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回 大漠追凶(八)
    王甲还在为自己的重大失误,而心存阴影,提不起精神,他对叶枫说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的错,不会连累到大晋这一万骑兵。”

    叶枫点了点头:“你有错,我也有错,这也叫打了胜仗是大家的,打了败仗,我岂能逃避责任。好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休息一晚,明天开拔,秃发树机能还等着我们决战呢!”

    第二天天一亮,叶枫催动大军,顺着原路返回。要是别人的话,回去恐怕又得经受一番磨难,但是叶枫脑子装在《大佛藏经》呀,军事地图早已牢记心中,所以路上就和有神示似的,并没有费多大劲。

    就在快要接近必鲁图沙峰时,前面又发现了情况,怎么看着象似有几千匹马,向着自己奔腾而来,后面似乎还有鲜卑兵在追赶。这是怎么回事啊,连叶枫都犯了迷糊。

    甭管怎么样,送给自己的马匹岂能不要。叶枫对王甲下了命令:“看看能不能截住这些马,如果收了这些马,对我们就大有益处了。”

    “遵命!”王甲喊了一声,就指挥他的骑兵去了。

    不一会儿,叶枫看到了一种奇异、搞笑的景象,几千匹马放开四蹄狂奔,而驱赶它们的,正是冥兵头磨利牙和他的冥兵。而在后面追赶的,却是一些鲜卑兵,迈开小腿,在沙漠上狂奔,怎么跑也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显得十分搞笑。

    摩利牙眼尖,早就看到了正是叶枫率领着王甲大军前来,正好要在叶枫面前显摆一下,于是从一匹马上跳到另一匹马上,很快就跳到了马王身上。马上一见,这还了得,这个冥鬼怎么跳到我身上来了,于是连蹦带跳,就想把摩利牙甩于马下。

    这个摩利牙也不是吃素的,自凡当了冥兵头,就不是一般的道业。它的身子紧紧贴在马背上,瘦骨筋筋的手死死地拽住马耳朵,对着它耳朵吼道:“你这个马王,好好听话,再不听话,我就一口咬死你。”说着,对着马王的脖子,龇牙咧嘴,恨不能一口咬断马王的脖子。

    马王也害怕呀,到了这时候,它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好低头耷拉耳朵地任命,接受冥兵头的调遣。摩利牙趾高气昂地控制着马王,当然其余的马听马王的,使整个马群慢慢地放慢了速度,再加上王甲的大军也在前面排起了一道马墙,截住了马群的去向。

    马群渐渐地稳定下来了。

    摩利牙傲气十足地到了叶枫跟前,对叶枫一拱手说:“报告叶帅,我给你带来了几千匹鲜卑的战马,请你接收。”

    高兴得叶枫呀,夸奖着摩利牙说:“摩利牙将军,你真是我大晋的一员虎将啊!不对,比虎将还要厉害,是我大晋的一员鬼将啊!等仗完了,自然按照战功,给你记功、分赏奖品。”

    到了这时候,摩利牙也得谦虚着点儿,它对叶枫龇牙一笑

    ,说道:“记功、分奖,对我们无用。我只求叶帅什么时候开恩,让我们随便吃肉。”

    叶枫摇了摇头:“人间的规矩还得遵守,那就是杀人偿命,灭敌有功,该怎么着的,还得怎么着。”

    两军会合一处,真是人也多了,马也多了,令人怎么能不振奋。

    又走了一段路,看到了必鲁图沙峰就在眼前,就在沙峰下的一条高岗上,驻扎着司马亮、钟馗的大军,他们严格按照叶枫的命令,不和秃发树机能决战。而就在高岗下面,围了一圈秃发树机能的鲜卑兵,三三两两的,象似主动,却也没占着丝毫便宜。

    如今叶枫率王甲的大军一到,就把鲜卑军队夹在中间了。

    叶枫对王甲说:“王将军啊,现在的骑兵,能不能一战?”

    王甲大声地吼叫着:“将士们正憋着一肚子气呢,前番叫那个鲜卑术士骗了一次,差点儿全军覆没。如今之计,就是要报仇雪恨,方能发泄心中之忿,也才能为死难的将士和战马雪耻。”

    叶枫点了点头,对全体将士们吼道:“消灭鲜卑军队的决战机会,终于来到了。全体将士们,愿你们再接再厉,服从命令,勇往直前,定将这些没有战马的鲜卑骑兵消灭干净!”

    将士们骑在马上,举着步枪和马刀高呼:“叶帅威武,我军必胜。叶帅威武,我军必胜——”

    叶枫对王甲一扭头,低声说了声:“开始吧!”

    王甲骑在马上,早把队伍分成了前军,左军、右军,他大呼道:“前军随我冲击,左军向左,右军向右,迂回包围敌人。行动——”

    王甲骑在马上,控制着头马的速度,领着前军向敌人正面冲击。他的马速不是很快,是要等待着左右军完成包围后,再寻找战机,伺机破敌。叶枫和卫队就紧紧地跟在王甲的后面,他要看看王甲是怎样指挥骑兵,把鲜卑军队打垮的。再后面是迫击炮营。

    左右两军像两支铁流一样,迅速地向敌人的左右侧翼迂回包围过去。

    山岗上的司马亮一看叶枫率王甲大军来到,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于是命令防御的三千官兵全力反击,好配合王军大军的行动。

    王甲一边率领着前军中速前进,一边用眼睛观测着左右两军的动静,等待左右两军完成包围后,司马亮的军队从中心一打,自己再趁机冲击鲜卑军队。

    哪里开了口子,就从哪里杀进去,把鲜卑军冲乱,然后分割包围,各个歼灭。

    形势大好,看来司马亮已从沙岗上四面出击,左右两军也已经快完成包围,鲜卑兵已成了瓮中之鳖,马上就成了死棋一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空快速地涌来了成片成片的乌云,不一会儿塞满了天空。瞬间水雾压了下来,形成了一团一团的大雾,开始弥漫飞扬。雾也不是什么好雾,水珠里混满了黑气,

    翻滚着,奔腾着,使视线越降越低,眼睛也只能看到了四五米。

    战马和人都失去了前进的目标,冲击的队伍停了下来,迂回的队伍也停了下来,就连从山岗上反击的行动也只好停止。

    叶枫迅速地靠近了王甲,对他说:“这准是鲜卑术士又使用了巫术,看来鲜卑兵打不过我们了。要逃——”

    王甲请示道:“这可如何是好?”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