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回 兔死狗烹(四)
    司马衷这时候更听不明白了,问:“我说皇后啊,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我想立太师和司马亮为首辅大臣,可你硬要改成卫瓘。好不容易卫瓘和司马亮当了首辅,你却说他俩有伊尹和霍光之心,欲行废立皇上之事,要免了卫瓘的官。

    “这个事我本来不同意,可你却调司马玮进京,杀了卫瓘又杀了司马亮。这……这……本来你非要这样办,这样办了又要杀了司马玮,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见司马衷这样表态,叶枫也只得说:“卫瓘、司马亮、司马玮本是朝廷的三根支柱,杀了卫瓘和司马玮,本来就毁了朝廷的两根支柱,再杀司马玮,连这最后的一根支柱也要毁掉吗!”

    贾南风这个疯女人,她要是疯起来,非一般人能劝得了。她大吼道:“你们不想想,司马玮手里握有重兵,在京城里寻衅滋事,原来卫瓘和司马亮还能为我们挡风遮雨,他俩现在死了,这个祸害不更无法无天了。”

    刚才叶枫的话,司马衷也听明白了,问道:“皇后啊,太师说,再杀司马玮,不是连最后一根支柱也要毁掉吗?”

    贾南风继续撒泼:“就是最后一根支柱毁掉,也比把皇宫一锅端好。只有保住了皇上、后宫,才能有我大晋的江山社稷,才能有我大晋的百姓平安。”

    她这么胡乱一联系,上纲上线,司马衷更听不懂了,又加上困,只能说:“皇后看着办吧,我要睡觉了。”

    叶枫知道自己再说话也是无用,这个疯女人,正在积孽障呢,作孽越多,死得也越快。

    贾南风反手为云,覆手为雨,连夜召司马玮进宫。

    司马玮正为杀了卫瓘和司马亮心中高兴,听得贾南风召唤自己,心中大喜,对部下说道:“我为皇后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皇后一定要重重赏我。”

    荣晦是个孬种,皱着眉头说:“皇后要是赏你的话,可以白天宣你进后宫,或者是明天上朝,自有皇上奖赏于你。半夜进后宫,忌讳呀!还是请大王想清楚。”

    司马玮嘿嘿一笑:“我看荣晦弟太多虑了,后宫佳丽上万,皇上都忙不过来,是不是也奖励我一个呀!哈哈……听说,那一个个都是绝代佳人,破吴国的时候,把吴国的后宫都搬了过来。”

    荣晦“嘘”了一下嘴,急忙劝阻司马玮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还是不要说,免得墙后有耳。”

    司马玮不听荣晦劝告,整理了一下行装,只带了几十个贴身护卫,前往后宫。到了后宫门口,宫门口的守卫叫司马玮的侍卫待在一边,只容司马玮一人进去。司马玮心里还暗暗高兴,如果做点儿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正好部下不知道,省得嘴贱透出风去。

    拐过了几道墙,门口的侍卫是一个接着一个,又到了一座高墙之下,侍卫叫司马玮解下身上的佩剑。

    到了这时,司马玮也只能乖乖地解下刚刚擦过血的利剑,交给了侍卫保存。

    司马玮又进了一间屋,见到南木床上,贾南风正一脸诡谲地笑着,旁边立着几名佩着刀剑的精壮武士。司马玮赶紧跪下磕头,喊一声:“皇后千岁千千岁,小臣奉命来到!”

    贾南风脸色一变,大声吼道:“还不给我绑起来。”

    众武士立即向前,七手八脚像捆粽子一样,把司马玮绑了个结结实实。

    司马玮一点儿精神准备也没有,结结巴巴地说:“尊贵的皇后啊,我是您的人啊!您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叫我杀狗,我不敢逮鸡。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贾南风露出了凶相:“你知罪吗?”

    “何罪之有,何罪之有啊!”司马玮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假造皇帝诏书,杀了朝廷重臣卫瓘和汝南王司马亮,致使我朝廷动荡,社稷不稳,怎么还说没罪?”

    “皇后啊,请皇后明察,那不都是你交给我的诏书吗,都是你下的命令啊。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没有诏书,我也不敢杀他俩啊!”

    “还敢犟嘴,来人,拖到门外斩了。”

    贾皇后一声令下,众侍卫把司马玮拖到门外。司马玮心里不服,大声喊叫:“冤枉,冤枉,小人实在是冤枉。”但是已经没用了,刽子手大刀一挥,人头落地。

    后宫门口司马玮的几十名侍卫,一等司马玮不来,二等司马玮不来,正在暗暗着急,正想问问。忽然听得一声大喊,几百禁军包围了这些司马玮的侍卫。

    北军中侯禁军首领王佑大喊道:“楚王司马玮伪造诏书,害了卫瓘和司马亮,早已被皇后诛杀在后宫。你们谁要是反抗,就是谋反之罪,快快放下武器受降。”

    这些侍卫都是司马玮的死党,哪个甘心放心武器被屠,一个个想拿起刀枪反抗,被王佑大喊一声:“想造反啊,杀——”

    禁军早有准备,把司马玮的这些侍卫统统斩杀干净。

    司马玮大营里的骨干也不好受,被禁军包围,全部拿下,只有少数余党一看大事不好,溜之乎也。一般的士兵,一见主将被杀,树倒猢狲散,被禁军尽情地收拾。

    这个时候,卫瓘、司马亮、司马玮统统被杀,朝廷动荡,民心不稳。贾南风为了收买人心,追赠恢复了卫瓘和司马亮的爵位,赏他东园的祭器和棺材,每人朝服一袭,钱三百万,布绢三百匹,没死的后代,也分别受到了追封。

    但这一切,管用吗?

    贾南风略使小计,就除掉了朝廷重臣卫瓘、司马亮、司马玮,真叫她心里乐开了花,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她胡作非为了。不过,朝廷的事总得有人干吧,这好说,还有娘家人哩,他重用了亲戚贾模、贾谧出任高官。

    这是司马氏的天下,总得有司马氏的人当家吧,她重用了一个司马氏的宗室司马泰。这个人是朝堂上的不倒翁,不管谁倒霉他老兄也照样当大官。外姓人也得用一个,这就是张华。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