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回 与羊祜为伍
    城墙雄阔高大,高有五丈,厚四丈,上面城碟一米一个,中间有射箭的空隙,城门上还有二层阁楼。光城门就高二丈,宽一丈五,可同时进出两辆马车。冷兵器时代,这就是一座绝好的防御堡垒。

    整个城墙全是外包砖的,光这些城砖,得耗费多少木头才能烧成啊。

    听说太师太傅、宣威将军叶枫为钦差大臣,前来慰劳荆州军民,羊祜哪敢怠慢,亲自率领荆州文武官员、众百姓前来迎接。

    叶枫也是早早地下了车,疾步向前,远远就看到,羊祜有五十来岁,高大魁梧,特别是胡子眉毛,长得浓黑而非常的秀美。穿着也非常简朴,一身轻暖的皮裘,系着宽缓的衣带,不穿铠甲,随身的侍卫也不过十几个人。

    两人互相拱手施礼,羊祜说道:“小臣拜见太师太傅,宣威将军。”

    叶枫听到他这乡音,特别高兴,说道:“人生三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他乡遇故知。听羊祜将军口音,和我是同乡,请问羊将军,哪里人啊?”

    羊祜听到叶枫的口音,也知道是遇到了老乡,赶紧说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是泰山南城(今山东新泰)人,不知太师太傅是哪里人?”

    叶枫赶紧回道:“我是济南府人。”

    听说是老乡,两人拉起了手,一块儿前行,羊祜再次赞美着叶枫说:

    “太师太傅年轻有为,长城之战中,击败乌桓,听说,还和乌桓王砂立士建立了盟约,稳定了东北边境。前一阵子,又出兵击败了鲜卑大军,斩获了秃发树机能的首级,平定了鲜卑的叛乱。在朝廷中,亲自教诲太子,奠定了大晋的后世基业,太师太傅实为我大晋的股肱之臣啊!”

    叶枫听了连连摇头:“不要这样说,我这是托了皇上的洪福和众臣的支持呀!没有大家的支持,我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

    叶枫心想,这个晋朝和后世什么两样,也是官话连篇啊。不过,和羊祜初次接触,还是小心为妙。

    叶枫问道:“一路上,见到许多军士都在种地,这是怎么回事啊?”

    羊祜急忙答道:“是这么回事,陛下刚派我来的时候,军队的口粮都不够,一年的口粮也就只能吃一百天,这也是逼得我没有办法,所以才下令屯田。也就是把军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执行巡逻戍守任务,另一部分屯田种地,解决吃饭的问题。”

    “现在怎样了?”

    “可以这么说吧,现在的粮食积蓄,军队可以吃十年。”

    听到这里,叶枫心里不得不佩服羊祜将军,吃饭是大事,解决了队伍吃饭,说明了羊祜有大智慧啊!后世的现代战争,打的是后勤,冷兵器战争时期,粮草也是个大事情啊。

    走着路,谈完了晋军的情况,又谈起唱对台戏的吴国大将陆抗。

    “你认为,吴国的领军大

    将陆抗怎样?”

    羊祜略一沉思,马上说:“我认为陆抗这个人,是一个杰出的军事家。”

    能对对手这样评价,叶枫认为羊祜是个务实的人,叶枫再问:“陆抗怎么厉害?”

    羊祜说:“陆抗自从来到荆州后,立刻整顿军队,加强长江防务,并针对着我军,提出了十七条建议,提交给吴主孙皓请求实行。这十七条建议,我也看了,真是招招见血,针对着晋军来的。其中有一条是不要迷信长江天堑,要建立起强大的水军。

    “只是这个孙皓,是个糊涂皇帝,并不一定听从。我看这个陆抗啊,真是个人物,有他在,伐吴大事将要被他阻挡,我们要小心了。”

    叶枫听了暗暗点头,羊祜说话实在,没有对陆抗藐视看不起,也没有对陆抗过分胆怯,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叶枫刚在荆州住了几天,突然有信使来报,西陵出了大事。

    原来孙皓征召西陵都督步阐充实北征的大军,要他一块儿参加北征的行动。然而步阐世代居住在西陵,突然被召,自以为是因公事失职,而且害怕有人进了谗言。于是,占据西陵城投降晋国,派侄子步玑、步璿到洛阳去当人质。

    司马炎也不含糊,诏令任命步阐为都督西陵诸事、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兼任交州牧,封步阐为宜都公。

    孙皓一听大怒,这还了得,这不是戳我眼珠子吗,北伐还未开始,却已四分五裂,立刻派遣大都督陆抗讨伐步阐。

    步阐虽然占据西陵,但是要想独军抵抗陆抗的大军,简直就是拿着鸡蛋碰石头,于是紧急向晋王司马炎求救。

    司马炎立即派遣杨肇率三万大军到西陵支持步阐,羊祜任前线将军、叶枫为监军,统率五万步兵进攻江陵,巴东军徐胤率水军攻打建平(现湖北秭归)以作策应。

    西陵在哪里,也就是现在的湖北宜昌,就在襄阳的西南200公里。江陵在哪,也就在襄阳的正南250公里。

    叶枫紧急见了羊祜商量军情。叶枫对羊祜说:“圣旨都接到了吗?羊将军认为这样的谋略如何?”

    羊祜摇了摇头说:“主公的原意是好的,主要目的是救出步阐,派杨肇的三万大军直达西陵。而我们进攻江陵不过是佯攻,而派徐胤的水军直接攻打建平,更是策应了。”

    叶枫针锋相对:“如果我是陆抗,直接以主力直达西陵,晋军如何对付?”

    羊祜说:“还有我大军在后面策应呢,西边可以直援西陵,南下可以打击江陵。”

    叶枫继续摇着头:“甭客西陵也好,江陵也好,这两个地方都在江边离着长江不远。在这一段,东吴的水军占着上风,要想我们占据主动,必须巴东的水军先下来,占据着这一带的长江,我们才能纵横捭阖,游刃有余。”

    “能不能说具体一点?”

    “抓牛要抓牛鼻子,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救出步阐,支援西陵。不如巴东水军就到西陵一带,占据长江水域,我们两路大军直接进取西陵,先接手西陵再说。”

    “可是主公的正面支援西陵,侧面进攻江陵,水军沿途袭扰,也未必不是一步好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