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回 兔死狗烹(一)
    卫瓘曾在三国时期就立有战功,年纪已经很大了,司马衷封他为尚书,可以带剑上殿议事,还送给他一匹马,上朝不用走路,直接骑马。司马亮被封为太宰,录尚书事,入朝不必慢行,并可佩剑,穿鞋上殿。另外还给他一千士兵和一百骑士,与卫瓘一块儿分掌朝政。

    文武百官上朝议事,司马亮看到杨骏专权的风波已平,司马玮带着军队久留京城,终究不是个长法,于是奏道:“现在杨骏的事情已定,京城里没有地方驻扎这么些的军队,还是请诸王带着军队回去吧!”

    司马玮在朝上听说了这事,气得心里鼓鼓的,你这个司马亮,想要干啥,刚给你们平叛了杨骏,就把我撵走,这不是用着人靠前,用不着人靠后吗。

    群臣明明知道,司马亮的这些话是为国家着想,但是碍于贾南风和司马玮的面子,哪个也不敢说话。

    只有卫瓘说道:“司马亮说得对啊!既然杨骏的事情已了,还是请诸王带着自己的军队早早回去!这样京城就清静多了。”

    把这个司马玮气得啊,回去就到后宫对贾南风说了。心想,反正是你叫我来的,就这样不明不白打发我走,哼,算和你没完。

    贾南风平时也恨卫瓘,说起来时间可长了,一是原来司马衷要嫁的,不是自己,是卫瓘的女儿,武帝司马炎甚至说了,卫瓘的女儿五可嫁,而自己五不可嫁。那个时候自己小啊,没有权利,可仇恨早记在心里了。

    二是,卫瓘这个老家伙,在司马炎面前没少说了司马衷的坏话,还指着皇帝的座位说:“这把椅子可惜了,”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嫌司马衷傻吗,要另立别人为太子。

    如今自己大权在握,这个卫瓘要赶司马玮的军队走,要是司马玮走了,谁再是自己的枪头子。哼,我看你这个卫瓘老糊涂,也算活到头了,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手写了几个字,上面写道:“卫瓘和司马亮要仿照伊尹和霍光,行皇上废立之事。心有阴谋,不杀不行。”

    她拿着这几个字,找到了惠帝司马衷,要司马衷赶紧下诏书。司马衷不懂啊,赶紧问旁边的太师叶枫:“伊尹和霍光是怎么回事,此事我怎么看不明白呀?”

    叶枫一看,心里明白了几分,只得耐心地对司马衷解释这个事情:

    “伊尹本是殷商政治家,霍光本是西汉重臣,他俩都是朝廷数一数二的辅政大臣,当然在废立皇帝的事情上,也有一定错误。现在大晋王朝并不安定,北有匈奴,鲜卑、乌桓,朝廷上又刚刚解决了杨骏专权的事情,卫瓘和司马亮正是皇帝的左右手,没了左右手,人还怎么活动,朝廷还怎么稳定。”

    叶枫把事情说得这么复杂,司马衷哪里能听明白,瞪着眼睛看着皇后贾南风。

    贾南风才不管这一套呢,

    大骂叶枫:“你是皇上,还是夫君是皇上,竟然在这里说三道四,挡着我的道,看我以后也要杀了你。皇上啊,这个章你盖也得盖,不盖也得盖。”

    说着,拿过手里的玉玺,直接把章盖上了。因为玉玺本来就在她手里攥着。

    叶枫知道,贾南风有杀害卫瓘和司马亮之心,派人告诉两人小心,但两个人都是直肠子,认为自己贵为辅政大臣,哪个大胆的,敢害了自己。

    司马衷受了贾南风的一番训斥,没有办法,先把卫瓘的官免了,到了晚上,又叫人把诏书交给了司马玮。

    司马玮这个人,没大有脑子,做事又轻狂冒险,正好借着这个事发泄私怨,晚上带着兵就包围了卫瓘的府上。

    卫瓘的侍卫哪里能服气,纷纷嚷道:“这是首辅大臣的家,礼制法律规定对首辅大臣不能这样。我们得亲眼看了诏书,才能放你们进去。”

    司马玮鼻子一哼:“要是没有皇帝的手令,我们岂敢来到这里。”于是,亮出了所谓的诏书。

    卫瓘的侍卫一看没有办法,才放了司马玮的人进去。

    卫瓘在家里听得外面吵嚷,像似有不少兵马围了府里,心里也是不服气,大骂道:“我是皇帝的首辅大臣,今天刚刚不明不白被免了官,晚上就有兵马来到这里。我倒要出门看看,是哪个胆大的小子,竟然敢这样对我!”

    周围侍卫对他说:“卫将军啊,我看你还是躲一躲好,现在朝廷混乱,贾皇后当家,弄不好出了幺蛾子。我们保护着你,还是冲出府去,躲过这阵子再说。”

    卫瓘不听,大吼道:“想我卫瓘一世清白,没做过对不起朝廷的事情,又立有大功。我就不信能栽在小人手里。”

    说着,领着儿子卫恒、卫岳、卫裔及孙子等九人一同出来。

    司马玮的队伍里,还有一个坏蛋叫荣晦,原来他在卫瓘手下,曾犯过错误,被卫瓘狠狠地训了一顿,并被撵走。这会儿正在司马玮帐下听差,领着一些兵看到卫瓘出来,正好官报私仇,大吼一声:“卫瓘要反。”

    于是领兵向前,把卫瓘和他的这些儿孙们都杀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贾南风又一声令下,干脆把司马亮也一块儿干掉。

    要说司马玮这个人没脑子,还不是一般的没脑子,刚杀了朝廷重臣卫瓘,这会儿马不停蹄,领着军队又把司马亮的官邸包围了。

    司马亮的府里也有军队守卫呀,部下李龙进来禀告司马亮说:“外面事变,有军队包围了府上,请司马大人下令,进行抵抗。”

    司马亮不听,说道:“我贵为朝廷辅政大臣,外面包围的肯定也是大晋军队,岂有自家人打自家人的道理。再派人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司马玮的军队登墙进了院子,大呼小叫,外面似乎有无数的官兵围着,灯笼火把照得周围似同白昼。

    司马亮吃惊地对外面官兵喊道:“我对朝廷没有二心,为什么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如果有诏书,可以让我看一看吗?”

    司马玮大吼道:“你一个反臣,看得什么诏书?”命令手下士兵尽力进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