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回 太子司马遹(四)
    孙秀精啊,提醒司马伦说:“太子为人刚猛,一但得志的时候,必然恣肆其性情。你一直是贾皇后的人,街谈巷议,皆以为是贾后之党。虽然我们给太子立有大功,但太子必然不能奖赏于我们,还怕是假借百姓之口,降罪于我,弄不好,脑袋就保不住了。”

    这一席话提醒了司马伦,自己一直是贾南风的人,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事实,现在起事帮了司马遹一把,如果他知道感恩,也不过是将功补过,如果他不知道感恩算总帐,那岂不是光着腚串门——没事找事吗?

    司马伦和孙秀商量了一番,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是,不如延期起事,贾皇后必然害太子,可借这个事,废了贾后,为太子报仇。这样一箭双雕,成功的希望大,还可以遂了愿,在朝廷掌握重权。

    孙秀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他先是散布谣言,说有人要为太子报仇废掉贾南风。贾南风听到,自然害怕,就跟他相好的程太医商量,想药死司马遹。

    司马遹失去了太子的位置,智商又回到了当年神童的水平。他知道贾南风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知道有人随时会要了自己的命。从东宫出来后,一直很小心,都是自己亲自煮东西吃。等到捧着毒药的太监到了,司马遹说什么也不肯吃他带来的东西,就借口上厕所,躲到了厕所里。

    贾南风派来的人看司马遹死活不肯吃药,索性放弃下毒,直接把司马遹推到茅坑里要淹死他。

    司马遹在粪坑里灌了一肚子的粪水,拼命的挣扎,大声地呼救,小太监们早躲得远远的,最近的只有想害死他的人。可怜一个太子,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就这么淹死了。

    按说人死了也就死了,随便埋了也就算了,可是贾南风却猫哭耗子假慈悲,下诏以广陵王的待遇厚葬之。

    永康元年(300年),司马伦按照孙秀当初的计划发动政变。司马伦称有诏书深夜入宫,让齐王司马冏执行废后的行动。贾南风跟司马冏的母亲不和,司马冏看着贾南风早就不顺眼,得到了这个机会自然卖命。

    当司马冏带着士兵闯入贾南风的寝宫,睡梦中的贾南风一看就傻眼了,惊疑地问:“你为什么来?”

    司马冏回答说:“奉诏收皇后。”

    贾南风一听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望着司马衷的寝宫,喃喃自语地说道:“我是皇后,你使人废了,自己也就废了。”

    赵王司马伦的兵马,还擒获了贾午、贾谧等人,当场杀死。贾南风不禁兔死狐悲,抱着贾谧的尸体放声大哭,哭了一会儿,突然悟道,就是司马衷再傻,废掉我也就算了,总不能把贾家斩草除根。想到这里,她对司马伦说:“请你把诏书拿出来,我看一看。”

    司马伦上哪里拿诏书去,所谓的诏书,也是假的,被贾南风

    说得心烦,把诏书拿出来朝她面前一丢说:“看吧!”

    贾南风看了看这个半真半假的诏书,又看了看玉玺,冷冷一笑:“你这个诏书是假的,玉玺在我这里,你上哪里盖章去。”

    司马伦看到大势已定,也没把她当个菜,嘿嘿一笑:“随你怎么想吧,我说真的就是真的。”

    当这个丑女人最后知道司马伦的废后诏书是假的,但政变是真的时候,不禁后悔莫已,一个劲地感叹:“对付狗,要抓住狗脖子,才能将它制服,而我却一直和狗尾巴斗争不已,这狗还不反过来咬人。”

    她一直以为碍她事的是太子司马遹,所以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太子,没想到储君一失,恰好给了乱臣贼子的可乘之机。

    司马伦递给贾南风一杯毒酒,说:“皇后是后宫之主,不能受罪,我这里有一杯酒,请皇后喝下。”

    贾南风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谁也救不了她,于是狠了狠心,端过毒酒来一饮而尽。

    一代丑后贾南风终于死掉了,但是更大的内乱还在继续。

    司马伦政变成功,自然还是大奖有功之臣,内外官员换了一半多,他封自己为“使特节、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相国”。孙秀封为大郡,并握有兵权。吃谁的饭服谁管,文武百官从此都听从司马伦的命令,政权转移到了他的手上。

    而张华、裴頠、叶枫这样的重臣,他当然容不得,这下子要动手了。

    张华是知道司马伦计划的,在司马伦起事的当晚,司马雅就来告诉张华这个消息:“现在朝纲混乱,贾皇后一手遮天,还害死了太子司马遹,赵王就要匡扶正义,举大事。”

    张华摇了摇头,说:“本来一个贾皇后就够乱的,害死了太子就更乱了,现在如果司马伦真的举兵闹事,那就天下大乱,局面将不堪收拾。”

    司马雅被张华的话气得浑身哆嗦,吼道:“现在刀锋就放在你脖子上了,还说这话,真是书生意气。”

    张华继续说道:“不信你看看,我的话应验不应验。我们做人臣的,要维护好朝廷秩序,别给主子添乱。”

    司马雅继续警告他说:“你是贾南风的人,谁都知道,如果现在支持赵王伦起事,兴许还能有救。要是再执迷不悟,恐怕命将不保!”

    但是张华一声没有说支持赵王司马伦,当年裴頠让他废后,他不许。现在司马伦要废后,他不便反对,但也没有支持司马伦。

    当天夜里,张华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屋子倒塌,他知道这是大厦将倾的意思,一晚上没有睡好觉。

    司马雅还找到了叶枫,告诉他这个事,并且说:“这是你表明态度的时候了,如果支持司马伦起事,兴许还有救,如果不支持司马伦,恐怕脑袋就不保了。”

    叶枫熟读历史,这里面的状况怎么能不知道。他嘻嘻一笑,对司马雅说:“我本不是贾南风的人,这个事你不应该不知道。贾皇后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弄乱了朝纲,害死了太子司马遹,这也算罪有应得。可是你知道没有,你也犯了一个大错误?”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