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回 大漠追凶(六)
    茫茫的沙丘,就像是无边的海洋,也像是高峡深壑,永远走不到尽头。中午已过,眼看就追上了,但是子弹还是打不上他们。王甲愈加焦急起来,大声地喝道:“不吃饭了,全力追击,务必在天黑以前,追上鲜卑军队。”

    王甲大军继续全速前进,只累得战马口吐白沫,几乎跑不动了。王甲知道,胜败在此一举,作为军人,绝不能心慈手软,他继续大声地下着命令:“继续全速前进,就是把马累死,也要追到鲜卑军。”

    一路上,有的战马跑着跑着就倒毙了,两眼上翻,四条腿在沙漠上不停地抽搐。骑手换上另一匹马,继续催动坐骑,不断地向着敌人狂奔。

    就在天快黑的时候,前面的战马突然停住了,王甲的战马也停住了。王甲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鲜卑的人呢?马呢?怎么一人一骑看不到了。不对,正前方像是站着一位黑色道袍的术士,手拿一个白色的拂尘,正在悠闲地等待着王甲。

    仅仅是一位。

    那位道士对着王甲哈哈一笑,说道:“王将军别来无恙啊,请下来受死吧?”

    王甲心里迷惑,不禁问道:“你是谁?”

    那位道士哈哈一笑,说道:“你是快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秃发树机能的军师车骨路。准确地说,也就是分身之术的车骨路,没想到吧!”

    王甲听后大惊,又问道:“鲜卑大军呢,哪里去了?”

    车骨路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哪里有什么鲜卑大军,不过是我用幻术,制造的鲜卑大军罢了。王甲将军啊,你上当了。”

    王甲聚起精神,再仔细搜索,哪里还有鲜卑兵的半点儿影子。不过,对车骨路的话还是半信半疑:“那,就算你使用幻术,这里没有鲜卑军队。那鲜卑军队哪里去了?”

    “这个嘛,”车骨路眼珠子一转,嘿嘿笑着,“反正你是快死之人,告诉你一点儿消息也无妨。此刻,我鲜卑大军正在等待着另一支晋朝军队来到,他们和你的下场一样,也只有全军覆没。”

    王甲听完车骨路的一番话,心里大呼上当,怨不得自己的马队全速前进,就是追不上鲜卑大军呢,并且一路上连匹死马、死人也看不到,这不符合常理啊!原来是上了这个狗术士的当。

    可是王甲毕竟是大将啊,多年的磨练,心里再慌,表面上不能慌。他笑了笑,再对车骨路说:“听说你是个汉人,何必欺师灭祖,卖国求荣,为鲜卑国卖力。你如果投降我大晋,我必当重用,高官任做,骏马任骑。”

    车骨路嘿嘿一笑,眼珠子转了转,反劝王甲道:“大晋是个什么东西,你不是不知道吧!晋武帝荒淫无道,佳丽上万,为了晚上睡一个老婆,竟然羊车指道。还有那个晋惠帝司马衷,明明就是个傻子,你为傻子

    拼命效劳不觉得寒心吗?而那个太子妃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又黑又丑又矮,且内心歹毒,滥杀无辜,制造无数冤案。

    “就凭这样的皇帝,这样的太子,这样的太子妃,将来什么前途,恐怕你比我心里更清楚。这也叫士为知已者死,秃发大王待我不薄,我必当精忠报国,尽力辅佐。你也过来吧,咱俩也好做个伴儿……”

    王甲一听大怒,本来我劝他,怎么倒成了他劝我了,于是用刀一挥,大吼一声:“众将士听令,速速给我拿下这个妖道。”

    而车骨路却不慌不忙,大声喝道:“都死到临头了,谁拿谁还不一定呢。接招吧……你!”接着白色的拂尘一展。

    就见从那白色的拂尘里面,飞出了无数的黄沙,向着天空直射而去。黄沙很快在空中蔓延,而生出了更多的黄沙,霎时飞沙走石,沙尘暴来了。

    只见西面的天上,已灰蒙蒙一片压了过来,一边灰黄,一边湛蓝。灰挤过来,蓝退出去,一会儿,整个天地便被沙尘一口吞了。只有太阳在挣扎,一会被沙尘推走,一会又挤进来,在灰黄的天上,旋着一个忽强忽弱的亮点。

    突然,沙子腾空而起,漫天飞扬。西北风飕飕地呼啸着,仿佛妖魔鬼怪腾云驾雾而来,战马惊慌地奔跑着,士兵也慌乱了,不知道怎样驾驭着这些战马。王甲大声地呼喊着:“全体下马,躲避沙尘暴,保护好战马。”

    尽管王甲扯开嗓子大声呼喊,可是在强劲的沙尘暴里,他的声音显的是那么渺小。

    王甲也拉着战马蹲下了,然后趴在了战马旁边。西北风呜呜呜发出巨大的响声,天空越来越暗,几乎对面看不到人,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土腥味,使人不断地咳嗽。似雾非雾的黄土笼罩着一切,以更快的速度,往下落着黄土,滚着黄沙。

    本来就松动的沙岗这会儿移动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翻动的小土包包,从这里滚到那里,又从那里滚到这里……

    再说叶枫只带着一百多的贴身卫队,前来寻找王甲的大军,茫茫沙漠,荒凉戈壁,上哪里找去啊!如果大海里捞针,不但救不了王甲,恐怕自己的这一百多侍卫也要搭进去。更重要的自己是三军灵魂,灵魂有失,三军谁来带,秃发树机能谁去灭,贾南风谁去和她讨?

    叶枫远不是莽撞的主儿,带着一百多人的骑兵,登上了一个高高的沙岗,极力瞪起阴阳眼,向四处眺望。

    这里能俯瞰到沙峰四周相隔着几十公里的6个湖泊。它们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闪光,湖畔似有袅袅炊烟升起。令人不禁想起“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

    再极力望去。

    南面是坚硬的祁连雪山,皑皑白雪仿佛某种誓言,永久的矗立是为了等待诺言的实现。回过身来,就看见了动荡不安的沙漠,像是有千百头猛兽,匍伏在干燥的大地之上,时时怒吼,时时翻动身躯,狂浪的大风携带着亿万颗砂砾,鹰击箭啸,驰过沙漠和附近的几个蒙古包。

    再往地下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