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回 朝廷有忠臣支撑(二)
    贾南风虽然有野心,但政治才能有限,她在最后掌权的那些年里,全靠张华在前面劳心费力,尽力支撑。晋国虽然出了贾南风这么一个悍妇丑后,但因为张华的苦心经营,不仅没出什么大乱子,反而天下太平,一片祥和,不得不佩服张华和那些忠臣们。

    当裴頠来找张华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张华一个劲地摇头,觉得很不妥,说:“皇帝司马衷还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却想废了她,这不是和司马衷不是一个心吗!再说,虽然贾南风不怎么地,司马衷也不贤明,但是现在诸王都拥有一定的权力,朋党也多有躁动。现在有贾南风控制着,还没出什么大乱子,一旦这个支撑没有了,恐怕国将大乱,对社稷没什么好处。”

    张华这套大道理,裴頠实在难以苟同,他针锋相对地说:“太傅这是纸上谈兵,如果贾南风继续这样恣肆妄为,不用诸王作乱,说不定天下早就乱套了。”

    面对这个问题,张华却显得相当乐观,他坦然地说:“不要这样自己吓唬自己,朝堂上不是有我们几个人吗?只要贾皇后安分守已地当自己的皇后,基本上不会出什么乱子。”

    裴頠看着说不过张华,只得找原来的太师太傅叶枫去游说这个事。

    叶枫默默地听完了裴頠说完了这事,问他:“你觉得你和贾皇后的势力,谁的大?”

    裴頠接着说:“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当然是表妹的势力大。”

    “是啊,”叶枫教训他说,“你明知道自己的势力不如贾南风,还要这样搞,不是召来杀头之祸吗?”

    但是裴頠还是执意要搞下去,诚恳地说道:“你贵为皇上的太师太傅,既有学问,又有能力,也懂得忠奸之道,为什么不支持我呢?”

    叶枫不理他,继续问他:“你想废掉贾皇后,皇帝会支持你吗?”

    裴頠想了想,说:“皇帝这个人,算不上贤明,不好说。”

    “不是不好说,肯定不会支持你。”叶枫熊他说,“皇帝就是再傻,一边是老婆皇后,一边是一个小官裴頠,一向怕老婆的皇上,怎么会支持你呢?皇上不支持你,孤掌难鸣,这不是自找别扭吗!”

    “还有一点是,”叶枫继续教训他说,“我们甭管官有多大,说过来倒过去,就是皇帝派的一个小工。今天叫你干,你就干,明天不叫你干,就得回家种地,一句话说不好,脑袋就掉了。我送你两句话,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做不了的事,趁早别干。”

    叶枫哪是光熊他啊,因为熟知历史,知道历史上没有的事,再努力也是白瞎。裴頠也算一个好人,不愿意叫裴頠白白地掉了脑袋。

    裴頠得不到这三个朝廷重臣的支持,看来想废掉贾皇后的事是成不了啦,只好不再瞎折腾。但他实在不放心这个贾南风,所

    以没事就跑到姨妈郭槐那里去,苦口婆心地跟姨妈说,一定要像亲孙子那样对待太子。

    裴頠真的很负责任,用了不少唾沫星子,就怕郭槐也不好好对待太子,那样等到太子一旦做了皇帝,跟贾家有关系的人,哪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裴頠小心谨慎,忠于职守,官做到了尚书左仆射,但是裴頠并不因为自己是贾南风的亲戚而专横独断,反而处处小心,生怕自己白拿国家俸禄,做出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情。等到贾南风又要给裴頠升官的时候,裴頠坚决推辞,给贾南风写信说:

    “作为后族来说,哪里能自保?我知道,近代事变,皇戚没有一个能逃脱的。表妹啊,不能任用近亲,以致给以后带来灾难。”

    裴頠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也难得跟贾南风说得上话却不敢作威作福的人,而贾南风跟这个表哥相比,简直是两个极端。

    对司马遹立为太子,贾南风老觉得是个心病,终归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司马遹5岁之前,一直住在爷爷司马炎身边,直到司马衷给父亲请安,父子俩才有了第一次见面,司马衷哪里知道这个小朋友就是自己的亲自骨肉,拉着司马遹的小手,还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司马炎这才说:“是你儿啊!”

    司马炎为什么让这个孙子雪藏了5年,可能司马炎也觉得,要是让贾南风知道了,这个孩子一定没有好下场,才故意隐瞒不说。

    当司马衷听见父亲说那几个不痛不痒,却字字戳人的话时,他的反应是一声不吭,估计脑子不好的司马衷也被吓傻了。

    找回了自己的孩子,在别人眼里,可能会欣喜万分,可是在司马衷眼里,却有几分痛苦,他不知道这个孩子,怎样面对贾南风。

    小时候的司马遹,应该是一个天才,各种表现都很突出。但小时候胖不算胖,古今中外的神童,大多免不了“小时天才,大未必佳”的命运。司马遹一天天长大,被司马衷立为皇太子,是个法定接班人,但这个太子身上的不良习气,也一天天地暴露出来。

    对于司马遹的教育,司马炎抓得很紧,到了惠帝这里,还是抓得很紧,给他请了好几位当时的名士重臣当老师,其中就有张华、杜预。但这个司马遹不仅不爱学习,而且还不尊敬老师,更何况还有一个人品极坏的母后在后面煽风点火,教唆使坏,司马遹越来越不怎么地了。

    贾南风恨上司马遹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嫁给司马衷这么多年,只生了4个女儿,一个儿子也生不出来,自然是越看司马遹越不顺眼。偏巧这个眼中钉还很聪明,贾南风怎么能不想方设法把司马遹往变坏的路上领呢?

    俗话说,学好不容易,学坏容易。贾南风在后宫一手遮天,就暗中嘱咐伺候太子的小太监没事就向皇位的接班人灌输不良思想。小太监对太子说:“殿下可以为所欲为,不必有所拘束?”

    司马遹不懂啊,就问:“为什么?”

    小太监说:“殿下不知用威刑,天下岂能害怕你。”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