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回 太子司马遹(三)
    急得贾南风心急如焚,计划了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一帮老头子就这么拖着。一着急,直接从后边走上了前殿,威胁大臣们说:“这个事得赶快决定,要是有不同意的,以后就别来上朝了。”

    威胁归威胁,这事还是僵持不下,大臣们也不说服从,也不说不服从,就这么熬着。贾南风实在担心这帮大臣再说下去,连傻丈夫也不听话了,只得缓了一步,对惠帝司马衷说:“要不,免太子为庶人吧?”

    要把太子处死,司马衷心里不愿意,觉得这个事太过。一听说皇后变了卦,能免太子一死,倒还有些高兴,于是下旨,把太子免为庶人。

    事后,贾南风对司马衷说:“皇上的话,竟然有人不听,这还了得。我看,皇帝不如再下诏书,把那几个反对杀太子的人统统杀掉。”

    对于这个事,司马衷没有听她的,摇了摇头:“还指望那几个人辅佐朝廷呢,杀了他们,谁再给我出谋划策。”

    这样,张华、裴頠、叶枫逃得了一劫。

    司马遹虽然逃过了杀身之祸,却丢了太子的帽子,等于丢了自己的保护伞。之前要杀他,因为他是太子,还得讨论,日后谁要是想对他动手,要死的不是一个储君,只不过是一个做过储君的老百姓。

    几位宗室重臣把圣旨念给司马遹听,司马遹此时正闲得发慌,在后花园里种菜,得知使者捧着诏书来到,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好换好衣服,连拜了两次,接过那道改变他生命的圣旨,然后从容地走出后宫,登上了一辆破车,住到了金庸城。

    金庸城处在京城的一角,在晋朝是专门用来安置那些被废掉的太子、皇后、太后、妃子的。说是一座城,其实小得可怜,因为城建得越小,越便于看管那些落架的凤凰。这座城不仅建得坚固,还背靠大山,用来当一个大囚笼再合适不过了,废掉的太后杨芷也是死在这里的。

    赶走了司马遹,贾南风还不放心,第二年正月,她又指使司马遹身边的太监“自首”,诬告太子真的有谋逆之心,一手策划这场风波的贾南风因此下令对司马遹加强看管,并把司马遹的罪行遍示朝廷内外。

    这时候,京城里传唱于大街小巷的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南风起兮吹白沙,遥望鲁国郁嵯峨,本是母子何太狠,千里髅骷生齿牙。”南风就是贾南风了,白沙是司马遹的小名,鲁国就是指的金庸城了,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老丈人一看司马遹下了台,就上表要求女儿跟前太子离婚。这样的要求深得贾南风的心意,一个人倒霉了还逼着他跟老婆离婚,这无疑是另一种精神打击。本来下令让司马遹写休书,没想到司马遹写着写着就变成了陈情书。

    他详细地说明了那天被诬

    陷的经过,表示自己:“虽然人不行,但心还是善的,欲尽忠孝之礼,没有叛逆之心。虽然不是中宫所生,但是始终把中宫看成生母”的初衷。结尾写到了“我们都是结拜夫妻,一家人,本不应该互相怀疑,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有人陷害,希望众人能明察也”,俨然把自己的妻子当作了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太子妃王惠风还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虽然名义上跟司马遹离婚,但是她心里仍然认为自己是司马遹的女人。在回娘家的路上,一路哭号,情深义重,哭声又惨烈悲怆,引得道路两旁的人被她的情义感动,都跟着一起抹眼泪。

    后来王惠风被赐给另一个人当妻子,那男人才进闺房,王惠风就拔出随身的宝剑,义正词严地拒绝,也因为这样的气节,太子妃最后被杀。

    太子被废,国家失去了储君,更为重要的是,太子还因为被诬陷才被废,这就叫太子的支持者受到深深的伤害。右卫督司马雅正是这样一个人,虽然他也姓司马,看上去是个风光的皇亲国戚,其实他不过是司马炎的远房亲戚,所以他只能跟随司马遹以换得自己的前程。

    不想,背靠大树不仅没有乘凉,大树还被人推倒了。

    常从督许超是司马雅的好朋友,两人坐在一起一合计,一棵大树倒下了,那就让倒下的大树再竖起来。但仅靠两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他们需要同谋,张华、裴頠、叶枫虽然是忠臣,也正因为是忠臣、权臣,一旦事情成功,功劳岂不都被他们占了去。

    商量了一番,他们选定的对象是赵王司马伦,这个人掌握兵权,性情贪婪鲁莽,可以利用他来帮助自己。

    司马伦,字子彝,是司马懿的第九个儿子。武帝司马炎在位的时候,他还不是赵王,是琅邪王,因为犯了事,应该处死。司马炎一看,自己的亲戚被处死,实在太丢人了,就想为司马伦开个后门,饶了他。

    张华曾劝过司马炎,说:“王法应赏罚分明,不分贵贱,这样才可以礼制建全而天下人信服。”

    司马炎一听,觉得是这个理,但司马伦毕竟是自己的小叔,处死他太难看,还是没杀他。司马伦却不知道将心比心,待司马炎一死,他就成了贾南风的人。仗着自己是贾南风的同伙,就想当个大官风光风光,幸亏张华、裴頠、叶枫一再打压他,司马伦才没出来祸害朝政。

    司马雅跟许超找到司马伦的手下谋臣孙秀,撺掇司马伦趁着东宫空了,凭借自己是贾南风的支持者身份,早做打算。

    司马雅对孙秀说:“国家没有储君,社稷危险,做大臣的必然受到牵连。而赵王事奉中宫,和贾皇后亲密,太子废了,必受牵连,一旦事变,大祸将至,可要先谋划好啊!”

    司马雅的原意是希望司马伦能把贾南风干掉,迎回司马遹,让司马遹继续当太子,这样自己也有大树可以依靠。赵王司马伦呢,也已经被司马雅的一番话打动了,觉得现在是动手的好时候,还找了人在宫里当内应,就准备动手扳倒贾南风。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