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回 兔死狗烹(三)
    荣晦心里更加害怕,点着头说:“只有狼才使用这样的战术,不声不响,命令一下,只管砍杀。我们要小心了,这是来了劲敌!”

    再说叶枫领着这支队伍,一直杀到了司马亮的身边。李龙一见大惊,黑咕隆咚中,这些人不但骁勇善战,而且个个又穿着一身黑衣,都是些什么人啊,正要举刀反抗。李铁刚用刀一格,对他说:“自己人,千万不要误会。”

    这时候,大风已经停止,双方又把灯笼火把点了起来。李铁刚把脸上黑罩轻轻抹下,司马亮早就认识李铁刚,知道叶枫来救自己了,大声对李龙说:“李将军,你们怎么来了?”

    叶枫过去轻轻抓着司马亮的手说:“司马将军,你们跟着我们赶快走吧!”

    司马亮摇了摇头:“我本是朝廷辅政大臣,现在卫瓘已死,就剩下我了,我再一走,谁来辅佐圣上。再说我跟着你一跑,不是罪也是罪了,走是不行的,只能面见圣上,陈述明白。”

    急得叶枫啊,一个劲地摇头:“我说司马将军啊,陛下糊涂不作为,你又不是不知道。贾皇后本是有心害你和卫瓘,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留在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躲过了这阵子,再和他们理论不迟。现在你还跟贾皇后讲什么理啊?讲理能讲得通吗?”

    司马亮还是固执已见:“太师啊,你的好心我领了,但是不能跟你走!”

    气得叶枫大骂:“我说司马将军啊,你的脑子怎么这么死呢!纵然不为自己性命考虑,也得为这些官兵和家人的性命着想。杨骏祸灭三族,卫瓘的儿孙惨遭杀害的事,你不是不知道啊?!”

    叶枫此话,击中了司马亮的软肋,他突然给叶枫作揖,含着泪说:“太师太傅啊,我虽然不怕死,也不能走,但请救下我的家人和这些士兵,他们不应该为我而受到牵连。”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办了,叶枫对李铁刚下了命令:“保护着这些士兵和司马亮家属冲出重围,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命令一下,李铁刚叫士兵保护着司马亮的家属和要撤离的士兵,突出重围。当然,叶枫又重新使用了幻术,起得大风,灭掉了所有灯笼、火把,奋力地突出重围。

    突围过后,司马玮领着军队冲进来,把司马亮剩下的这些人全部抓住。

    司马亮还指望着司马玮的士兵能网开一面,叹息着对司马玮的士兵说:“我的忠心可心剖开来遍示天下,你们为什么这样无道,抓我这个无罪之人呢?”

    司马玮的士兵可不管这一套,在荣晦的扇动下,只管杀人,抢劫财物,把剩下的人几乎杀光,其中也包括李龙这样的爱将。本来他可以随着叶枫逃生,但是宁愿和主公一块儿共赴大难。

    到了第二天,天气十分炎热,士兵让司马亮坐在车上。有的官兵可怜

    他,一个士兵还替他打扇。

    一直等到了中午,仍然没有人敢杀他。

    司马玮一看这样不行,放着贾皇后的命令不执行,那就是抗旨不遵啊。于是下令:“能够杀司马亮的人,赏他一百匹布。”

    士兵们,还是没有人动手。

    司马玮再加码:“能杀司马亮的人,赏五百匹布。”

    有几个士兵想动手,但是看着别人未动,终于没有下手。

    司马玮重新加码:“杀司马亮的人,赏一千匹布。”

    终于有无道之人,一拥而上,乱刀杀了司马亮,将他的尸首扔在北门的墙壁下,头发耳朵鼻子都被毁坏了。

    楚王司马玮干了这些坏事,长长地舒了一口恶气,只等着第二天,贾皇会一定会重重赏他。

    贾南风干了这两件大事,晚上却睡不着觉了。她想道,原来朝廷还算平稳,上有卫瓘、司马亮的辅政大臣保着,下有百官帮着,城有司马玮率领着楚军,随便任自己驱使,这也算是一个平衡。

    可是如今卫瓘、司马亮死了,只有这个傻司马玮领着军队,在京城死作。他连卫瓘、司马亮都敢杀,要是刀把子一歪,不就杀到自己头上来了。

    想到这里,急忙召集司马衷、叶枫来商量大事。

    叶枫又忙活了一天,把司马亮的家属,偷偷换了衣服派人送到城外,一晚一昼没有休息,刚想闭眼睡一会儿,就听到贾南风的召唤。

    这时候的苗春花,早已和叶枫结为夫妻,家也从宫里搬到了外面。

    听到召见,苗春花害怕,对丈夫道:“叶君啊,我右眼皮光跳,怕不是好事儿。贾南风这个泼妇,刚刚杀了卫瓘和司马亮,怕不是要杀你吧!我看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还是抓紧收拾一下,逃回苗家庄吧!”

    叶枫熟读历史,他想自己恐怕也改变不了现实,这是贾南风睡不着觉了,恐怕要卸磨宰驴。他对苗春花说:“你放心,暂时我对贾南风还有用处。最没用处的是司马玮了,怕是他要倒霉了。”

    叶枫到了后宫,司马衷和贾南风早已等着他了。

    贾南风对司马衷和叶枫说:“现在卫瓘和司马亮都死了,我怎么觉得和塌了半个天似的。卫瓘在三国时期,就是魏国的大臣,立有大功。司马亮就更甭说了,是宣帝的第四个小儿子,经历过宣帝、景帝、文帝、武帝、惠帝五代帝王,朝廷的半个天啊!可惜啊,都被司马玮这个孽障杀了。这个司马玮啊,毁我大晋江山啊——”

    司马衷房事过多,正困得不行,半闭着眼说:“皇后有什么事儿快说,我需要抓紧休息了。”

    叶枫心里骂道:“真是黄鼠狼哭鸡——假慈悲。卫瓘和司马亮还不都是你指使杀的,这会儿又埋怨起帮凶司马玮来了。下一步看看你还要说啥?”

    叶枫也像是害困的样子,没有回答贾南风的话。

    司马衷实在累极了,说道:“皇后有什么话就说吗,不用拐弯抹角。”

    贾南风大声吼道:“这个司马玮,杀我朝廷重臣,我要杀了他。”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