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回 麦比乌斯桥(二)
    叶枫借着火把的光亮看到,前面的木桥还算平坦,可是走着走着,道路出现了变化,木桥路面出现了倾斜,常言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往下倾斜的道路也甚是别扭,好在王甲及时提醒着大家:“实在不好走,就背过身来往下爬。”

    士兵们听了王甲的话,干脆背过身来和下山一样,抓着藤条往下爬,爬这一段也不容易,身子好像往下坠,悬着身子一样,一不小心,两腿就悬空了。吓得几个小胆的士兵大声喊叫,尽量地把身子贴在了桥面上,才没有坠下深谷。

    好不容易爬过了这一段,难题又来了,桥面几乎旋转了90度,这倒难不住这些士兵们,因为脚可以踩在栏杆上,手抓着着藤条,小心点就是了。过了这一段,道路似乎又平坦起来,可是好景不长,走了没有多长时间,木桥面又仰了起来,人得爬着上去。

    前面逃跑的鲜卑兵看来情况也不大妙,他们准是遇到了重大难题,就和下饺子一样,漆哩噗嗤的掉下不少人,只要掉下去,九条命也完了。

    爬过了这一段,更大的困难又来了,桥面成了悬着的,人得和荡吊杆一样,手抓着木板和藤条,非得一把一把地荡过去不可。

    要是在平时,吃饱喝足了,凭着手上的力气,似乎有荡过去的可能,可是现在不行,人困马乏,几乎都爬不动了,哪有力气再荡过去啊!好像是叶枫的这支队伍已经走到了绝路。

    “怎么办?”王甲问叶枫,要是王甲也没了办法,肯定是困难不小。

    公韧透过后面火把的光亮,看着这座奇怪的木桥,骂道:“这是座什么桥啊,怪怪的,从来没有见过。”他看到桥面是仰着看的,而桥底,却和正常桥一样,平平正正的,人从上面走,大概没有什么问题。叶枫说:“是不是可以从栏杆上翻过去,从桥底下走就好了。”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几个士兵就要从桥面的栏杆上翻到桥底下去。可是这里栏杆的外侧早就布好了荆棘、尖刀、毒药、痒药,目的就是不让通过。

    这几个士兵不小心触动了这些机关,有的皮肤被刺破,痒痒药入内,身子控制不住,一下子掉入了万丈深渊。有的皮肤被刺破了,血流不止,不一会儿,全身力竭,也掉入了深渊。看来,栏杆上根本就过不去。

    叶枫果断地制止住大家:“不许翻过去,翻过去就没命了——”

    前面的敌人越逃越远,虽然难题是相同的,但是敌人克服了困难,似乎逃了出去,而叶枫的队伍却被阻止在这里。

    “怎么办?”王甲还在催促着叶枫。

    本来善于攀爬的摩利牙和张利牙也没了话说,这时候它们的体力也耗费到了相当疲惫的程度,要是从桥下面荡过去,根本不可能了。

    叶枫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要是放掉了鲜卑兵,等于

    功亏一篑,可要想荡过这座桥,又有点儿太冒险。甭管怎么说,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冒险一试。

    叶枫从一个士兵手里接过绳子,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要带头往前面荡去。

    由于叶枫的队伍可能要逾越峡谷与城墙,所以有的士兵身上备有攀登绝壁的绳索,不过在这个大木桥下,大部分士兵都怂了,哪里还有勇气和力量来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叶枫凭着艺高人胆大,决心要第一个荡桥。

    钟馗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谁让自己的本事不济呢,只得拍了拍叶枫的膀子,鼓励说:“叶帅啊,一切小心!”

    王甲也没有再阻拦,凭着自己的能力,绝对是荡不过去这座桥的。他只能对叶枫拱了拱手:“三哥呀,恕小弟无能,只能甘拜下风。兄弟我等着你了……”

    连摩利牙和张利牙都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叶枫,做为手下将领,不能为主将分忧,这是最痛苦的事情。

    叶枫略微地稳定了一下情绪,提上了一口气,然后就用手指头抓着木板之间的藤条,悬着身子,一把一把地往前荡去。荡到了十多米,就拴上了一个铁钩,把绳索系个扣套在了铁钩上。又荡了十多米,再拴上一个铁钩,又把系扣的绳索套在了那个铁钩上。

    就这样,一段一段地往下荡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边传来了叶枫的呼喊声:“好了,过来吧——”

    大家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下,钟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就像累得没了劲儿似地说道:“叶帅,不亏为叶帅啊——”

    王甲也大声地叫道:“自从三哥领我们闯荡冥界,再进晋朝,一路上险关重重,哪一回不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三哥亲自出手。真是头就是头啊,哪一个也代替不了。”

    摩利牙和张利牙互相看了一眼,也自愧不如,佩服得伸出了大拇指。

    士兵们发出了一阵阵的喝彩声。

    头一个事办好了,下一步就好办了,顺着这个结好的“吊桥”,士兵用绳做好一个绳袋,坐在上面,绳袋上挂一个滑轮,从绳索上往那边滑去。到了挂钩的地方,稍微抓着藤条,再把滑轮绕过去就是,一直滑到了桥那边。

    这些人很快地就到了悬桥的那边,叶枫命令道:“抽掉绳子。”

    王甲还有些不理解:“抽掉了绳子,下一回过的时候怎么办?”

    “傻瓜!”叶枫说,“要是不抽掉绳子,那就是把活路留给他们了。”

    王甲这才想道,在这圆形的大木桥上,双方做着跑圈的游戏,前面或者后面,就是敌人了。

    最后的把铁钩和绳索一收,又把同样的难题留给了前面或者后面的敌人。

    悬桥过去好像是下山桥,好在士兵们都有经验了,也是手脚并用,爬着下去了。下山桥过去,桥面又好像翻转了90度,不过是和原来的方向正好反着,这也

    好办,士兵也过去了。再往下又是悬桥,不过路程较短,这一回有经验了,叶枫还是按照原来的样子,一路上布下铁钩和绳索,士兵们很快也过去了。

    再往前走,就是往上爬了,爬过了一段木桥,就在平坦的木桥上走了。

    叶枫突然觉得,怎么好像是回到了原点,就对王甲说:“王将军,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