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回 又出来一个司马允
    司马允本来就看着这个司马伦不顺眼,现在你派人到我家里胡闹不说,还要弹劾我谋逆,说谋逆也是你司马伦,有我司马允什么事?司马允大怒,一把夺过御史的诏书,不看不知道,一看更气人,诏书上的字居然是孙秀的!

    司马允经多识广,司马衷和孙秀的字还是认得的。

    司马允再怎么说也是宗室,是司马炎的儿子,当今皇帝司马衷的弟弟,给这样的人下旨,话说得难听不说,诏书居然是一个得势的小官儿写的,这不是明摆着不把他这个淮南王放在眼里吗?

    受到屈辱的司马允下令把这个讨厌的御史抓起来,准备斩首祭军旗,没想到这个御史身手还不错,居然越狱了。那好吧,祭军旗的是御史带来的两个随从,反正总得杀两个人来激励一下士气。

    司马允举行了隆重的誓师大会,一番慷慨陈词,说得底下人热血沸腾。司马允大呼:“赵王司马伦大逆不道,杀害忠臣,培植亲信,尽揽大权,皇帝成了他的傀儡。致使我朝纲混乱,天下动荡,民不聊生。众人随我前去,杀了这个乱臣贼子司马伦匡扶正义……”

    当时淮南府和敢死队的人加在一起,共有700人,这些人一听,使出吃奶的劲儿高呼:“赵王反了,我要攻之,我们帮助淮南王匡扶正义。”这些叫喊,振聋发聩,旁边听到喊声的也和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地纷纷要求加入司马允的队伍。

    队伍集合完毕,司马允率领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向皇宫进发,一路上人是越来越多。走到东宫门,守门的差点儿没被吓死,哪里敢开门。司马允一看,皇宫进不去了,干脆,那就不进了,反正司马伦也不在宫里,直接杀到他家里要他的狗命。

    这些人又折回去,往司马伦家的方向杀过去,到了司马伦家门口,二话不说就开打。司马允手下养得这帮敢死队,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江湖剑客,武功高强,一般人家的侍卫哪是这帮人的对手。

    几个回合下来,不多时,司马伦手下就死了上千人。司马允早就杀红了眼,这时候,又有援兵陈徽带来部分人马前来助战,战鼓一响,司马允这边更是杀气腾腾,箭如雨下。

    司马伦的秘书司马畦一看不好,急忙用身体护住了主子司马伦,司马伦倒是没事了,忠心耿耿的司马畦,瞬间被射成了刺猬。

    援兵陈徽的这帮人下了血本,一阵又一阵地下箭雨,司马伦府里,人人都躲在大树后面,连动都不敢动。一番箭雨,司马伦府里的大树都变成刺猬树了,那么多支箭,就差点把司马伦的家给埋起来了。

    司马伦这边马上就要顶不住了,再这么下去,就算侥幸没死于武林人士手里,也得死在箭雨里。这时候,陈徽的哥哥陈淮想再加一把火,他找到司马衷,说司马伦

    那边情况危急,马上就要死在箭下,现在唯一能救司马伦的办法,就是动用白虎幡。

    白虎幡在晋朝,是在危急的情况下,用来集合军队的信号。

    其实,陈淮不是司马伦的人,他跟弟弟陈徽是一伙的,陈淮骗司马衷说白虎幡是用来解散部队的,司马允看见白虎幡就会听话地带着他的这些武林人士离去。事实完全相反,白虎幡不仅不是解散部队的,而是用来集合部队的。

    司马衷没有带过兵,哪知道这些事情,陈淮一说,他就信,当时就叫陈淮拿着白虎幡到司马伦家门口平息战事。

    陈淮真实的用意是,司马伦一看白虎幡,惠帝都下令让司马允进攻,手下的人肯定放弃抵抗,乖乖投降。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但是皇帝派出的大旗必须得有仪仗队才行,仪仗队的领头人是伏胤。伏胤带着400人的仪仗队,举着白虎幡来到了司马伦的大门口,假传圣旨,让司马允接旨。

    司马允以为这一切都是陈淮安排好的,就下马跪地接旨,刚跪下,万万没有想到,伏胤的剑就出鞘了,一下子扎了司马允个透心凉。

    司马允竟然这么糊里糊涂地死掉了,终年才29岁。

    原来伏胤被司马虔收买了。司马虔是司马伦的儿子,官为侍中,家里出事的消息传到他的办公室里,司马虔就到处集合队伍准备救援。侍中是皇帝的近臣,陈准向司马衷的“献计”,瞒得了司马衷瞒不过司马虔,他也来了个将计就计,用高官厚禄诱惑伏胤。

    伏胤官迷心窍,岂有拒绝的道理。

    可怜的陈准骗得了司马衷,却没骗得了别人,来了个弄巧成拙,害死了司马允。

    正在洛阳城内大乱的时候,叶枫在干什么呢,他和几个弟兄几个正在开会,另一个目的呢?是在等待着司马允胜利的消息。

    开会的地点是在洛阳城外的兵工厂里,这个兵工厂由李铁刚当大头,他是新式大学的校长,这么高科技的工厂,也只能由他来当头。

    李玉轻易不到京城来,这回好不容易来到了洛阳,弟兄几个见了面,确实感叹了一番。

    龙虎关一战,已经将近30年了,那个时候,三弟叶枫也就是十七八岁,稚气未脱,但却相当老辣,不但搏击娴熟,谋略也好,但现在再看叶枫,已经四十七八岁了,有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但两眼依然炯炯有神。

    李玉紧紧地抓着叶枫的手,连呼:“老了,老了,就像一眨眼的工夫,怎么就老了。”

    叶枫再看李玉的样子,也惊呼:“二哥也老了,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那时候才三十来岁,精神抖擞,当然现在也不赖,仍然英雄盖世。”

    李玉捂了捂脸说:“三弟别再夸奖我了,再夸奖我,就是撵我走了。”

    李玉再看钟馗,已有六十多岁,原来黑黑的钢髯,已夹杂着一些白白的硬毛。王甲呢,本来和叶枫差不多年龄,虽然老成了一些,但浑身上下,仍然有一股军的人豪气。要说年轻,还是李铁刚,四十冒头,但额头也已出现了几道皱纹。

    李玉问叶枫:“嫂子呢,怎么没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