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回 兔死狗烹(二)
    李龙接着对司马亮说:“看这情况,一定是小人的计谋。我们府中勇士如林,为什么不尽力抵抗呢?只有抗住了他们的进攻,保住性命,明天早晨才能再作打算。”

    司马亮又不同意:“要是抵抗,真成了谋反,我看还是算了吧。等见了皇了,我自有话说。”

    李龙这时候公开“抗命”,气哼哼地对司马亮说:“主公呀,你贵为辅政大臣,哪个贼人敢如此大胆地进攻府上。再说,府邸一破,玉石俱焚,哪里还有机会见到皇上。你纵然不为自己的性命考虑,也得为士兵和全家族的性命担忧。全体士兵听令,保卫亮府,务必全力以赴,要是出了事,由我负责!”

    于是李龙指挥着一千多军士,努力地保卫司马亮府邸,誓和司马玮的人决一死战。

    两方兵来将挡,箭如雨下,兵器的撞击声,士兵的呐喊声,厮杀得甚是激烈。

    洛阳城出了这样的大事,叶枫岂能不知道,急得浑身的火往上窜,急叫李铁刚做好准备,自己亲自闯进后宫,去找司马衷。此时的司马衷正搂着一个贵妃,睡得正香,忽听一个太监进来报告:“打搅皇上,叶枫太师闯进来了,说有要事禀告!”

    司马衷是一肚子的牢骚,你早不来,晚不来,刚来妃子尽兴完,正困得要命,你却来了!烦不烦啊。但是没有办法,谁要打扰自己的是太师呢!

    司马衷揉着眼睛,趿拉着鞋,不高兴地撅着嘴出来,问道:“老师找我何事呀?”

    气得叶枫牙根痒痒,要是自己的儿子,非扇他两个大耳光不可,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能睡得着。但这是皇上啊,叶枫只得忍住气对他说:“皇上啊,司马玮率领军队正在围攻司马亮府上。这个司马玮要谋反啊,请皇上早早的缉拿归案。”

    没想到,司马衷听到这些话,却没有一点儿反应。

    叶枫心里暗暗吃惊,他要是没有反应,一定是皇上知道这件事。

    叶枫强忍住气对他说:“皇上啊,如今卫瓘和司马亮贵为首辅大臣,是我大晋的栋梁,而这个司马玮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楚王。一个楚王竟敢带兵先杀了卫瓘,再围攻司马亮的官邸,这是想干什么,不是谋反又是什么?请皇上乾坤独断,先下诏书捕了司马玮,以后再商量怎么处理这个事?”

    司马衷听了叶枫的话,根本就没有反应,好半天才说:“这个事啊,应该去问皇后!”

    气得叶枫啊,恨不能肺都要炸了,加重了语气说:“皇上啊,天下是司马氏的,要是国家失了栋梁,大厦将要坍塌,你我将要死无葬身之地,还请皇上三思?”

    傻瓜就是傻瓜,司马衷想了一会儿,还是说:“这个事啊,贾皇后当家!”

    气得叶枫啊,悔恨自己几十年的心血,白白教了这个傻子皇帝,致使朝纲混乱,黑白颠倒,

    是非混淆,只能恨恨地说了声:“皇上啊,不作为,要失天下啊!乱作为,也要大乱天下啊!”于是,愤愤甩袖而出。

    叶枫能去找贾皇后吗?就是傻子也知道,司马玮没有贾皇后撑腰,能有这么猖狂吗,自己再去找她,岂不是自找没趣。

    叶枫出得宫来,正好李铁刚早在宫外等候多时了。他见叶枫闷着头,毫无高兴之色,就知道叶枫这趟进宫是白跑了。聪明的李铁刚,根本不问叶枫进宫怎样,而是直接说:“三哥呀,我们准备好了两套衣服,一副是打着旗号,铠甲明亮地进攻,二是一套黑衣,暗中帮助司马亮。”

    叶枫点了点头:“那就全换上黑衣吧,暗中协助司马亮。”

    李铁刚一点头,对后面的队伍招呼一声,整支队伍鸦雀无声,立刻全部换上了黑衣,脸蒙黑布,拿着刀枪,随时待命。

    叶枫把手一挥,带领着这几百人的精锐,向着司马亮的官邸快速奔跑。

    这时的洛阳城里,老百姓听得城里兵马的厮杀声,哪个还敢出来,早就躲在自己的宅子里,从门缝里偷偷地瞧着外面的动静。就是偶尔有官兵巡逻,也是见着人少的上来欺负一下,见着大队人马调动,早躲得远远的,唯恐惹上麻烦。

    到了司马亮府上,这里早杀成一团,亮如白昼,司马玮仗着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显然占了上风。而司马亮府里,李龙领着一些人,正在拼死抵抗,可是士兵毕竟有限,人是越战越少,马上就要被司马玮攻破府邸。

    李铁刚对叶枫低声问道:“来得正好,是否这就领着人杀进去,救出司马大人?”

    叶枫轻轻摇了摇头,几百人对付几千人,显然拿着鸡蛋碰石头,叶枫自有他的打法,他对李铁刚说:“叫大家闭上眼,看我施展一下大风。”

    李铁刚小声传出命令,叫大家闭上眼睛,小心大风。

    叶枫可是会幻术呀,他轻轻地招呼:“大佛藏经呀,大佛藏经,快快施展大风,大风随我入司府,救出司马大人风如兵。”

    叶枫轻轻地演练着《大佛藏经》中第十重功力幻术的内容,不一会儿,大风嗖嗖地刮起,越刮越大,司马玮队伍中的灯笼、火把瞬间刮灭,天地漆黑一片。这就有利于偷袭的一方了,李铁刚的这支队伍都是一些百战之兵,什么阵势没有见过,不喊不叫,跟在李铁刚的后面只管冲杀。

    前面的杀开一条血路,冲了进去,后面的紧紧跟随,见到敌人,只管乱砍,决不恋战。大风不一会儿就停了,司马玮的军队再次燃起灯笼、火把,只见往司马亮府邸的路上,一路全是司马玮士兵的尸体,哩哩啦啦的一直往前延伸。

    荣晦吓得有些心惊胆战,问旁边的部下:“刚才你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怎么我们死了这么些人?”

    士兵面面相觑,吓得脸色都变了,一个士兵说:“我刚才只见来了大风,灯笼火把全给灭了,好像只听到刀砍的声音。没想到,这么些兵一声不吭,就杀进去了,把我的弟兄杀了不少。”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