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回 麦比乌斯桥(四)
    本来这些鲜卑士兵都认为自己死期已到,再也没有活的可能,忽听叶枫这么一说,顿时有小心眼的开始动摇了,不但能活命,还有一千两的黄金,这样的好事上哪里找去啊!

    凑巧,叶枫的队伍里也有投过来的俘虏兵,趁机扇动道:“我也是鲜卑人,叶帅对我们不错,有再生之恩。你们可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呀,再也不要给秃发卖命了。”

    俗话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秃发树机能的队伍里正巧有这个俘虏兵的兄弟,听到了此话,对着他要好的几个士兵歪了歪头,打了个招呼,然后从后面一刀把秃发树机能捅了个透心凉,就在秃发树机能即将歪倒的时候,又一刀割下了他的首级,拿在了手中。

    车骨路一看大吃一惊,惨叫一声:“我的王啊!”头脑一阵晕眩,手一放松,从大圆桥上坠落下去,瞬间粉身碎骨。

    此一仗获得全胜,但叶枫的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待接收了鲜卑兵的投降,取得了秃发树机能的首级后,叶枫对王甲说:“这么些人,几千多,难道就剩下这几个。”

    王甲点了点头:“是的,就剩下这几个,不是不想留,实在是老天不叫他们留。”

    叶枫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折寿呀,折寿呀,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是上有老的,下有小的,这么一去,不知又留下了多少孤儿寡母。唉呀,这就是可恶的战争呀,什么时候,战争才能不再有了……”

    王甲看到叶枫心里不痛快,劝道:“叶帅,不必自责,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他们要是逮住我们,那我们一个也活不了。况且,我们也没有杀过俘虏,只是这个大圆桥上,他们的运气不好啊!”

    钟馗也过来劝叶枫说:“叶师啊,你就别这么心软了,别忘了,这是在战场上啊!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作为元帅,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呢?”

    众人相劝,叶枫解开了心结,心里这才缓和下来。可是危局并没有结束,钟馗、王甲、摩利牙和张利牙,还有一些士兵们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钟馗问道:“叶帅呀,你刚才说的这是什么麦子桥,这个桥是怎么回事呀?我这时候还没有琢磨过来,你也给我好好地讲一讲?”

    叶枫这才给众将士把这个桥仔细地说了一遍,指着底下说:

    “这个桥叫做麦比乌斯大桥,你们看到了吗,自从咱们上了这个桥以后,这座桥扭曲了一圈,到了这个点上,实际上是到了桥下,也就是悬在了底下,再从这座桥上走了一圈,到了这个点上,又到了桥上面,也就是当初咱们上桥的地方,如此循环往复,永远没有穷尽。在军事上,如果了解了这个特点,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它,在桥的正面,而伏击了下面的敌人。”

    王甲是最聪明的,突然如醍

    醐灌顶,想通了这件事,说道:“是谁这么聪明,造得这座大桥。”

    而钟馗根本就没有听明白,而摩利牙和张利牙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甭说那些冥兵了。

    王甲对叶枫说:“叶帅啊,桥的事,想明白也好,想不明白也好,先别讨论这个事了。进来的小桥已经坍塌,咱们还悬在了这个大木桥上,还得想办法出去啊!”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众人不得不又静下心来,在考虑着怎样出去。这几个将领又来到了进桥的这个地方,发现了小木桥早已坍塌得没有了一点儿痕迹,从这个大木桥到那个山洞口有将近三十米的距离。

    就是这个三十米的距离,把这些刚刚胜利了的大晋官兵,犹如一盆凉水,浇得心里拔凉拔凉的。

    钟馗、王甲、摩利牙和张利牙虽然没有直接问,可那眼睛都在看着叶枫,其实眼睛就在问:“怎么办?”

    叶枫眯起眼睛,仔细朝那座小木桥上观望:原来绑着小木桥的有许多藤条,还都在山洞上悬着,那些藤条就像一根根蜘蛛网似的,轻轻地晃荡着。由于年代久远,上面落下了厚厚的尘土,早就分辨不清了原来的模样。

    叶枫对王甲说道:“我就从这些藤条上荡过去。”

    王甲瞪着犹疑的眼睛:“就是离这个大木桥最近的藤条,也有十多米远,这么高的距离,你是蹦不上去的。”

    叶枫笑了,说:“叠罗汉呀,叠罗汉不就把我送上去了。”

    王甲点了点头,叠罗汉是可能把叶帅送上去。可是,这么危险的事儿,怎么能让叶枫亲自冒险呢!王甲还是否定的摇了摇头:“不行啊,叶帅,这个事儿你不能上去!”

    钟馗也不同意:“你是三军首脑,怎么能冒这个险,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摩利牙和张利牙也是心里着急,可是着急归着急,它们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无能呢,这么远的距离,它们根本就蹦不过去。

    叶枫还是给他们做工作:“要是我不蹦上去,谁能行呢,还是给我推荐个能人?”

    这一问,他们都没了话说,哪里还有比叶枫更能的人。叶枫又对几个将领说:“不让我上,那你们说怎么办?”

    钟馗、王甲、摩利牙和张利牙面面相觑,要是有办法不早就说了。

    这时候,胜利的兴奋劲儿一过,疲乏又袭来了,士兵们都感到了又饿又渴又困又乏,再看看目前的困难处境,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没吃没喝,悬在空中,再过不了多久,光渴也渴死了。

    有的士兵不禁又发起了牢骚,怪话声不断地传来:“白白杀了那么多人,我们看来也是没有活路啊!”“早知道这个,还不如早死了算了,坐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要死就死个痛快,活活饿死,渴死算怎么回事啊!”“真是作孽啊,杀的人太多了,就在这里等死吧!”

    钟馗、王甲、摩利牙和张利牙也知道,要想越过这条悬沟,已是无兵可用。

    叶枫对王甲轻轻地说:“要不,我试试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