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回 太子司马遹(一)
    “那我向谁学习呢?”司马遹又问。

    “你的母后就是你的榜样,你看看后宫,谁不怕贾皇后啊,她可是最最厉害的人啊!”

    后来,司马遹当了太子,所临幸的蒋美人生了小皇子,身边的太监又开始带他,一个劲地建议司马遹重赏蒋美人,并为小皇子搜罗珍宝,想以此让司马遹染上不思读书的恶习。

    别人一带,司马遹就掉沟里了,书也不读了,每天就在后花园里玩,谁要是冒犯了他,堂堂一个太子,亲自动手打人。

    这样一个皇太子,哪里还有当年神童的影子?司马遹在变坏的路上越走越远,经济头脑却还灵光,在后宫里开了一个菜市场。陪他玩的自然还是那些太监,司马遹亲自挽起袖子来卖肉,别说,他还真有天赋,无论你要多少肉,他随手那么一切,斤两毫厘不差。

    过日子这么折腾,每个月发给他的钱肯定不够花的,司马遹是一个月花两个月的钱。这还不够,觉得自己的生活水平需要提高,就在东宫开始了大生产运动,发动太监、宫女种菜养鸡,拿到宫外去卖了赚钱,就和一个土财主似的。

    当朝太子这么胡闹,有的大臣看不下去了,就写了一个长长的规劝书,送到司马遹这里,他根本看都不看。老师杜预也是真的关心司马遹的成长,觉得有贾南风这么一个“母后”,实在不咋滴,忍不住在司马遹的面前多说了几句。

    这下司马遹不乐意了,嫌杜预唠叨,就往杜预的坐垫里塞满了针,待杜预到东宫给太子上课,一屁股坐下来的时候,痛得大叫一声。

    贾南风也没有闲着,也一直在做生小皇子的准备,怎奈命中注定没有儿子,情急之中,贾皇后上演了偶像剧里一幕,假装怀孕,用棉花装出一个大肚子。她的如意算盘是,从妹夫家里偷梁换柱一个孩子,托名是自己跟惠帝的龙种,再密谋把太子拉下马,扶自己的“儿子”当上储君。

    跟自己的女儿不同,贾南风的母亲却是老谋深算,也可能是被裴頠说得动了心,对太子司马遹不仅敬重,还没事拉拢,摆出一副慈祥外祖母的样子。郭槐深知,如果现在不对司马遹好点,日后司马遹当上皇上,就会对贾家很不好。

    放眼望去,晋国上下也就郭槐还敢对贾南风大声说话,她不仅指责贾南风不疼太子,对自己的干孙子贾谧也没少责骂,嫌他对太子不上心。怎奈贾南风一向目中无人,对自己母亲的一片苦心,置若罔闻。

    郭槐的能力毕竟有限,加上年纪大了,一天天过去,显得力不从心,等她病重,外孙司马遹还真的心疼这个姥姥,尽心侍奉。上了岁数的人毕竟心软,郭槐临死前,拉着贾南风的手仔细叮嘱:“咱家的事啊,别听贾午的,我死后,一定要听我的话。要好好地对待太子,

    免得惹祸上身。”

    贾南风表面答应,实际上毫不悔改。

    贾南风跟司马遹的矛盾暗潮涌动,爆发只是时间问题,这时候司马遹还得罪了贾谧。司马遹这孩子,小时候天天被爷爷司马炎夸奖,自然是在一片掌声中长大的,后来又顺利当上了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能听好话,听不得忠言逆耳,哪里见得了别人对他爱搭不理?偏偏贾谧正是对他爱搭不理的人。

    贾谧本来是贾南风妹妹贾午的儿子,因为贾充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还被郭槐给整死了,贾谧就过来给贾充当孙子。贾府上下就这么一个男丁,自然很是宝贝,贾谧跟贾南风走得又近,觉得太子早晚得玩完,自己犯不着尊敬一个迟早会垮台的储君。

    司马遹早就看出了这个事,认为叶枫这个人还算不错,又是父亲司马衷的老师,于是对叶枫说:“太师呀,我看贾谧这个人不怎么样,对我不待见。太师说说,我该怎么办?”

    对于他俩的关系,叶枫怎么会不知道,劝司马遹说:“贾谧有势力,不能得罪,你假意逢迎,暗中发展自己的羽翼,等到自己的力量壮大了,再把贾谧一脚蹬开。”

    叶枫的建议是不错,但司马遹是一个从小就骄傲的孩子,哪里肯摆出一副低姿态。

    司马遹其实什么得罪贾谧的事情都没干,但是贾谧为什么把新仇旧恨都算在他身上了,说起来,有几个故事。

    先说旧恨,郭槐想把女婿韩寿的女儿嫁给太子,两家亲上加亲,多好的事情。

    这个想法给外孙一说,司马遹也觉得姥姥的想法不错,就答应下来,却被贾午跟贾南风否决了,这姐儿俩本来就看着司马遹不顺眼,怎么可能把贾家的闺女嫁过去?你否决了人家的建议,总得给个替换啥的,贾氏两姐妹觉得王衍的女儿王惠风不错,可司马遹几番打听,得知王惠风的姐姐更好看,但这个姐姐,却在贾南风的策划下,嫁给了贾谧。

    堂堂一个太子娶妻,竟然抢不过贾谧,司马遹本来想娶韩寿的女儿,贾南风反对,现在娶了王家的姑娘,还不是最漂亮的,这能不是奇耻大辱吗?司马遹心中忿忿不平,憋着一肚子火不知道朝谁发,贾南风不能骂,就骂贾谧。

    贾谧更郁闷,从始至终都不是自己的主意,是贾南风背着自己瞎张罗,你凭什么骂我?于是就恨上了司马遹。

    新仇说起来挺简单的,贾谧跟司马遹下棋的时候,没有眼色。臣子跟主子下棋,得故意输,贾谧偏不,觉得太子一个臭棋篓子没有什么可牛的。这一幕叫一个王爷看到了,说了贾谧几句。贾谧又郁闷了,更恨司马遹了。

    怀抱着新仇旧恨,贾谧再也不能忍受,跑到贾南风那里告状,说:“太子买了不少田产,还开菜市场敛财,都是为了拉扰贾家的人。”

    贾谧继续诬陷太子,说:“太子没事就念叨,等皇后死了,我就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你看看,司马遹这还没当上皇上,要是当上皇上,我贾家的人还有好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