兵的死在战场上,也就算了,不能连他们也带上。”“想当初,不是反抗大晋的暴政吗,可是现在,大王的作法还不如大晋。”“我死了不要紧,但愿留下我们的根。”

    众怒难犯,秃发树机能还要指望着这些士兵为他卖命,指望着这些老百姓供他吃穿,挟裹着他们实在是无奈之举。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看到叶枫长得并不魁梧,相貌也并没有什么奇特,冷兵器作战,还得讲究实力说话,于是对下面的老百姓压了压手。

    老百姓都害怕他,很快就没了声音。

    秃发树机能朝叶枫吼道:“叶将军啊,你敢不敢和我单独作战,如果你胜了我,我就把这些老百姓放走。”

    李铁刚小声对叶枫说:“千万别上他的当,他这是以他之长,击我之短。”

    司马亮更是在后面提醒说:“你是千军之魂,切切不可盲目出动,万一有失,我军心不稳啊!”

    叶枫想了想,如果没有这些老百姓在里面,自己完全用不着亲自动手。可是为了放走这些老百姓,也为了彻底消灭秃发树机能,只能铤而走险了。于是大声吼道:“秃发树机能,我愿意接受你的挑战,如果我胜了,希望你不要失言。”

    此话一出,吓得李铁刚脸色都变了,急忙拉了叶枫一把:“就是我出战,也用不着你应战啊!如果万一有失,我们咋办?”

    急得司马亮也在后面警告叶枫:“叶帅啊,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能上他的当呢?这个秃发树机能是个搏击高手,你怎么能打过他呢。你一败,三军军心不稳,我们大败无疑,你这是贻误三军啊!”

    听到了叶枫的应战,秃发树机能暗暗高兴,嘱咐旁边的军师车骨路:“待我杀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叶枫,你就指挥着部队冲杀,我们就能从大败转成大胜。”

    车骨路狰狞地一笑:“我看这个叶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绝不是你的对手。待你杀了他后,我就带领队伍从后面掩杀。”

    双方压住阵脚,然后战鼓敲响,一阵紧似一阵。

    叶枫骑一匹白马,持长刀,秃发树机能骑黑马,持一把长矛,向着叶枫冲杀过来。兵器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

    险,长刀对长矛,本身就不占优势。况且鲜卑人长年征战,习惯马术,更是占了腿的优势。

    再看二人,秃发树机能长得人高马大,面目凶悍,而叶枫则相对短小,一脸病容。

    晋军这边,人人都替叶枫捏着一把汗。

    而鲜卑那边,似乎又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鲜卑兵齐声为秃发树机能呐喊助威:“我王威武,杀了晋将。我王威武,杀了晋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