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回 还是司马衷当皇帝(二...
    说实话,他和叶枫的关系还算不错,有时候和叶枫在一块儿喝酒,埋怨起叶枫不到他这儿坐坐,发了一顿牢骚,又问:“太师太傅呀,你说说,现在的政体,哪种好?”

    叶枫和他熟了,说话也不避讳,说道:“司马大人是叫我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司马冏和叶枫干了一杯酒说:“当然是说实话。”

    叶枫吃了一口菜,不紧不慢地说道:“司马大人啊,你这种政体,我不敢苟同。”

    “为什么呢?”司马冏问。

    “你这种体制,是皇权制,也就是皇帝是司马氏买下的。他爹当皇帝,传给他儿子,世世代代就这么传下去,哪容别人染指。”

    司马冏听了此话大惊,问:“太师太傅呀,你是朝廷之上的股肱之臣,怎么说这样的反话?”

    “你不是让我说实话么,算我白说……”

    “说吧,说吧,”司马冏也算性情中人,既然是叶枫说的,不妨叫叶枫把话说完。

    叶枫也不怕他,继续说道:“我赞成的是,共和政体,也就是国家是人民的,总统由人民选举,几年一换,到期再由人民选举。”

    司马冏听着新鲜,继续问:“那政府呢?”

    “政府是三权分立,也就是立法、行政和司法,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行使权利,相互制约平衡。”

    “这……这……这却如何掌握!”司马冏的这点儿墨水,根本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事情。“这些机关的人员由谁定?”

    “或者通过考试,或者由人民选举,能者为之。”

    听得司马冏是一头雾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历来都是这样。你这一说,岂不乱了套!”

    “要想社会长治久安,要想天下太平,也只能采用这种体制。”

    司马冏还是反对叶枫的见解:“这么些年来,不是一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么?”

    “这只是在国家极度落后,人民极度愚昧之下的暂时办法。要想国家富强,要想人民开化、文明,只能实行共和制……”

    叶枫以一个后世人的思想,讲解着对现实的批判。司马冏哪里能听得懂,打断了叶枫的话说:“你还是讲讲现实吧,国家为什么一直动乱,没有安定的时候?”

    叶枫只能这样说:“秦汉讲究皇权制的中央集权,也就是把国家的最高权利集中到中央一级,使国家能暂时安定一阵子。而武帝分封了27个王,这27个王都有自己的领土和军队,武王的想法是好的,做法却是错误的。如果这27个王,都想当皇帝,那这个世界还能消停了?”

    听完了叶枫的话,司马冏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说:“如果把这些王的权利都收回来,建成中央集权制,如何做?”

    叶枫想了想说:“分权容易,集权难,这就需要几个条件。其一是,中央得有足够大的权

    利和威信,过急,则诸王乱了,欲速则不达。二是中央得有足够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一但诸王叛乱,能出面平息。三是看诸王的发展了,只能让其发展缓慢,或者逐渐萎靡。”

    司马冏想了好半天,才说:“难啊!这个工程太大了。太师帮我,如不帮我,则很难成功。”

    “我得提醒你一句,最近做的事有些不得民心,一个伟人说过,保持一下政权比建立一个政权还要难,希望你好自为之。”叶枫对司马冏的所作所为,如蜻蜓点水,点到为止。

    司马冏在回味着叶枫的这些话,好久没有回答。

    与司马冏的作法不同,司马颖成了失望中的人们新的救命稻草。

    司马冏率兵进入洛阳,第一件事是夸耀自己的功劳,说什么没有自己就没有惠帝回归的这些话。司马颖呢?反而相当谦虚,当司马冏把三个王爷挨个儿感谢了一番,轮到司马颖的时候,司马颖却说:“这都是大司马齐王的功劳,没有我,你们照样成功。”

    司马冏住到了洛阳父亲的房子,司马颖却去太庙拜祭了自己的父亲司马炎,收拾东西就回自己的封地去了。司马冏听到消息大吃一惊,跨上马赶紧追出去,一直追到洛阳城外七里涧的地方才赶上了司马颖。

    司马冏滚鞍下马,拉住成都王司马颖的手说:“贤弟呀,为何不辞而别?”

    司马颖也紧紧地拉着司马冏的手说:“半夜里梦见母亲了,她身体不大好,叫我回去,只能没打招呼就走了。”

    司马冏亲热地说:“把母亲接到洛阳城来多好,比你那小地方热闹多了。”

    司马颖摇了摇头:“母亲体弱多病,经不起折腾了。母亲在,不远游,做儿子的,只能尽孝道了。”

    “莫不是贤弟不想帮我?”司马冏再问。

    “哪能呢?”司马颖老实地说,“大哥是大才,小弟愚昧,帮不帮大哥都能应付。”

    弟兄俩的这番对话,恰巧被路人听到了,到处传诵。都说,司马颖真是一个大孝子,不居功,不贪功,真是司马家的希望。

    司马颖回到了家,司马冏的使者也到了,给司马颖各种奖赏。司马颖推掉了奖赏,还上表请求,奖赏自己的幕僚卢志等五人。这五人因此封了公侯,一下子把手底下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仅仅打动手下人还不够,司马颖随即又上书说,前一阵子大司马和司马伦在大战中,相持了很长时间,这一带百姓饥饿冻死不少,急需救济。朝廷又发了救济粮,运到了河北十五万斛,以赈济灾民。

    抚恤百姓,谁想到了老百姓,谁就能得民心,司马颖比司马冏又先一步想到了。

    卢志又给司马颖建议说,上次黄桥之战中,士兵阵亡0人,经过夏暑,暴尸荒野,过去周文王尚能埋葬路边枯骨,何况这些人是为我们战死的士兵啊?!

    司马颖听了,亲自督造了0多个寿材,把死难的将士葬于黄桥北。还建立祠堂,找人写了碑文,详细记述了0人的功劳、事迹,还派人去死难者的家里慰问,门口贴了功德牌。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