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回 可怜的杨皇后(二)
    最终还是主张祸灭三族的人占了上风,对待杨骏这样的落水狗,大多数人还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

    惠帝司马衷呢,半闭着眼睛,杀他姥爷,无动于衷,灭姥爷三族,麻木不仁,根本就没有独断乾坤的勇气。

    至于怎样处理太后杨芷,这就更不好说了,本来她是杨骏的女儿,篡改圣旨难脱干系,偏偏又射箭求援,谁叫贾皇后抓着把柄了呢?贾充说道:“皇太后贵为唇齿,怎么能做出这等事呢,竟然协同父亲一块儿谋反。”罪名给定下了。

    众大臣纷纷指责杨太后的不是。

    司马衷呆呆地听着大臣的议论,没有为这个姨娘说一句话。这是和他一块儿生活了近17年的姨娘,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为了太子的位子,给他说了无数次的好话,才有了司马衷今天的地位。

    叶枫的心里,受到了深深的震撼,不住地摇头叹息:帝王之家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吃到了人间最好的食物,穿到人间最好的衣服,受到了人间最好的教育,可他们的心里,对于亲情,竟然麻木到如此程度。

    别人不说好话,但叶枫不得不替杨太后圆场:“自从杨(艳)皇后病死后,杨(芷)当上皇后,无不兢兢业业,伺候好武帝皇上,又管理着太子起居,后宫被她治理得井井有条,才使大晋王朝有了这么些年的安定、幸福。

    “现在武帝刚走,太子刚刚即位,虽然杨骏篡权,皇后被胁迫犯了一些错误,但是就这么杀了太后,恐怕武帝在天之灵不安,也怕新帝日夜思念,为了大晋的长治久安,还是免了皇后的死罪吧!”

    司马衷这才想起来,杨皇后日夜袒护着他,就和对待亲儿子一样,就这样杀了,心里痛啊,不觉流出了两滴眼泪。

    大臣们见叶枫说得这么情真意切,皇帝也动了真情,开始有人帮着太后说好话。张华站出来说:“虽然杨太后有些错误,但念她这些年来为了武帝,为了惠帝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还是网开一面,暂且保留性命为好。”

    杜预也接着说:“看在武帝刚走的面上,看在辛勤照顾惠帝的份上,还是留她一命吧!”

    两人这样一说,贾南风不好再说什么,就免了皇后的死罪,降为平民。

    尽管如此,贾南风觉得还不解恨,既然杨芷不好下手,那么就从杨芷的母亲和她的全家下手吧。杨芷的母亲庞氏,作为杨骏的老婆,当然在灭掉的三族里面,现在杨芷已经不是太后了,杀一个前太后的母亲看谁还能再说话。

    行刑那天,杨骏家的三族几百口人,哭哭啼啼被押到了刑场,乌云密布,天空也为之暗淡。杨芷已经不是太后了,穿着老百姓的衣裳,披麻带孝,跟在队伍后面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

    这样的场面,叶枫本不想去,但被钟馗、李铁

    刚和苗春花拉着,也只好到刑场来看看,还有没有奇迹发生。

    李铁刚一路上虽然不敢大骂,嘴却一直没闲着,小声骂道:“这是tmd什么世道,一人犯法,三族被杀。这还是皇太后的家,要是一般老百姓,还不知道怎样哩!怨不得要推翻封建王朝,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乱啊,乱啊,我看乱得还轻。再有人造反,我一定率先响应,先杀皇帝小儿,再杀贾皇后,然后组织老百姓的政府,由老百姓当家作主。”

    杨芷原来贵为皇后,哪个大臣敢抬头见她,如今杨芷却在监斩官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苦苦哀求:“临斩官大人啊,饶了我娘吧!她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能活几天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大人开恩。”

    监斩官看了看后面趾高气昂,满脸讥诮之色的贾皇后,小声说道:“杨太后啊,不是小人不给你这个面子,实在是没有这个权利啊!”

    杨太后从小娇生惯养,18岁贵为皇后,哪里知道人间的冷暖险恶。这时候,她又把希望寄托到坐在旁边看热闹的儿媳妇贾皇后身边,乞求她说:

    “妾杨芷前来恳求皇后大人,希望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我伺候武帝一辈子的份上,看在抚育新皇上十多年的份上,看在我多次为你说好话的份上,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的母亲吧!”

    杨芷太天真了,以为自己叫妾,改变了称谓,愿意在贾南风面前做出卑下姿态,就能让铁石心肠的贾南风动了侧隐之心,从而饶了母亲一命。当初天真的杨太后,在司马炎要废掉太子妃的时候,曾是三番两次为贾南风说好话,为这个到处惹事生非的儿媳妇操碎了心。

    可是现在,贾南风却冷冷地说:“谁叫你们犯了王法呢!别看贵为国丈,国丈犯法,于民同罪啊!”

    杨芷再哀求,贾南风一句话也不说了,干脆嗑起瓜子,瓜子皮喷了杨芷一脸。

    气得叶枫牙根痒痒,这个儿媳,不算人哪!什么人伦,在贾南风眼里,最后的一层遮羞布也撕掉了。

    李铁刚则是破口大骂:“你这个浑蛋,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玩艺,我要杀了你……”再要骂出姓名,早被钟馗怕他惹祸,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巴。

    杨芷当年的一车好话,也换不来母亲的一条性命,只得哭干了自己的眼泪,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做了刀下之鬼。杨骏家三族几百口人,全被杀害,光脑袋就滚了一地,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光在母亲怀中吃奶的孩子就有好几个,他们似乎也预感到灾难来临,哇哇大哭,可在刽子手的眼里,哭又管什么用呢!照样从母亲怀中夺走,一刀毙命。

    人生悲惨莫过如此,人类互相惨杀,何况又是儿媳妇惨杀婆婆一家,这个婆婆又曾经对她那么好!

    对贾南风的所作所谓,叶枫只得这样悟道:真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当初贾南风15岁嫁入皇宫,就敢动手杀人,可见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如今她已经三十多岁,蛇蝎心肠怎么会改呢?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