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回 再破硖口关(三)
    两将骑在马上,各舞刀枪,咬牙瞪眼,在蓄积着力量。

    秃发树机能杀心顿起,两腿一夹马肚,撒开缰绳,舞动长矛,向着叶枫快速冲来,恨不能一枪就把叶枫戳个透心凉,然后砍下首级,挑于矛下。80米,60米,50米,就在此时,忽然眼睛一花,怎么没道了,竟然看不清叶枫在哪里。

    不但他看不见道了,他的黑马也看不见道了,一时有些迷糊,原地打转。

    秃发树机能努力睁开眼睛再看,只看到十几个叶枫杀了过来,弄不清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只急得秃发树机能啊,舞动着长矛“呜呀呀——”怪叫。

    战马也没本事了,眼睛就和蒙上了一般,什么也看不清呀!

    战马正在慌乱之中,只觉得脖子一麻,黑头被人家的快刀砍了下来。马没了头,还蹦达了几下,随即一头攮在地上,玩完。

    虽说秃发树机能什么也看不清了,被死马掀了下来,但是平衡能力还是不错的,继续在舞动着长矛,嘴里“呜呀呀呀——”大叫,亏着他的长矛舞得好,才没有被叶枫圈回马来,再把头砍下。

    晋军大惊,停了几秒钟,然后一齐大叫:“叶帅威武,叶帅威武——”

    而鲜卑兵则是一片骇然,然后是秋后的蛤蟆——闭了气。怎么原来这么看好的大王,竟然打不过这个小小的晋国将军呢!

    而司马亮也没有看明白,问李铁刚:“这是咋回事,秃发树机能这么猛,怎么到了叶枫跟前,就成了盲人瞎马了呢?”

    李铁刚嘿嘿一笑:“这是遇到了鬼打墙和幻术。”

    司马亮这才明白过来,几乎一口气没上来,好半天才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你以为太师太傅是这么好当的。”

    司马亮接着对叶枫挑起了大拇指:“高,高,实在是高!”

    待秃发树机能的眼睛重新恢复视力,这才发现,他的心爱坐骑大黑马早已没了头,躺在地上还在一阵阵的颤抖。而自己的敌人叶枫,正骑在那匹大白马上,高举着长刀,似乎要一刀砍下自己的头。

    惊得自己呀,七魂丢了三魄,叶枫要是早下手,恐怕自己的头早已不在脖子上了。本来舞动长矛怪累的,大汗淋漓,这下子大汗都出不来了,一下子吓住了。

    其实叶枫要是想杀他,早把他的头砍下来了。可是又想到,他要是死了,鲜卑兵必然大乱,老百姓更加危险,还是要逼迫他放走老百姓,才是万全之策。

    这回轮到叶枫气壮如牛了,大声喝问:“秃发树机能,你说话究竟算话不算话?”

    秃发树机能这回是色厉内荏,话说出来,和蚊子哼哼似的:“谁说我说话不算话,说话不算话,还算是我秃发树机能吗!”

    “那好!”叶枫厉声喝道,“那就把老百姓全都放走,我们都是军人,两军放开阵势,刀枪相见

    。”

    到了这时,秃发树机能也没了办法,一是两军阵前早叫了号,自己已经败了,再不放人,丢了鲜卑的人又丢自己的脸。二是,自己在马下,战马已战死,叶枫在马上,举刀恨不能就要砍到自己头上。

    欲想和他再战,心劲没了,身上哪里还有力气。

    他只能对车骨路喊道:“军师啊,快快把军队和老百姓分开。叫他们走人,我们不管他们了。”

    车骨路这一阵子也是惊心动魄,刚才明明应该是秃发树机能绝对之绝对能赢,怎么突然杀到了叶枫跟前,整个人马就和傻了一样,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这是咋回事啊?!而这个叶枫竟然能把主子的马头一刀砍下,圈回马来,本可以再砍下主子的头。

    而他却在那里没有砍下这一刀。

    一切没能想明白,吓得他啊,浑身出了一身冷汗。这回儿听秃发树机能一喊,才恢复了正常思维,但是不得不提醒主子一句:“你可要想明白啊!军队和老百姓还是不要分开的好。”

    他也知道,军民原是鱼水关系,如果鱼一旦离了水,可是不好活啊!

    这边秃发树机能在叶枫的长刀下,日子可是不好熬,自己没了马,要是攻,两条腿哪能跑过四条腿,要是撤,两条腿还是跑不过四条腿。这边这么难受,车骨路却在那里磨磨唧唧,好不气人,气得秃发树机能大骂道:“tmd,叫你分开就赶紧分开,哪有这么多的废话!出了事自有本王承担,和你没有一点儿关系。”

    车骨路就是等着主子这句话,不但他,旁边人都听到了,也好到时有个见证。他这才指挥着军队和老百姓分开。

    老百姓一但没有拿刀的鲜卑兵挟持,立刻如鸟兽散,四处奔逃而去,也有爬山的,也有下漠的,荒不择路。不一会儿,场面显得清静多了,这边是大晋军队,那边是鲜卑军队,刀对刀,枪对枪,泾渭分明。

    叶枫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秃发树机能说:“好吧,各自回阵吧!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这样,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方显英雄本色。”

    秃发树机能低着头,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阵营,那可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恨不能地里有个缝,一头钻进去。而叶枫放开白马,一溜小跑,回到了阵中,得到了全军将士的热烈欢迎:“叶帅威武,叶帅威武——”

    待全军喊声渐稀,司马亮飞快地跳下马,一下子跑向了叶枫。他搂住了跳下马的功臣,疯狂地喊:“我说叶帅啊,你可吓死哥哥了。如此的悬事,以后可不要再玩了啊!”

    叶枫一脸的无奈,委屈地说:“司马监军啊,我也不想这样啊,可都是这个秃发树机能逼得啊!他用非常之法,我也不用常人之术。”

    李铁刚也下了马,飞快地到了叶枫的跟前,大喊大叫:“叶帅啊,你这一刷子,

    可大灭了鲜卑兵的威风,大长了我三军的志气啊!”

    在小弟面前,叶枫才可以骄傲一把:“那是噢,为帅者,不能激励三军,不能灭敌人士气,奈何要为帅也?!”

    李铁刚一激动,也是有些变态,对众将士一挥手。众将士也有些发狂,顿时扑上来,把叶枫高高地举起,一阵阵地抛上天空。

    众将士一齐振臂高呼:“晋军必胜,叶帅威武,晋军必胜,叶帅威武——”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