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回 地下奇观(六)
    这个冥鬼头看了看后面的冥鬼,唧唧咕咕一阵,它们互相商量着,达成了一致。这个冥鬼头对钟馗说道:“我看你们的队伍里也有这样的鬼,收它们是收,收我们也是收,不仿把我们也一块儿收了吧!跟着你们,从此不再提心吊胆。”

    钟馗又看了看叶枫,叶枫点了点头。钟馗上前一步,扶起了这个冥鬼头,说道:“好吧,我们的头答应了,就收了你们,和我们一块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钟馗这才介绍着这个冥鬼头和大家认识,当它和摩利牙相认时,摩利牙还不服气,因为自己吃了亏,差点儿被它吃掉。摩利牙气哼哼地问:“你叫什么?”

    同类相见,这个冥鬼头还有些得意:“我叫张利牙,你叫什么?”

    “我叫摩利牙,恨不能一口咬死你!”

    这个张利牙却很大度,对摩利牙的挑衅毫不生气,还对它一拱手说:“对不起了,多有得罪,还望你海涵,别和我一般见识……”

    听着两个冥鬼的对话,叶枫心里好笑:“一个摩利牙,一个张利牙,正好凑一对。时间长了,相信它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

    叶枫又问张利牙:“你在这洞穴中待的时间长了,知道不知道哪里有出去的道儿?”

    张利牙摇了摇头:“虽然我在这洞穴中待的时间久了,但确实不记得哪里是出去的道了。我们只想着在这洞穴中度过余生,谁也没想着再出去,因为人间容不得我们啊!”

    既然它不知道出去的道儿,叶枫也不好强求,只好率领着队伍顺着原来的道路继续前行。

    远远的听到一阵笛声,那笛声如泣如诉,一会儿高亢一会儿低吟,甚是动人。

    在这寂寥的深穴大洞中,哪里会有人吹笛子,叶枫觉得心里一阵阵胆寒,对大家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务必小心。

    又走了一会儿,在火把的照耀下,叶枫看到前面石头上坐着一个几乎露着半个妈咪的姑娘在悠闲地吹着笛子。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短短的白色时髦小褂,下身是绿色的百褶裙,白白的胳膊和大腿裸露着,赤着双脚。

    她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黛眉大眼中眉心画了一条蛇,真是三分是人,七分像妖。

    可怕的是,她的身边围满了几千条毒蛇,有银环蛇、眼镜王蛇、舟山眼镜蛇、原矛头蝮、白唇竹叶青、白眉蝮、灰蓝扁尾海蛇、圆斑蝰、金环蛇和尖吻蝮。

    只要叫毒蛇咬上一口,恐怕命将绝矣。

    蛇族们一个个昂起了头,随着那笛声扭动了起来。姑娘的笛声高,蛇族们就一齐往上狠狠地昂头,姑娘的笛声低,蛇族们就往下低头,姑娘的笛声尖,蛇族们就一齐往火亮处偏,姑娘的笛声哑,蛇族们就一齐往阴处闪。

    由于动作整齐划一,那真是舞动出了一出人世间无与伦比的蛇舞。

    叶枫的人都

    看呆了,人间也好,冥间也罢,哪里见过如此美妙的舞蹈。叶枫却有些提心吊胆,如果人都麻痹了,如果蛇一旦发起突袭,这些人如何能以抵挡。叶枫再用透视眼仔细观看,这个姑娘哪里是什么好人,原来正是车骨路使用的幻术,把自己巧妙地打扮成了美女的模样。

    事情已经明了,叶枫心里暗暗向师傅求救:“师傅呀,这个秃发树机能的军师车骨路,又施展迷幻术,扮成美女,驱动毒蛇,妄想把我们全部咬死,还求师傅想想办法?”

    只听得耳朵中嗡嗡作响,头也轰隆隆地似师傅跑过,胳膊中的小疙瘩也在越鼓越大,最后大得竟然一下子蹦了出来。《大佛藏经》显现,第十六重的吹笛驭蛇开始显字了,一行行的汉字在蹦达,并有一支笛子在空中飘浮,师傅还顺手塞给了叶枫一包药粉。

    叶枫抓过笛子,执在嘴中,并学着吹笛的样子,把笛孔对准唇边,还把师傅给予的密码飞快地记忆在脑子里,一边记忆着一边吹奏。吹笛驭蛇的文学显现完了,然后迅速隐去,叶枫也把这些文字记住了,并经过数次演练。

    一技在手,还怕什么,叶枫也坐在了美女的对面,唱开了对台戏,离着美女不过有十多步远。

    王甲还不算糊涂,吓得瞪大了眼睛,提醒叶枫说:“叶帅小心,对面可是毒蛇!”

    叶枫就像没听到王甲的话一样,悠闲地吹起了笛子。没想到从来没有吹过笛子的叶枫,竟然一吹就笛声响亮,十分悦耳,比那美女的笛声也差不了多少。

    先上来,这些毒蛇听从美女的笛声,随着她的节奏舞动。叶枫和她对吹着,不一会儿,一些毒蛇竟也跟随了叶枫的节奏,随着叶枫的笛音舞动了起来。

    美女一边继续吹着竹笛,一边脸上现出惊骇的神情,她不敢停下笛声,如果一旦停下来,真怕那些蛇族们一拥而上,在她身上咬出几十个窟窿,那可真就死于百条毒蛇之口了。

    她一边用力地吹着竹笛,一边站起来向那些毒蛇摆出种种舞姿。那种娇势,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理解。

    叶枫也不能坐着吹了,也站起来用力地吹着竹笛,并用竹笛化成了语言,对车骨路提出斥责:“你这个车骨路,还扮成美女,驱动毒蛇来害我们。有什么招你就使吧,我接招就是。”

    没想到,车骨路也破译出叶枫的笛语,脸上现出害怕之色,用笛音回复道:“你这个叶枫,不要赶尽杀绝好不好。你把我们已经逼入绝境,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你也追到这里。劝你不要再追了,再追下去,你命休矣!”

    叶枫用笛音警告他:“你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缴械投降,继续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那位美女听到了叶枫的强硬,也并不用嘴回答,而是用笛声和舞蹈来表示自己的语言,更加激烈地晃动着自己的躯体。这种形体语言,也是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理解。叶枫理解了,用笛声大声地回道:“我就是要和你比试一下驭蛇的本领,胜者为蛇头,败者进蛇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