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回 赵王司马伦事变
    “此话怎讲?”本来司马雅是来向叶枫上眼药的,却不料被叶枫敲了一棍,心中也甚是不解。

    叶枫说道:“你的心是好的,看到太子遇害,心中不平,想为太子报仇。可是你想过没有,正是你才害死了太子。”

    这句话让司马雅更是听不懂了,一脸懵逼:“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

    叶枫不紧不慢地向他娓娓道来:“可你想到没有,司马伦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是想借着这个事推翻朝廷,掌握朝政。司马伦和孙秀岂能不知道太子司马遹的为人,就凭着司马遹那人,成功后不一定给司马伦重权,弄不好还要降罪于他。

    “这样,他们就散布消息,说司马遹有反心,贾南风一害怕,就把司马遹杀了。这样正好给了司马伦口实,带兵剿灭贾南风就有借口了,这也叫一箭双雕之计。你想利用司马伦,司马伦还想利用你呢!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大晋朝廷,将要进行一次重新洗牌,一场大混乱。”

    听完了叶枫的这番话,司马雅大吃一惊:“真如你说得那样,那就糟了。”

    司马雅回去给司马伦汇报,也没有说叶枫的坏话,而是说叶枫还是向着司马伦的,一直和贾南风做斗争。司马伦的心里,也就对叶枫放下心来。

    司马伦起事的当天夜里,司马伦矫诏让张华、裴頠进宫,进了宫就被抓了起来。张华不服,问司马伦:“我有何罪,为什么把我抓起来?”

    司马伦大声说道:“你依附贾南风,干尽了坏事。”

    张华嘿嘿一笑:“说我依附贾南风,无稽之谈。当初的时候,我还写过一本《女史箴》,规劝过贾南风,要她安分守已做好女人的本分。可她刁顽成性,就是不听,才做了大孽,得来今天大患。我和裴頠几位大臣,也算尽心尽力,为了朝廷的安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凭什么说我们干尽了坏事?”

    许超一听不乐意了,觉得张华根本算不上一个忠臣,说道:“你贵为右光禄大夫,握有重权,太子被废,你有重大失误,太子死了,又不能跟着太子一齐死,为什么呢?”

    张华觉得很委屈,说道:“我一直在尽力规劝贾南风,要不是我几次站出来反对,说不定太子早就被贾南风害死了。”

    许超冷笑道:“你说的话她不听,何不辞官,还当这个官干什么?”

    这个问题一问,张华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说:“我是先帝老臣,是忠心为君的,君不叫臣死,臣不能随便死掉。可是现在王室有难,灾祸不知可怕到什么程度,我是没有办法了。”

    说完这些话,张华和裴頠都被杀掉了。张华的三族,也没有幸免,全被司马伦夷灭。

    叶枫知道了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办法,自己的性命都是司成雅嘴一歪歪,才侥幸逃生。至于张华的三族被灭,叶枫也

    是无能为力,这个司马伦比司马玮还要凶恶,简直是油盐不进,谁又能劝得了这件呢!

    大晋王朝的几次动荡损失了几位宗室和一部分人口,贾南风杀了卫瓘、司马亮、司马玮宗族。太子司马遹被囚禁在金庸城的时候,他的生母谢玖、跟他长子的生母蒋俊一同被贾南风处死。

    贾南风死掉了,同她一起奔赴黄泉的还有她的妹妹贾午,贾家过继的孩子贾谧。

    司马伦因为有孙秀这个幕后黑手,又有兵权,才能成功实现兵变。现在司马伦把贾南风留下的班底重新洗牌后,还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给司马遹平反,上尊号,好提高自己的名声。

    因为司马遹这个前任太子死得实在是委屈,在厕所里被人淹死了,所以一般人都称他为“愍怀太子”。

    司马伦杀了贾南风,司马衷没有正妻了,总得给他找一个。几次选拔,孙秀选择了羊献容,她的外祖父孙旗是孙秀的同族,是本家。孙秀跟孙旗的几个儿子也是好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这样,羊家的女儿成了司马衷的第二任皇后。

    永康元年(300年)某吉日,是羊献容出嫁的日子,这一天,羊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府里府外都是一股热闹的喜庆气氛。突然,发生了一件怪事,新娘子的礼服莫名其妙地着了火,华丽的衣服瞬间被烧成灰。

    在场的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谁也没有明说,但是谁都明白,这是不祥之兆。但是皇帝娶正宫皇后是国之大事,不可能更改时间,一片混乱中,羊献容成了皇后。

    这时候,又出来个名人司马允。

    早在司马遹被废后,贾南风本想找个自己人当太子,朝中张华不同意,并建议立惠帝司马衷的弟弟淮南王司马允当皇太弟,贾南风当然反对,此事才没有成功。

    司马允跟傻哥哥司马衷不同,他性格沉静刚毅,军队的将士都服他。司马伦费了这么大劲搞政变,当然不是为了给司马允做嫁衣,但在孙秀的建议下,为了给这个“皇太弟”一个面子,让司马允当了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领中护军。

    司马允心中自有盘算,他知道司马伦不是省油的灯,就装病不上朝,也不过问朝廷政事,暗地里组建了自己的敢死队,加强训练,计划找时机诛杀司马伦。

    因为司马允有一定威信,当年又差点儿成了继承人皇太弟,司马伦早就看着他不顺眼,而司马允又不是听话的人,收买也收买不了,被司马伦深深忌惮,只能想办法对付他。

    一天,司马伦随便找了点由头,升司马允为太尉,想用这种明升暗降的手法,收回司马允的兵权。一旦他没有兵权,对付司马允不就如探囊取物一样轻而易举了吗?

    司马允呢,还是学着当年司马懿那一套,称病说自己身体不好,就

    在家里养病好了。这么高的官,实在是不能当。

    司马伦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让御史拿着诏书到司马允家里威逼利诱,并把淮南王府的幕僚抓起来当人质,想逼司马允就范,还威胁说,如果司马允一再装病不出,就上表弹劾他谋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