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回 可怜的杨皇后(三)
    失去家族和太后头衔的杨芷早已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贾南风对她还不放过,又下令把之前伺候杨芷的人全都撤走,只留下杨芷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

    叶枫是阴阳眼,能隔皮看瓜,他看到杨太后待在屋里孤零零的,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头脑麻木,目光呆滞,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人伺候。从小被人伺候惯了,锅碗瓢盆没有摸过,别说做饭、理家这些杂事,就是宽衣解带,洗脸化妆,也得别人伺候,混到了如今这般状况,真是好不可怜。

    叶枫揣着熟食,不敢叫别人看见,悄悄到了杨太后的屋子。门卫见是太师来到,也不好阻拦,只得放叶枫进去。

    进屋后,看到了杨太后蓬头垢面,两眼呆滞,哪里还有过去雍容华贵、贵不可及的一点儿样子。叶枫赶紧把熟食从怀里掏出来,吹去桌上的浮土,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说:“杨太后啊,请用饭。”

    杨芷虽然几天没有吃饭了,但是人到了这时候,精神早已崩溃。她哈哈一笑,对叶枫说:“太师啊,我悔不该,不听你的话。要是早听你的话,不修改诏书,不让父亲当这个首辅大臣,也不会遭此横祸。致使三族几百口人,被我们连累,我……我……后悔呀,后悔呀!”

    事到如今,叶枫也不好再责备她了,只好说:“还愿太后想开一些,只要有我叶枫在,有我吃的,就有太后吃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一切还得朝前看。”

    “还朝前看,我还有什么脸活着?一家人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只是啊,我还有一句话,得给你说一下。”

    “太后请讲?”叶枫谦恭地问道。

    “我姐姐杨(艳)皇后临死前,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最不放心的,就是司马衷这个傻儿子。我不在了,还得劳烦太师,一定要看好司马衷,希望他能幸福。”

    叶枫心里不断地叹息,真是姨娘到了这个时候,还牵挂着这个傻瓜皇帝。你这么牵挂着他,本来他有这个权力,可是并没有救出你的全家。但是嘴上只能说:“太后的话,我记下了。杨(艳)皇后临终前,也交待下了,叶枫一定尽其所有能力,尽量地保护好皇帝。”

    叶枫看到杨太后这样下去,总不是回事,这时候能救她的,只有司马衷,只好到后宫去找皇上。到处找他找不到,原来正在后宫花园里,追逐着几个妃子玩。叶枫就有些生气,都这时候了,她还有心玩耍,怎么能玩得下去。

    叶枫叫住他,把皇太后的事情对他说了,并告诉他:“皇太后病得很厉害,请皇上找太医给她治病,并请皇上安排几个宫女,好好照顾一下太后的生活。”

    司马衷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些事情属于后宫,不该我管,你还是找一找贾皇后吧?”

    叶枫一听有些

    生气,语气严厉了一些:“皇上也不想想,太后是怎么对待你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所以才有皇上的今日。虽然太后已是平民,但是做为儿子,还要尽儿子的孝道。”

    皇帝一直在竖起耳朵听,未了才问道:“太师呀,我有一事不明,你说说这些蛤蟆叫,到底是为官家呢,还是为私人呢?”

    原来他一直都在想着别的事情,自己的话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气得叶枫大叫一声:“孺子不可教也!”然后扬长而去。

    杨芷皇后心病难治,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终于伤心过度,活活地饿死了。

    心如铁肠的贾南风面对婆婆的死,竟然害怕了。杨芷对她有恩,过去宠她爱她替她说好话的场面,就如唱戏一样,一幅幅地显现出来。这个外表难看内心凶恶的贾南风,白天疑神疑鬼,好像看到了杨芷和她的家族,一个个地来朝她来索命。

    晚上的时候,更难熬了,好像整个后宫里到处出现鬼魅,都是杨家的人,哭着喊着找她算帐。

    贾南风下令,太后的丧事要办得有“新意”,那就是面朝下下葬,还在杨芷的背上放了一些神符和药物,据说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死后的人上天告状。

    这样安葬了太后杨芷以后,贾南风仍然觉得心里不安,白天黑夜仍然有恶鬼前来找她麻烦。她找到了太师叶枫,说:“我听说看门的钟馗会捉鬼,你叫钟馗摆上道场,驱除一下后宫里的邪气。”

    叶枫只得答应了一声:“遵命。”

    叶枫私下对钟馗说:“大哥呀,贾皇后无道,杀了那么些人,那些鬼魂岂能饶了她。贾皇后叫你驱鬼,也不能真心替她干,对那些鬼魂还得放一马,正好利用它们,叫贾皇后有所收敛。”

    钟馗心里明白,说道:“这个贾皇后是罪有应得,早就应该叫鬼魂把他拽了去。她是皇后,叫我驱鬼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出工不出力,对那些鬼魂放一马,这也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早晚来到。”

    钟馗在后宫里摆上道场驱鬼。

    皇宫的驱鬼设备可是最好的,香炉都是铜的,足有水缸那么大,烧的香都是棒香,足有赶面杖那样粗,老百姓家都是用黄纸、冥币,可是贾皇后有钱啊,直接把抄杨骏家的银票拿来,当场点了。

    钟馗驱鬼也用了道家的一些法子,但那只是表面,钟馗是冥界人,可以直接叫鬼现形。他大吼一声:“冥鬼们,速速显形,有什么冤枉,尽管向我道来。”

    不一会儿,杨芷、杨骏,还有三族的几百口人,统统血淋淋地显现在面前,一个个跪下,朝着钟馗哭诉道:“钟大人,请您为我们做主啊,我们实在死得冤啊!”

    当然,鬼魂们显形,钟馗看得见,叶枫是阴阳眼,也看得见,而贾南风一些人,不过是些凡夫俗子,哪里能看得见。

    钟馗先对杨骏说:“杨首辅,你就说说你的冤枉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