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回 水路大军(八)
    陶睿心里又吃了一惊,本来还指望何值、孙宴给自己治罪,没想到他俩却早有降晋之心。陶睿连连摇头:“不可,不可,陛下待我不薄,我欲投晋,天理不容。陛下重托于我,二万精兵不战而散,已经很对不起我主了,哪能再投降晋军。”

    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何值、孙宴直接带了印信符节当作见面礼,去投了晋军王浑。

    再说,吴王孙皓正在等待着陶睿大军和晋军作战的胜利消息,一等没信,二等没音,忽听情报官送来消息:“报告大王,大事不好,陶睿的二万精兵,一晚上跑了个精光,陶睿没脸见陛下,也弃营而去。”

    孙皓一听,傻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好半天哭了,呜咽着说道:“没想到啊,实在没想到啊,这些兵呀,为了家为了国,总不能这样吧!还有这个陶睿,我对你不薄,总不能这样对我啊,就是走,怎么连个面也不见呀?”

    正在哭泣之间,又有情报官来报:“大事不好,陛下派何值、孙宴二人去监督陶睿出兵情况。陶睿出走,把印信符节直接留给了何值、孙宴二位,没想到,二人直接拿着印信符节,投了晋军王浑。”

    听到这些,孙皓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又过了一会儿,忽然哈哈大笑,仰天大叫:“司徒何值、建威将军孙宴,你二位也算朝廷重臣,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情来?愧对我也,愧对国家对你们的希望呀!”

    孙皓一时有些疯癫,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和个精神病人没什么两样。

    跟前还有几个大臣呀,他们总不能看着孙皓耍疯不管,光禄勋薛莹对孙皓劝道:“陛下啊,目前我建业万分危急,还请主公想想办法,目前还不是动感情的时候。”

    孙皓大骂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办法,真是靠山山倒,靠墙墙塌,你们这些大臣,平时俸禄不少,养尊处优惯了,怎么到了真事上,一点儿办法也想不出来了?”

    中书令胡冲说道:“陛下啊,以前的事儿就不要提了,政治清明,军事强大,经济发展,非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事儿。火烧眉毛顾眼前,怎样保住建业才是大事?”

    “我有什么办法,能有什么办法?陆景、吴强、张象的水军完了,原来的城防部队已快打光,来了个救急大军陶睿,又一晚上跑光。我又有什么办法……”孙皓又想耍疯。

    薛莹上前一步说:“陛下啊,臣有一计,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说来听听……”孙皓在绝望中,又像是看到了希望。

    薛莹把这个计策一说,孙皓连连点头:“此计甚好,此计甚好,只要能挑起他们内乱,我们胜矣!”

    此时正是咸宁六年三月十五日(280年5月1日),王睿、叶枫领着八万水军在建业的西北城下,上千条战船恨不能把江面

    都铺满了。船上水军磨刀嚯嚯,静目以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只等着命令已下,就向建业城发起最后的进攻。

    北面司马伷攻城正急,不时地传来士兵的喊杀声和战马的奔腾声。

    西南面王浑也是杀声连天,一片片的尘埃,席卷天空,天上布满着浓厚的鏖战阴霾。

    王睿对叶枫说:“叶监军啊,打不打,此时一打,建业真撑不住劲了。”

    叶枫不慌不忙,镇静地对王睿说:“王将军啊,且等一等,我们不是要的建业城玉石俱焚,我们要的是孙皓能带领全国臣民投降,保全吴国的这些城市。”

    正在此时,忽然有吴国使臣前来,并送来了投降书。书中说,吴王孙皓将率建业全城官民,前来降服。

    王睿看到此,终于松了一口气,对叶枫说道:“还是叶监军说得对啊,孙皓终于撑不住劲了,举城投降。”

    叶枫也笑了,点了点头:“这样最好,保全了建业,留住吴王。如果他投降,还能让他使所有的吴国城池,百姓,免于战争之祸。我们准备接收吴王吧!”

    两人正在商量着,如何洗个澡,换什么衣服,好迎接吴王的投降。突然,王浑那边来人说,叫王睿停止进攻,他们那边正在等待着吴王的谈判。

    王睿和叶枫正在犹疑间,突然接到司马伷的急信,他告诉王睿水军不要盲动,孙皓的玉玺都送来了,自己正要接收吴王孙皓的举国投诚。

    听到这些,叶枫笑了,对王睿说:“我说呢,事情哪能这么容易,原来吴王孙皓使了离奸计,一个闺女嫁三个主,好让我们互相争功,他好于中谋利。”

    王睿大骂道:“好你个孙皓,快死的人了,还这么不老实,这个小小的计策,糊弄谁呀,骗三岁小孩子还行。可是为今之计,我们该怎么办呢,还请叶将军拿个主意?”

    叶枫想了想说:“时不我待,还得实力说话,北面司马伷打得正急,王浑也在加紧进攻,但是只有我们地形最好,力量最强,我不出手谁出手,速速进攻建业,拿下城池,逼孙皓投降。”

    “要是司马伷、王浑问起此事来,我们如何应答?”

    “这还不好说吗,就说大风刮起,无法停船,我们索兴扬起风帆,直攻建业。”

    两人商量好,立刻下了军令,千船齐动,鼓起风帆,顺风顺水,向着建业城猛扑。建业城的西北守军一看晋军战鼓擂得震天响,似乎满江都是晋军的舟师,哪里还敢反抗,丢盔弃甲,偃旗息鼓,纷纷逃窜。

    孙皓一看再也没有办法了,只好仿效刘禅的做法,素车白马,光着脊梁反绑双手,嘴里衔着玉身后带着羊,把棺材装在车上,率领太子孙瑾等文武官员,开了城门,跪倒在王睿旗下投降。

    王睿亲自为孙皓解了绳索,扶他起来,安慰道:“两国交战,本是迫不得已。两国息战,国家幸矣!军民幸矣!子孙万代幸矣!”

    看到王睿挺好说话,孙皓也来了性情,问道:“吴强军中张术,非是一般人,而能战胜张术的,更不是一般人,到底是什么人战胜了张术,王将军是否能引来一见?”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