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回 西陵之战(一)
    “可是羊将军啊,你想到没有,江陵城虽小,可是经营已久,未必好攻。巴东水帅虽然船大,但是路途遥远。如果吴军设上障碍,层层堵截,也未必能到了建平。远不如三军合兵一处,先救下西陵,再作计议。

    “还有一点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一带东西是长江,南北是汉水,既有利也有弊,利是可以凭借汉水运输粮草,弊端是一旦汉水被吴军利用,则对我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还请羊将军考虑好。”

    “至于运输粮草的事情,我自有妙计。”羊祜点着头说道。

    羊祜想到,叶枫的谋略未必不全般考虑,思维慎密,可是主公圣旨一下,不好违抗啊!只能说道:“太师太傅啊,我们做臣子的,只能听从命令,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叶枫也只是嘴里痛快,说说自己的意见罢了,司马炎的圣指大于天啊,怎能违抗。于是和羊祜将军立刻点起五万大军,向着江陵进发。

    这时候陆抗在干什么呢?他紧急下了一道命令,命令西陵城的军民动员,沿着西陵城,紧急构筑一道道的围墙,内可以用来围困步阐,外可以用来抵御晋兵。并且命令一道道地下,并派出督察官,每天汇报工程进展情况,就好像晋军已经来到了跟前似的。

    吴**民都感到非常疲劳,牢骚满腹。

    有些将领不服气,对陆抗说:“现在应乘三军的锐气不减,急速攻打步阐,等晋国的救兵到来,必定已克西陵,何必去做这些野战工事呢?使士兵、百姓的气力都耗尽了。”

    陆抗说:“西陵城所处的城防已是很稳固了,粮食又充足,况且所有守备防御的设施、器具,都是我早先西陵任职时所设置准备的,现在反过来攻打它,不可能很快取胜。晋兵到来而我们没有防备,内外受敌,靠什么来抵御?”

    诸将还是不服气,都想进攻一下西陵试试,陆抗执拗不过众将,就听任他们攻一攻。

    众将集中兵力进攻了一下西陵,果然西陵的城防固若金汤,东吴的军队没有占着一点儿便宜,反而损兵折将。于是众将不再想着速战速决的事,齐心协力修筑城外的野战工事。

    再说江陵战事,陆抗早就做好了晋军来进攻江陵城的准备,他看到江陵以北道路平坦开阔,担心晋国快速进军的话,几日之内就会来到江陵,所以叫江陵县守张咸早就在汉水上造坝阻断水流,目的就是想放水,淹了江陵城北的道路。

    由于在汉水上造坝,提高了水位,羊祜就想利用汉水运送粮草。他早早地把所有的粮草都装上了船,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故意叫士兵传言,说要破坏大坝,好通过步兵。

    陆抗听到这个消息,叫张咸抓紧破坏大坝,往西边放水。张咸不理解,问:“好不容易筑起了大坝,怎么说破坏就破坏呢

    ?”

    陆抗一笑,对张咸说道:“我筑大坝是干什么的,就是利用漫水来阻断晋兵的前进道路。这个羊祜还说什么要拆坝,要是拆了坝,汉水外漫,不是更增加了行军的难度吗?这其实就是欲盖弥彰,想利用汉水来运送粮草。他就是不说拆坝,我还想拆呢,他一说,我更要拆了。抓紧拆,放水——”

    汹涌的汉水放了出来,顿时汉水西面成了一片泽国,别说是车子了,连人步行都十分艰难。

    羊祜没有办法,道路不好走也得走啊,车辆不能通行了,就是人扛也得过去。于是大军卷起裤腿,赤着脚,扛着辎重,在泥水中艰难跋涉,白白耗费了许多人力和时间。

    情报官来报,羊祜的五万大军已经到了江陵城外,陆抗听后大喜。

    张咸心里诧异,问陆抗:“江陵是我荆州心腹,一旦被晋军攻克,必然举国震动,将军为何不担心反而高兴呢?”

    陆抗说:“江陵城池坚固,兵员充足,没有什么可担忧的。晋军虽然有五万大军,我料他短期之内,也攻不破江陵。就算他们侥幸占领了江陵,处在我们四面包围之中,粮草难以为继,怕是也不好坚守。

    “如果晋兵占据了西陵,那就不得了,那么多南山的夷人都会骚乱动摇,这样的话,祸患就不可估量了!当务之急,我还是率大军直赴西陵。”

    张咸还是不解,劝陆抗说:“就是进攻西陵的话,也是派一员偏将为好,大将军还是亲自坐镇荆州才是万全之策。”

    陆抗不听,亲自率领三万大军奔赴西陵。至于水路呢,命令公安都督孙遵沿着长江南岸抵御羊祜大军,水军都督留虑在秭归抵御徐胤的水军。

    再说杨肇的三万兵马到了西陵外围,好家伙,一看西陵城外,横着一条沟,竖着一条沟,不是沟,就是高墙,在阻挡着杨肇军队的行动。杨肇的军队主要是骑兵,碰到这些野战工事也是没了办法,只能一道沟一堵墙地进攻。

    可是要是这样进攻的话,毕竟效率太低了,白白耗费着军力和粮草。

    几天后出了这样一件事情,东吴的一个都督俞赞叛逃到了杨肇那里。

    陆抗军中连夜召开了军事会议,商量着这个事情,军官们议论纷纷,都在谴责着这个降将。陆抗想了想说:“俞赞是我军中的旧军官,十分了解我军的部署和虚实,我所担心的正是夷兵的防线,他们平时训练不够,作战不精。如果敌人进攻的话,必然要进攻夷兵防守的阵线。”

    于是,陆抗当夜调换了军事部署,夷兵的防线,都由精兵防守,而精兵的防线,换成了夷兵。

    第二天,杨肇果然攻打夷兵防守的地方。本来以为是个软柿子,可是对方的箭与石块像冰雹一样打来,把杨肇的兵马打死不少,晋兵一时有些发蒙。相持了一会儿,东吴的战鼓声突然擂起,从四面发起进攻,本来晋军多日进攻无果,士兵有些懈怠,这会儿见对方拼了命,有些晋兵拔腿就跑。

    个别的士兵一跑,使整个晋军防线松动,大军后撤。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