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回 水路大军(七)
    等了一阵子,果然传来消息,张象的水军倒是没损一兵一卒,却全部投降了晋国舟师。孙皓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后根,心里拔凉拔凉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众文武大臣没有几个了,纷纷围拢在孙皓的身边,吴国司徒何值,建威将军孙宴早就不想打了,看到时机已到,两人使了一下眼色,何值对孙皓劝道:“陛下啊,如今晋国陆军已兵临城下,水军又直杀建业,再打下去,我东吴休矣!如果兵败,陛下受辱,臣下实在不忍啊!事实已经这样,不如早做打算?”

    孙宴接着说道:“如果现在求和谈判,晋公司马炎宽宏大量,必然能留得陛下性命,我王安矣,全军安矣,百姓安矣!如果城破之时再要和谈,怕是没有机会了。”

    话刚说完,大臣薛莹大骂道:“好你个贪生怕死之徒,你们投降,能求得富贵,可是陛下降晋,能带来富贵吗?我看未必。做人得讲究气节,尤其做臣下的,气节堪比泰山啊!”

    中书令胡冲也站出来说话:“不到最后关头,难以分出胜负,我还占有长江天险,建业坚城,凭借天险坚城,誓和晋军决一死战!”

    两派一争论,孙皓倒没了话说,是降是战,心里拿不定主意。

    就在此时,忽听外面大声报告:“好消息,好消息,陶睿大将军到——”

    孙皓一听喜出望外,扬着手仰天大叫道:“天不灭吴,天不灭吴啊!救兵来了——”

    原来孙皓听到广州郭马叛乱,特派大将军陶睿率领着二万精兵,到广州征伐。当陶睿行至武昌时,听到晋军大举进攻的消息,并没有去广州,而是领兵又返了回来,救援建业。

    这回孙皓没有坐在龙椅上,而是亲自率领着剩下的文武官员前去迎接。见到陶睿来到,亲自拉着他的手说:“爱卿来了,爱卿来救我了。”

    皇上这样对待自己,感动得陶睿鼻涕眼泪都下来了,赶紧给孙皓跪下,磕头说:“在下救驾来迟,致使晋国猖狂,陛下受难,心里不安哪!”

    两人手拉着手进了大殿,皇上孙皓坐在龙椅上,陶睿站好,再次拱手对孙皓说:“请陛下放心,待我休息片刻,就率领二万兵马,去迎战晋军。臣下就是肝脑涂地,马革裹尸,也在所不辞。”

    孙皓点着头,安抚陶睿说:“今吴国有难,有些人只知道逃命求生,不知道国家社稷的安危,我甚是生气。只有像将军这样,才称得起栋梁之才,国家的脊梁,现我将印信符节交与你,有调度全国兵马的权力,望你不要辜负我的重托!”

    印信、符节是什么?印信就是将军的官印,符节是调动兵马的一种信物,通常做成怪兽样,用金银铜等材料做成。如果拿着这一半,再和地方军队的官员对上另一半,就可以调动全军的兵马。

    受此殊荣,

    陶睿几乎要哭了,再次叩首谢恩:“全军由于长途跋涉,急行军,太累了,容我军休息一晚,稍微有点儿精神,明天一早,四更起床,五更造饭,即刻进攻晋军,务必不辜负皇上对我军的重托!”

    陶睿这支军队,耗费时日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建业,早累得不成样子,孙皓就是再着急,也是没有办法要求他们再战,只好让他们稍微休息一晚,明早再和晋军大战一场。

    这一休息来了事,士兵围坐在篝火旁,哪里能睡着觉,悄悄地传递着各种消息。“晋国的司马伷已到了建安城下,正在城北激战。”“王浑更是厉害,江东的许多重镇早已攻下,已经到了建安城的东面。”

    “还有更厉害的呢,王睿的水军铺天盖地来了,水面上全是他们的战船,估计已有十多万人。陆景、吴强多厉害呀,统统被王睿打败了,还有张象的一万水军,根本连战也没战,全部投降了。”

    “我们怎么办呢?能打过晋军吗?”“门也没有啊,你以为你是谁?”“打不过还打呀,那不是屎克郎钻进茅坑里——找死(屎)吗。”“我们长着腿是干吗的,不是跑的吗?把命丢在这里不值的,好不容易到了家,老婆孩子正等着呢。”

    ……

    第二天,陶睿四更起床,觉得不大对劲,身旁的副将一个也没有了。出了帐篷观看,那就更奇怪了,连巡逻放哨的都没了,各个帐篷里空空如也。这时候,一个老兵跑了过来,陶睿问他:“人呢,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老兵答道:“都跑光了,要不是主公答应我,给我五两银子,今天让我回家看看,我也早走了。”

    气得陶睿大骂:“贪生怕死,临阵逃脱,非男儿也。大丈夫应该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才是英雄。”

    老兵点拨他:“主公呀,那是在有希望的情况下,士兵才会英勇作战。可是你看看,今天如果开仗,还有一点胜利的希望吗?连傻瓜都看出来了,打仗就是必败无疑,死路一条。当兵的都看得明白,主公身经百战,想必心里更是清楚。”

    面对着空空的营盘,自己已成了无兵之将,陶睿真是欲哭无泪,无可奈何,只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天叫吴亡,不得不亡呀!”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五十两银子,递给这个老兵:“你赶快回家看看吧,也算对得起我。”

    陶睿想着怎么给吴主孙皓交待呢?实在无脸再见我主呀!可是无脸见他,为将的总得把印信符节交给他吧!可是怎么有脸交呢?正在为难之间,突见司徒何值,建威将军孙宴到营盘来查问出兵的事儿。

    陶睿一下子给他俩跪下了,乞求着说:“属下实在无能,昨天给陛下答应得那么好,谁想到一晚上,士兵竟跑了个精光,我怎么有脸再见陛下呀!这里先呈上印信符节

    ,再求二位大哥给我治罪?!”

    何值、孙宴面面相觑,也是没有想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吴军军心竟然涣散到如此程度。两人赶紧扶起陶睿,何值劝道:“此是天道,非是你我几人能抗拒了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东吴的政治、军事早已崩溃。事已至此,我看不如你随我们一块儿投了晋军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