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回 再破硖口关(四)
    热闹了一阵,仗还没有打完呢!叶枫再骑上马,到了阵前,重新和鲜卑兵对阵。再看鲜卑阵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儿生气。被连日的追打,刚才主帅拙劣的表演,真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哪好意思再和大晋官兵开战啊!

    没有老百姓掺乎的鲜卑军队,仗也好打多了,大晋的炮兵团已经全部调到了前面,就等着主帅一声令下,立即全面开火。

    一向自以为是的秃发树机能,这时候也感到事情相当的严峻,硬打吧,打不过,跑吧,跑到什么地方才是个头啊!他和军师车骨路商量了一阵子,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这时候也不凶了,而是满脸和气一脸谄媚的样子,重新换了一匹马,在马上对叶枫拱了拱手说:

    “叶帅啊,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叶帅的手段,佩服!实在佩服!叶帅不但军队强硬,战略战术使用恰当,还有仁者之心。在这里,受愚兄一拜。”

    说着,在马上再次向叶枫拱了拱手。

    李铁刚小声骂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还不知道使什么坏心眼子呢!”

    叶枫作为主帅,还是大度一些好,在马上也向秃发树机能拱了拱手:“秃发将军啊,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必客套。”

    秃发树机能这才客气地对叶枫说道:“叶将军啊,大晋朝一向对我不薄,这回反晋,实在是我们不对,知错了。还望叶帅通融一下,我愿意献上我的儿子,来向大晋朝投降?”

    叶枫心话,你反晋是你的不对,为何要儿子替你顶罪。战争罪犯是你,无论如何要把你绳之于法才是正理。但话到嘴边,话却这样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知道错了,改正就好。不过,这个事忒大,我也不好决断,还是我把这个事上报朝廷再说。”

    两边压住阵脚,暂时休兵。叶枫回到营里和诸将商量此事。

    司令部的人都到齐了,马上商量这个事。叶枫对大家说:“刚才秃发树机能说的这个事,还是听听大家的意见,此事怎样处理为好?”

    王甲大声叫着说:“这个秃发树机能好狡猾啊,开仗这些年,杀我官兵无数,封疆大吏也有几员,实在打不过了,就想以假投降来糊弄我们。等上几年,待他羽翼丰满,卷土重来,我们又如何应对?再说他的老婆好几百,儿子好几千,弄一个来当作人质,还得管饭,这样赔本的买卖不是耍戏人吗!”

    司马亮名为监军,这时候也不矜持了,大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这样的关报,给朝廷提也不要提。这些年来,国家耗损军队粮草无数,打到最后,我们胜了,秃发树机能却跑了,还把他的一个儿子塞难武帝。武帝见了,还不得气死!”

    李铁刚替叶枫圆场说:“我想这是叶帅将计就计,等他们稍一麻痹,我们大军就乘

    胜进攻,一举将他们全部歼灭。”

    钟馗还是局限于冥界的那些鬼和事,对于大家的争论,只是用心听着,没有盲目发表意见。

    叶枫认真地听着大家的意见,点了点头说:“如果鲜卑兵能全部投降,鲜卑的这些老百姓能重新归顺我大晋,这不是好事吗,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但是首恶必办,像秃发树机能这些战犯,必须带回京城,交由皇帝处理,自己做的孽,必须自己买单。”

    自凡叶帅这样说了,和大家的心里谋而相合,所以大家也都点头同意。

    叶枫领着诸将又重新回到了阵前,叶枫对着秃发树机能一拱手,说道:“秃发将军,我已用飞鸽传书,快速回报朝廷,朝廷也来了回信,我就将朝廷的消息,好好地给你说一说。”

    秃发树机能在马上一拱手,对叶枫客气地说道:“叶帅请讲,我在这里洗耳恭听!”

    叶枫说道:“是这样的,原来秃发将军是有错误,侵我大晋领土,杀我大晋官民,但既然秃发将军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朝廷也不好过于追究。朝廷的意见,还是请秃发将军和几个主要幕僚,到京城陈述原因,求得皇上的宽恕。

    “为了表示秃发将军的诚意,至于军队,还是解散为好。鲜卑的百姓,还是和我大晋的百姓一样,朝廷自会好好安抚,只要安心过日子,就是好百姓。”

    先上来,秃发树机能听着还挺高兴,可是越听越不对劲,还要自己到京城陈述原因,陈述什么原因?恐怕连牢房也坐不成,脑袋就被人砍了。军队被解散,自己就成了无军之将,光杆司令一个,手里没了军队,谁还听自己的。

    还有老百姓归顺了大晋朝,谁再供自己吃穿,兵员从哪里来。

    车骨路眼珠子一转,也对秃发树机能说:“大王啊,万万不可,到时候脖子放在别人的刀下,他们愿意什么时候砍就什么时候砍了。”

    秃发树机能和车骨路本来都是玩弄权术,动心眼子的人,这些事儿怎么能看不出来。于是秃发树机能脸色一变,口气强硬起来:“我说叶帅啊,你说得这些事糊弄谁呀,糊弄三岁小孩子还可以,糊弄本大王,门也没有。你这明明是诱敌之计,把我们骗了去,然后来个斩草除根。”

    叶枫对他也毫不客气:“秃发将军,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的话,就要敢于承担是不是?为了鲜卑的这二十多万百姓,为了这些士兵的生命,到了这时候了,就想什么也不承担是不是?”

    此话说得秃发树机能脸上发红,心里发虚,说道:“我不是不想承担,只是晋朝的这些计谋太毒了,叫人无法忍受。”

    叶枫对他厉声喝道:“事情有因就有果,你不到京城面见晋帝,怎么知道事情有假。晋帝一高兴,恕了你的罪也说不定呢!退一步说,就是把牢

    底坐穿,但能换来鲜卑的繁荣昌盛那也值了。”

    叶枫的话铿锵有力,落地有声,就连鲜卑的官兵听了,也暗暗叫好。现在倒有些看不起这个秃发大王了,闹事的时候领着我们闹了,现在打不过人家,却又想夹着尾巴往后出溜,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大王呢!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