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回 水路大军(四)
    对于叶枫胳膊上又是起包,又是飞书,又是闭上眼睛嘴里嘟囔着,又是手里比划着,王睿看得是一头雾水,但是也不敢插嘴,害怕耽误了叶枫的法术。

    时间就是胜利,叶枫也顾不上再用道家法术了,急忙呼风唤火,大吼道:“天上神火,速速到来,烧掉纸兵,刻不容缓!”

    话刚说完,就见本来不算炽热的太阳,突然射出了万道金光,似乎是一团团火球下来,瞬间烧着了那些纸人。纸怕火,这是天道,那些纸人哪里受得了,纷纷燃烧,纸人一烧,温度更高,又烧着了更多的纸人,于是大火一片,纸人更多地燃烧起来,天空中红通通的一片。

    纸人再多,又有何用,统统被大火烧了个精光。

    不一会儿,吴军那边战鼓也不擂了,人也没了动静,就像秋后的蛤蟆——闭了气。

    王睿这才一身大汗下来,满头满脸的汗水,刚才由于太紧张了,汗都没敢下来。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拉住叶枫的手,有些哆嗦地说:“感谢太师太傅,我的大监军,要是没有你这一刷子,我水军完了。”

    叶枫刚才使乏了劲儿,这时候只觉得浑身疲软,没有一点点力气,有气无力地对王睿说:“你我还客气什么,我们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也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邪不压正。”

    王睿恢复了一下精神,伸了伸腰,对叶枫说:“他们的本事使完了,是不是该我们了。”

    叶枫点了一下头,答道:“对了,我们该进攻了!”

    刚刚说完了这句话,两军又生变局,只见天空刹那间阴沉,北风骤起,黑云越聚越厚,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冰雹。这已是二月天气,二八月乱穿衣,南方天气又热,有的士兵早已是单褂在身,猛然间冰雹缠身,哪里受得了,一个个冷得直打哆嗦。

    这还不算完,冰雹越下越大,有的竟然有鸡蛋大小,把士兵直接砸晕。众水军纷纷躲入船楼内,没有船楼的,直接躲入船舱。冰雹越下越大,不一会儿,有的船上已积下一尺多的冰雹。

    叶枫大惊,对王睿说道:“眼看着大雾和撒纸成兵不管事,这个妖道又来了冰雹,这个妖魔呀,好生了得!”

    王睿刚出了一身大汗,这下子又冻得够呛,裹着战袍,搂着双肩,上牙打下牙,哆嗦着说:“太师太傅快快想想办法,真要冻死我了。”

    亏着叶枫练过功,才没有被冻坏,可是看着士兵,心生可怜,别说打仗了,恨不能手指双脚都冻僵了,哪能挥舞刀枪。叶枫赶紧对王睿说:“赶紧下命令,多穿衣服,士兵轮换舱内点火取暖,要不,真要冻坏的。”

    王睿赶紧发下命令,士兵除了多加衣服外,轮流作战,一拨抵御吴兵,一拨下舱内烤火取暖。

    这阵吴兵战鼓又起,那些东吴兵,个个穿着厚厚的棉

    衣,挥舞着刀枪,向着吴兵进攻。晋兵就是想反攻,也是浑身哆嗦着,手脚不利索地奋力拼杀。有的冻得手脚不管事,直接被吴兵杀死在船里。

    王睿对叶枫说:“这些吴兵加了衣服,看来早有准备呀!如此作战,我们太被动了。”

    “这个妖道太厉害了,魔法冰雹,这是要冻死我们呀!”

    “只有指望太师太傅了,别人没有这个道业呀!”王睿几乎哀求着对叶枫说道。

    时不我待,我不出手谁出手,还能指望谁呢?可是此时,叶枫就是想破解妖术也没有这个本事呀,娘哭了抱给他娘,只能求救师傅了。于是叶枫再次呼唤师傅,师傅也不含糊,又赐给了叶枫的第十八重功力,那就是破解冰雹。

    冰雹属水,要想破水,还得指望火。叶枫顾不得做道场,右手一举,食指和中指利剑状向天一挥,大吼道:“天上神火,再助晋兵,高温炙烤,绝不客气!”

    此话一出,太阳似乎来了温度,明晃晃的如火炉一般,温度越来越高。冰雹虽冷,也怕烤呀,慢慢地开始融化、成水,流下甲板,汇入江河。叶枫仔细地观察着这些冰雹,看到融化后的冰块里,核心都有一些小毛毛,不是杨树毛,就是柳絮。

    叶枫捡起一个,放在手心里搓了搓,然后递给王睿:“王将军呀,你看看,这些冰雹原来是一个杨树毛或者柳絮,贼妖厉害呀,竟然能化毛成冰。”

    王睿冻得跳着,哆嗦着说:“贼妖厉害,你更厉害,他能化毛成冰,你能破冰成水。甭管怎么说,这一关又闯过去了。我那太师太傅,宣威将军,监军大人呀,没有你,真的不行啊!”

    王睿也挺会来事儿,一高兴,拍马屁把叶枫的官职全报了出来。

    这马屁拍的,叶枫的心里恣悠悠的,对王睿说道:“刚才都怨我,一高兴,说要进攻东吴,结果东吴接着变招了。这会儿,我们先不慌,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招儿?”

    王睿顺坡下驴,接着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看看东吴这个术士到底长得啥模样,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会儿,东吴那面突然有人大喊:“我们的茅山道士想见见晋国这个能人究竟是谁,竟然把我们的道术全破了,请出来一见。”

    叶枫和王睿相对一笑,真是你不想见我,我还想着见你呢,既然能人识能人,为何不相见。

    众侍卫闪开一条道,王睿和叶枫并肩向前。一个军官对着吴国旗舰喊道:“你们不是想见见我们主帅和监军吗?主师和监军来了——”

    对方旗舰上,众侍卫也闪开一条道,出来一个主帅,身穿铠甲,约模有四十来岁,不用说,就是主帅吴强了。吴强的旁边跟出来一位老人,身穿道袍,仙风道骨,精神矍铄,头发眉毛皆白,不用说,就是修练多年的茅山道士了。

    叶枫上前一步,深深施了一礼,对老人说道:“我是监军叶枫,深深佩服您的道术。请问尊姓大名?”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