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回 司马伦当皇帝
    正在这时,有细作进来报告说:“大事不好,就在司马允快要胜利的时候,突然被仪仗队的伏胤杀了,司马伦乘机进攻,又反了过来,控制了整个局势。”

    大家听了,个个大惊失色,难以理解这个事。王甲大吼道:“这个司马允,怎么搞得,眼看要胜利了,却被翻了盘。这……这……咋回事吗?”

    李铁刚又问了问细作,司马允被杀的真实情况,埋怨道:“这个司马允啊,太不小心了,这么乱的局面,就不会小心点嘛,这叫子好,司马伦可得意了。”

    叶枫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我还想着早点介入,联合司马允,一块儿打司马伦,亏着没有那样做。真要那样的话,可坏了醋啦!”

    李铁刚再问叶枫:“那我们现在到底怎么办?”

    叶枫只好说道:“再观察一下形势吧,乱世生存之道,错棋一步,全盘皆输呀!”

    司马允死了,司马伦的威胁解除了,但是司马伦的脑子不够用的,处处要孙秀在一边帮忙。要不是孙秀,他也不会有机会杀了贾南风。

    这个孙秀,字俊忠,本不是司马伦的人,是潘岳府上的一个小吏。潘岳是当时著名的才子,后世人常说“貌比潘安”说是说的潘岳。潘岳长得俊美,只要一出门,就有一大帮追星族女人围拢在他的身边,争先恐后地一睹他的美貌。

    这还不算,这些粉丝们还把什么瓜果之类的食品随便往潘岳的车上扔,潘岳空车出门,回到家却能带来一车好吃的东西,老长时间吃不完。

    孙秀去潘岳府上干活,常常好卖弄小聪明,动不动就显摆一下自己的文采,这让潘岳很讨厌。潘岳是一个大名士,这不是班门弄斧么!再加上胸襟又小了点儿,对孙秀经常打骂。

    有一次孙秀把司马遹喝多了酒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给翻了出来,有讥诮司马遹的意思。这可叫潘岳大为生气,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话正是潘岳草拟的,这是私家的小秘密,怎么叫你给抖擞出来,如果传给世人,如何了得?怎么见江东父老。

    潘岳抓住孙秀的小辫子就是一顿暴揍,一边揍一边羞辱他,祖宗八辈地骂,什么话难听骂什么。孙秀自然难以忍受,嘴上不能说什么,新仇旧恨都给潘岳记着呢。等孙秀靠着司马伦的力量当了大官,成了潘岳的上司,潘岳曾是贾谧的人,自然逃不了挨整的命运。

    潘岳一时有些犯傻,就问起了孙秀当年的事:“孙大人,当年你说了司马遹酒后大逆不道的话,叫我暴打一顿,还记得这个事吧?”

    孙秀阴沉着脸说道:“一直在心里藏着,怎么能忘呢!”

    潘岳一听这话,立即就明白了,自己的死只是早晚的事。

    司马伦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王爷,而孙秀是一个处处贪小便宜的小人,这两人狼狈为奸,自然不会为

    天下苍生考虑,任用的一些大臣也是一些邪佞之徒,自然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贾南风活着的时候,尚且知道任用张华、裴頠、贾模这些人,等到司马伦、孙秀起来了,在用人方面还不如贾南风。小人当道只知道搞党争,终日里忙忙碌碌的就是为了“钱”字。每天上朝根本不讨论国家大事,就是相互指责、诋毁,弄得朝廷就像个菜市场。

    孙秀想给儿子孙会攀个好亲戚,20岁的时候娶了司马衷的女儿河东公主。当时孙秀的母亲刚刚过世,孙秀可不管这一套,直接让人把聘礼送到了惠帝司马衷的跟前。孙会和他爹一样,长得又矮又丑,没事的时候叫着家里的奴仆一块儿到京城西边的马市卖马。

    京城的老百姓听说,那个卖马的人就是堂堂的驸马爷,纷纷结队前来观看,一看孙会的这个样子,个个瞠目结舌,大失所望。

    贾氏的余党清理得差不多了,朝堂上也多了不少支持者,时机到了,孙秀跟司马伦商量着,现在万事俱备,就可以废掉那个傻皇帝司马衷,再换上一个傻皇帝司马伦了。不过,还缺少一件重要事情,这么大的事情,总需要上天来点儿暗示什么的。

    孙秀就让他的走狗装作被司马懿附体的样子,劝司马伦早点儿当皇帝。又说什么,只要把司马衷弄到北边的芒山上,司马伦的心愿就一定能达到。于是孙秀跟司马伦一合计,为惠帝司马衷挑选了一块坟地,就是芒山。

    神仙的意思清楚了,终于可以动手了,孙秀把自己的爪牙安排到朝堂各个部门,然后伪造了一份司马衷的禅让诏书,领着这些人,呼啦啦到了司马伦的府里,找到了司马伦,宣读完诏书,把印玺往司马伦面前一放,请司马伦当这个皇帝。

    司马伦虽然等这一刻等得头发都快白了,可总得假意推辞一下,说什么自己能力不足,万民拥戴不够之类的话,上演了一出每次有人篡位,都会表演的不能跳过的闹剧。

    这时候,来劝的官员不干了,说出了全国各地出现的种种祥瑞,一再表示司马伦当皇帝是上天的意思,请您不要推辞之类的话。

    于是,司马伦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别人的一番好意,坐上了皇帝的宝座。

    仪式举行完毕,孙秀让自己的爪牙又控制了后宫,以免节外生枝。当天夜里,司马伦的爪牙司马威找到了司马衷,一把夺过了象征天子身份的玉玺。司马衷按照惯例,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住到金庸城去,实际上是被孙秀幽禁了。

    司马伦进了宫,举行登基大典,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了,不管什么身份,只要是和自己有关系的,统统有份儿。诏书下了一道又一道,连伺候过自己的老妈子都封了官,唯恐别人不知道换了皇帝,必须弄出点儿大动静才行。

    权贵的标志是穿貂皮,因为封赏的人太多了,每次举行朝会的时候,放眼望去,全是貂皮的衣服。貂皮不够用,就想办法用狗尾代替,老百姓讥讽说:“貂不足,狗尾凑,官如毛,瞎胡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