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回 二王起兵讨伐司马冏
    门卫一听,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敢阻拦圣旨啊,只得乖乖地放李含进府。

    听说圣旨来到,司马顒也赶紧起床了。李含对他说:“成都王司马颖做了那些好事,甚得民心,而齐王司马冏专横跋扈,朝廷上的人都反对他,他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那我们怎么办呢?”司马顒问。

    李含继续说:“现在长沙王司马乂已经起兵伐齐,我们也打出司马乂的旗号,跟在司马乂后边伐齐,司马冏必须想办法杀掉司马乂。这时候,我们以此为罪名,号召大家起来讨伐司马冏。等收拾掉了司马冏,就把司马颖扶上去。”

    司马顒也是没有脑子,这么复杂的计划,破绽百出,怎么能实现呢?不过是一厢情愿。

    不过司马顒听着还挺高兴,又问:“我们忙活了一阵子,不过是替别人做嫁衣,好处还不都是司马颖的。”

    李含又说:“依我们目前的实力,还没有希望入主朝堂,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司马颖干。等干掉了司马冏,我们的力量也大了,再干掉司马颖,天下就是我们的了。”

    听了李含的一番话,司马顒是哈哈大笑,连说:“好计!好计!”于是任命李含为都督,全面负责计划的实行。让张方率领着河间王所有的军队,剑指洛阳,打出长沙王司马乂的旗号,向洛阳进军。

    长沙王司马乂对司马冏的不满早就形成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实际行动。当初他跟司马颖一块儿去太庙拜祭父亲司马炎,司马乂是司马颖的六哥,这个六哥对自己的十六弟说:“这个天下,是父亲留下来的基业,咱们做王爷的,应该维护好父亲的心血,不能让个别人胡闹。”

    以后司马冏做的那些事,确实也不得人心,司马乂一气之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养精蓄锐,整备军队,训练士卒,准备用武力夺得洛阳。

    在洛阳城里吃喝玩乐的司马冏一听说司马乂跟司马顒来讨伐自己,一时大惊,本以为天下太平,哪里得罪了二位王爷,竟然起兵讨伐自己。赶紧召集群臣开会,商讨对策,一见叶枫没来,问:“太师太傅哪里去了?”

    值班官员说:“太师太傅早就请假,回冀州去了。只是你一直没有上朝,本来想给你说这事的,你一直忙,说小事让我看着办就行。”

    叶枫不在,会也得开呀,司马冏只好对群臣说道:“过去司马伦和孙秀叛逆,篡权威逼惠帝,致使社稷倾覆,天下遭难。是我联合了天下之师,扫除元恶,恢复了晋朝的天下,尽了一个臣子的本分。

    “现在长沙王司马乂和河间王司马顒听信谗言,气势汹汹地杀向洛阳,给国家造成了内乱,使人民生灵涂炭,实在有违天意。我们都是朝廷的栋梁,国家有难,当为国分忧,大家看看应该怎么办吧?”

    司马冏的本意

    是,希望所有的人团结在自己周围,共同抵抗二王的进攻。可是由于做了那些不得民心的事,很多大臣对自己的看法变了。司徒王戎首先站出来反对说:“两位王爷为什么来讨伐你,是因为你做了许多逆潮流而动的事情,使人民对你的希望落了空,所以二位王爷顺应天下民心,才来讨伐你。”

    东海王司马越也站出来支持王戎说:“要想平息二位王爷的进攻,使国家安定,人民满意,最好的办法,就是请你让贤。”

    本来司马冏一阵子慷慨陈词,正在兴头上,被这两个大臣迎头泼了两盆冷水,顿时从头凉到脚后跟,心凉过后,怒火熊熊燃起,恨不能要气死了。我一心为国为民,累得七死八活,怎么成了逆潮流而动,人民不满意了。

    没等司马冏说话,自己也有死党呀,从事中郎葛旟跳出来大骂道:“司马伦听任孙秀的,移天换日,当时喋喋不休,没有敢反对的。齐王司马冏亲冒矢石,穿上铠甲和头盔,攻城陷阵,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齐王论功行赏,没有忘了我们这些大臣们。

    “现在国家遇到了困难,我们这些做臣子的,难道就不能为国分忧吗?那些不愿意拼命的,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汉魏以来,如果洛阳被攻破,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谁还能保得了自己家族的性命?再有胡说八道的,当斩!”

    一番话,把所有不愿意跟着司马冏的人都骂遍了,吓得大家都变了脸色。王戎吓得假装说自己吃坏了肚子,躲进厕所里,惊慌失措中摔了一个嘴啃屎,浑身沾满了屎尿。司马越低着头站在那里,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葛旟果然没有骂错人,这些人胆小如鼠,几句话,就成了这个熊样子。

    战斗动员总算做好了,司马冏派董艾率兵迎战司马乂,事情看上去是按照李含设计的方向走,但是李含把司马乂想得太脆弱了,他以为司马冏一出兵,司马乂就和个纸糊的一样,立马失败。

    司马乂早有准备,除了大军和司马冏的军队叮当外,自己则亲率一帮武功高强的敢死队,悄悄地摸进了城,向着司马冏有软肋杀来了。也难怪,司马乂在洛阳城里住得久了,每条街道、小巷都摸得一清二楚。

    司马乂这些人,骗过了街上巡逻队,直接杀到了皇宫,把司马衷叫了出来,当了人质,然后打出皇帝的旗号,跟司马冏死磕。这些人杀到了司马冏门口,二话不说就放火烧房子,并且大喊:“奉诏前来捉拿叛逆司马冏。”

    司马冏正好被堵在齐王府,只得让太监王湖出来喊:“长沙王司马乂的诏书是假的。”妄图一句话,叫司马乂手下的人四分五裂,各自逃命。

    司马乂也不是吃素的,你喊我也喊,于是叫道:“大司马谋反,奉诏拿贼,协从者诛五族。”一下子,淹没了王湖的声音。两边人都在喊,当兵的哪知道是真是假。特别是司马乂说的诛五族吓得士兵不轻,自己死了不要紧,还要连累到五族。

    一句话,司马乂的智商显然比司马冏的智商高一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