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回 大漠追凶(七)
    这里的地下水丰沛,只需挖几米深,就有淡水了。这是巴丹吉林沙漠的神奇之处。沙漠之下可能隐藏着河网,水源来自500公里外的祁连山,或者是更遥远的青藏高原的冰雪消融渗入地下流入暗河。

    可是王甲大军,你到底在哪里啊,我怎么看不到你……叶枫的心里发出泣血的呼唤。

    叶枫只好坐在沙丘上,两手合十,闭目打坐。师傅啊,徒弟有难,难道你就看着不管吗?

    耳朵只觉得嗡嗡作响,似乎师傅从远处奔跑而来,并且胳膊上痒痒,疙瘩越鼓越大,突然,《大佛藏经》从胳膊上蹦了出来,第十一重地图显示了。这一重挺奇怪的,文字很少,主要是图示。

    各种沙丘,各种地形,它们的大小、高度,从地图上一一显示出来。叶枫飞快地转动着脑子,用快速记忆法,迅速地记着它们的名字,自己所处的位置。他在努力寻找着王甲的大军……

    寻找了一阵子,王甲大军还是杳无踪迹。

    师傅呀,王甲大军到底在哪里呀,请你帮帮我呀!

    师傅的大眼睛闭了闭,又睁开,阔口一张,震得叶枫的心里嗡嗡作响:“你的四弟中了迷幻之术,现在正在沙窝里,九死一生。待我再给你标个方位。”说完话,不再言语。

    叶枫再看《大佛藏经》的第十一重,已经出现了一道弯弯曲曲的红线,向着大漠腹地延伸。叶枫喊一声:“谢谢师傅!”再看师傅时,师傅早已没了踪影。

    叶枫已经等不及了,连夜下了命令:“众将士随着我,速速去救王甲大军。不找到他,我们不睡觉了。”

    叶枫冲在最前面,缰绳一松,两腿一夹,向着前方,凭着脑中记忆的方向,纵马驰去。后面的侍卫更是不敢怠慢,主帅都这样了,我们当小兵的,还讲什么条件吗?于是紧紧地跟在叶枫后面,尽力撵上。

    经过一夜的行军,只累得战马大汗淋漓,天明时分,叶枫感觉到像是到了地方,于是提住了马缰绳,轻轻地呼唤着座下战马,“吁——停下,停下。”

    坐骑呼呼地喘着粗气,又在原地转了两圈,才渐渐地停下,平稳住呼吸。

    叶枫的躯体与黑夜融为一体,只等着黎明的到来。如果时间静止在某个时空里,等待就变得格外漫长。

    一抹云彩不知受了谁的指派,事先静候在东方的天空里,敷陈着朝阳东升的气氛,一切变得祥和,一切变得灿烂起来。彩云逐渐变得由黑到黄,由黄到红,骄阳终于露出红红的日轮,一笑一颦,一颦一跃,在长达十分钟苦苦的挣扎中完成了最终地跳跃,如一轮红红的磨盘最终挂在了东方中。

    彩霞也随之发生着自己的变化,像一抹鱼翅自东向西伸去,让沙漠的天空变得丰富多彩,耀眼异常。

    王甲大军呢,你在哪里?怎么看不到你的影子啊

    !

    沙面上显得很干净,这是沙尘暴肆虐过的迹象,有的像鱼鳞,有的像小山,有的像峡谷。可就是没有一点儿人的迹象,哪怕是一只手,一只枪露出来。

    叶枫心里又否定自己了,难道说,师傅在骗自己,难道说师傅看走了眼。他只能吼道:“扒一扒黄沙,看一看,有没有人的迹象。”

    百十来个侍卫一齐下马,用缰绳把马腿缚住,然后用手这里扒扒,那里挖挖。突然一个侍卫叫了起来:“这里有一个,死活不知?”

    众侍卫一齐向前,从沙漠里扒出来一个人,只见他满头满脸的黄沙,闻了闻鼻息,已经没有气息了。

    叶枫贴在他胸口上听了听,象似还有心跳,急得叶枫赶紧给他做心脏复苏按摩,并大声地呼喊着:“继续扒,看看有没有活的。有活的,就学着我的样子,给他做人工呼吸。”

    这些侍卫可不是一般人,都是十里挑一,百里挑一,挑选出来的,自然是心里十分灵透。听叶枫这么一说,立即赶紧扒人,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继续往外扒,连人带马,扒出来一片。

    救过来的这些士兵,只要活了能动的,立刻继续扒人,一批又一批的人被扒了出来。就连王甲也扒出来了,叶枫亲自对他施救,运用起自己的《大佛藏经》第四重医道,精心为他运气,恢复体力。

    好一会儿,王甲终于“吁——”地一声,醒了过来。他见了叶枫,头一句话就问:“我这是在阴间,还是在阳间。”

    叶枫对他说:“你这是在阳间,中了鲜卑术士的幻术,被沙尘暴埋在了这里。”

    王甲一声大叫,突然想起了怎么回事,翻身跪下,对叶枫说道:“请求叶帅处罚,都怨四弟无能,不但没能灭了秃发树机能的主力,还被使了幻术,致使一万精骑全部遇险。要不是三哥冒险来救,恐怕得全军覆没,四弟无能,四弟无能啊——”

    叶枫赶紧扶起了他,安排他躺下,对他温和地说:“不怨你,都怨鲜卑军太阴险毒辣了,他施了幻术,恐怕一般人很难识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望四弟快快好起来,还指望着你消灭秃发树机能大军呢!”

    王甲涕泪纵横,对叶枫哭着说:“甭管怎么说,责任在我。就算死罪逃过,活罪难逃,三哥如不责罚我,恐众将难服,还是请三哥处罚吧!”

    叶枫含泪道:“既然这样,你我虽是结拜兄弟,但一万精骑的损失确实忒大了,军法无情。这样吧,暂时免去你的骑兵总队长职务,不过,骑兵总队长职务暂时无人能替,你带罪暂时代理这个职务。如果干不好,老罪新罪一块儿处罚,如果干得好,可以免去罪身,官复原职。”

    王甲又跪下,对叶枫施了一礼说:“感谢叶帅不杀之恩,四弟领罪。”

    经过叶枫卫队,和恢复过来的王

    甲骑兵努力,被沙尘暴掩埋的一万精骑,终于活过来五六千人,战马也活过来差不多这个数。忙活了一天,累得叶枫七死八活,但心里还有一丝高兴,总算保留了骑兵精锐的一些血脉。

    他对王甲说道:“这就是劫数啊,劫数来到,谁也抗不过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