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回 大漠追凶(五)
    再说摩利牙好久没有战事了,正闲得浑身痒痒,接到了战斗任务,亲自挑选了二十来个鬼中之鬼,待到半夜三更,悄悄地下得山来。它们本来穿着黑色战袍,再加上天黑,那就更看不清它们的样子了,只有髅骷头露出两只眼睛,发出幽幽的蓝光。

    它们脚步轻轻,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响声,悄悄地避开了鲜卑的哨兵,往必鲁图沙峰上摸去。冥鬼的体力远高于人类的体力三倍以上,再说它们身子轻轻,在流动的沙地上能方便地快速移动。

    叶枫为什么作战要带着冥兵营呢,就是要使用它们特殊的本领。

    必鲁图沙峰相对于沟底,也就有五百来米,冥兵眼色极好,能避开哨兵,不声不响地摸到了山上。当初秃发树机能把这些战马赶到山上,没少费了劲,他也是想到,战马驻扎在山上比较安全,早晚要依靠着这座必鲁图沙峰和晋军决一死战。

    没想到,晋军里还有冥兵,一般的时候,冥兵根本不出动,所以秃发树机能也没有冥兵的任何信息。

    战马可是有夜眼啊,它们最先发现了不对劲,这是什么动物呀,像人,又不是人类,眼睛里还冒出幽幽的蓝光,就和天敌狼一样。对于狼,战马也害怕,认为自己天生不是狼的对手,对付狼,那就只有利用四条长腿逃跑。

    马王发出了嘶叫,惊恐地传出危险的信号,它在极力挣扎着束缚自己的缰绳。它一慌,别的马更慌了,马王都没招,我们这些马还有什么办法,只有跑了,也在极力的挣脱着束缚自己的缰绳。

    那些马夫,做梦也想不到,冥兵会摸上山来,还在一个个地打着响鼾,做着娶媳妇的美梦!

    冥兵扑上来,对着马夫的脖子,张开大嘴,龇开大牙,“喀嚓”一口,鲜血四溅,连肉带汤,吃个精光,冥兵只管敞开肚子,大吃二喝。叶枫早有命令,杀人偿命,灭敌有功,自凡敌人随便吃,何乐而不为呢?

    这么香这么甜啊,好久没有这么过过嘴瘾了。

    战马受不了啦,这么残忍呀,连喂我们的马夫都吃了,它还有什么不敢吃呢!还没等它们回过神来,冥鬼又照着战马下手了,又是咬断喉咙,鲜血四溅,然后大口吃肉,大口喝血。

    马王再也受不了啦,挣脱了缰绳,玩命地向着沙峰下跑去。马王一跑,战马们一块儿使劲,带倒了马桩,然后集体出逃,呼啦啦一片,跟着马王奔跑起来。

    冥鬼头摩利牙嘴里发出了尖锐的呼声:“呜呀呀呀……呜呀呀呀……”其它的冥鬼也跟着它一块儿呼喊:“鸣呀呀呀——呜呀呀呀——”就像驱赶羊群一般。

    马群更加惊恐,在没有人的控制下,它们还有什么本事,只能逃跑,逃跑,再逃跑。

    必鲁图沙峰上一乱,秃发树机能就发现了,一时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夜袭他们营地,莫非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也派兵袭击了我们的营地。骑兵要是没了马,那可是连步兵也不如呀!”

    车骨路想了想说:“不可能吧,我们都不好上,更何况这些大晋官兵,准是有了意外情况。甭管怎么说,控制马匹要紧,我们不能没有马。”

    于是,秃发树机能摸黑派出了军队,要去稳住这些马匹。

    可是被冥鬼驱赶的这些马匹不好控制呀,它们惊恐极了,后边就是追赶的冥鬼,还有的冥鬼像狼一样,窜进了马群的队伍,骑在了马身上。吓得这些马呀,更加玩命地奔跑起来,早已失去了理智。

    一群鲜卑兵迎头拦着马,还要想控制住马王。马王哪听他的呀,嘶叫一声,前蹄高高地扬起,然后落下,正好砸在拦它那个鲜卑兵身上,只听到“喀嚓”一声,这个兵被踏倒,立刻被踩断了四根肋条。

    马王四蹄落地,立刻继续狂奔,后面的马一看,马王都跑了,我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立刻跟着撒开四蹄,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拦路的鲜卑兵立刻被淹没在尘沙飞扬的马蹄下,没了动静。

    整个逃亡的马队,像是黑夜中一条活动着的长龙,向着西北方向席卷而去。长龙由近而远,声音由大而响,渐渐地没了动静。

    目睹着整个马队的消失,秃发树机能这个后悔呀,后悔没把马群带下沙山,和自己生活、战斗在一起。如今可怎么办呢?两条腿的人怎么也撵不上四条腿的马呀!

    他至死都没有弄明白,这些马群是怎么受惊的?

    再说王甲率领着一万精骑,又是配备了双马,还带着一个迫击炮营,信心满满地追击着秃发树机能的大部队。他知道叶枫必然前来接应,所以叫军士隔着一段距离就插上一面小红旗,好方便叶枫大军前来接应。

    就在队伍的前面,始终能看到鲜卑的大军,约有一万来人,在不慌不忙地向前走着。王甲命令队伍快速追赶,前面的鲜卑兵一看追兵来到,也疯狂逃命。虽然离着他们像是只有一步之遥,可就这一步之遥,王甲的大军就是追不上他们。

    王甲一看追不上了,慢慢走吧,前面鲜卑兵的队伍也慢了下来,慢慢吞吞地走着,就像是一块肥肉,引诱着王甲的队伍,就是追不上。

    就这样,王甲的大军时快时慢,可是鲜卑的队伍也时快时慢,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连续几天,王甲不禁焦急起来,这样追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时间一长,粮草、供水都是问题。于是牙一咬,心一横,下了狠心,命令部队四更起来,五更前饱餐一顿,做好一切准备,务必在明天追到鲜卑全军,必须把他们全部歼灭,就是实在歼灭不了的话,也要把他们击溃。

    五更已过,战马与骑手装备完毕,然后向着鲜卑的大军全力追击。看着还和以前一样,鲜卑大军还是一万来人的样子,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